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收个徒弟叫小样(一)

  上帝很喜欢画画,尤其喜欢把每个人的人生描绘成一幅抽象画,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你永远不会知道这一笔的寓意,也不会知道下一笔的安排。其实没有太大必要去为这些问题而伤脑筋,欣然接受即可。

清晨,即便有白纱帘的阻碍,也挡不住阳光的在窗前的跳跃。揉一揉惺忪的睡眼,打个呵欠,伸个懒腰。“美好的一天。”像个简单而又快乐的人一样,虽然我知道,我并不多么快乐。似乎昨天发生的一切并没有影响到自己可以睡个惬意的自然醒,要知道,没有什么能强大过本公主大脑的休息的,这样才能把一些没必要的东西在大脑里删除掉。

我的窗子是向阳的,不单单是因为我喜欢阳光。窗外种着大片的花园,只要打开窗子,就会迎来阵阵扑鼻的花香。我喜欢这样风和日丽,鸟语花香的日子。风和、日丽、花香,这些都让人紧绷的神经变得舒缓,至于这个鸟语……

“你这个不讲信用的家伙,一个从脑袋一直蠢到脚丫子的笨蛋,竟然自己先偷偷落跑了,还有那些个白痴们,不要让本大爷再看到他们了,不然我一定会把他们收拾的满地找牙……”小鹦鹉吼得那么慷慨激昂,再配上它右翅膀边的纱布,很像个革命时期的烈士呢,只不过还没有挂而已。

司马纤伏在雕花的窗子前,目光呆滞着,两嘴角边是不落的笑容,就这样保持着转过头,对着那小家伙晃了晃大脑袋。“说了这么久,您不累吗?大爷,请问您想不想喝水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来杯龙井吧。”小鹦鹉挺着自己绵绵软软的白色胸脯,一副在主人自家的感觉。

“喂,小家伙,我只是跟你很形式的跟你客气客气而已,你还真就不客气啦?别忘了这可是我家哎,说话这么拽,你以为你是哪个鸟啊?!”靠,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司马纤用自己修长(作者冒泡:这个形容词是女猪强烈请求作者我加上的,至于女猪的手究竟如何,猪蹄啥样,你懂得……女猪回应:你丫的少说一句话会屎阿?)的手指掐着小家伙细小的脖子,大吼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说,你是何方神圣?不,何方妖孽!”

“还何方妖孽,呵呵,我看就和你一样,一纯正的二皮脸。”司马晴抱来一个古代的装药的木盒子,小心翼翼的把它放在桌子上。“小二皮,该给你换药啦~”司马晴对着小鹦鹉温柔的微笑着,甚至温柔到让与她从小长到大的我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啥?这鹦鹉是啥表情?从它眼睛里直逼出三个字:快救救我。有米有搞错,我们家晴儿这么温柔一次容易嘛。我用眼神告诉它:孩子,知足吧。那鹦鹉回应:求求你了,不然我会死翘翘的。回忆昨天发生的事情,这要从女猪偷偷落跑说起,想呐鹦鹉独自孤身奋战,当正和那些个威武士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只听晴儿高呼一声“放着我来!”一巴掌呼过去,那小东西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每当回忆起这个画面,小鹦鹉不禁内牛满面。

“你们两个在眉来眼去的干嘛?小可爱~快过来啦,让姐姐给你换药,乖啦~”司马晴温柔的一笑,笑得人心和鸟心都惶惶。

“那个…晴儿,还是…让我给它换药吧。”什么?问我为什么说的这么支支吾吾?可别忘了我也是被她从小欺负到大的,偶也怕她生气一巴掌把我搂成二级重伤。T.T

第九章 收个徒弟叫小样(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