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在死亡的路上

彼岸花开在死亡的路上

花落入尘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种花人

  花在风中浅唱,流转梦的芬芳,似乎倾诉着过往,一曲断肠,你在心里游荡,无悔此生的痴狂,孤单的世界,只希望陪在你的身旁,多少思念的目光,交织在花的海洋,任岁月的时间静静淌,你是否还是当年最美的模样...

这是一片血红的海洋,古老而荒凉,却发现有个身影在这里匆忙,挖掘出一个个小土坑,把一颗颗花籽种上,他割开手腕,一滴滴鲜血滴在花籽上,浑然不顾自己手上的伤,小心翼翼呵护花籽慢慢成长....

看尽花开一千年,看尽叶落一千年,生生世世的循环,他用自己的鲜血染红了这片土地,在生死轮回的路上,为路人点缀最美的景色,指引迷魂的方向,可在他的脸上,却是恒久不变的忧伤,彼岸花,悄悄绽放,他只是一个种花人,听说能够葬掉爱,需要用鲜血来埋,多少年了,自己都不记得了,每天守候在这片土地,想要遗忘心爱人的模样,而对她的痴狂,没有让他变成铁石心肠...

他拍开一坛酒,酒香弥漫,入口苦咧,苦涩的酒只有苦涩,怎么能够浇灌深深失望的心田,他想借酒消愁,更像是借愁饮酒,尽管可以麻醉所有,也无法忘记所有。

他的眼里清晰记忆的画面,那一年,相恋,那一天,许下最美的誓言:我爱你,直到永远,痴心不移日月可鉴,生死不弃同葬河山,菲儿,你在哪呀,可知我等了多少年,为何你一直都没有出现,我还是会等到你出现的那一天,让你能看到为你种下的这一片烂漫,菲儿,你知道吗?它们会绽放在黄泉两边,像我们的誓言,永远,永远....

一口酒问惆怅,饮下太多忧伤,他站在风中花的海洋,浑然不知一个人影出现在他的身旁,“寒夜,又在喝闷酒?”他转过头,看到来人,“阎哥,你怎么来了,现在不是审判时间?”“走,哥带你去见一个人,他可能知道菲儿的下落,我们过去看看。”

阎王殿,寒夜激动的看着那个人,“你确定是她?和我手上的画像一样?”那人点头道:“她就在仙界,名字叫菲寒仙子,我只是远远看过一眼,菲寒仙子实在太美了,现在是我们正派第二至尊,统领寒玉宫,”“菲寒仙子?”寒夜皱眉,“菲儿,寒夜,菲寒?是菲儿,阎哥,她一定是菲儿,我要去仙界找她,当初说好一起转世,相约来世三生,怎么会,怎么会到了仙界,说好的等待,等来了什么,我要亲自问问她,这究竟为什么,为什么...”寒夜状若疯狂,语无伦次...

阎哥看到他激动的样子,微微一叹:“寒夜,且不说她是不是菲儿,想要去仙界,难如登天,就算到了仙界,你确定他会见你?仙界正派第二至尊,也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你要考虑清楚....”寒夜没有半点犹豫,说:“阎哥,我要去找她,哪怕更艰难,我一定要去!”“哥知道劝不住你,寒夜,看你着急的样子,我虽然在这里只手遮天,却无法直接送你去仙界,天雷是我的克星,我无法帮你渡劫,暂且不说那是不是她,以你现在的心态难以修炼成仙的,去喝孟婆的忘情酒,忘记一切情爱,等你达到成仙之日就是恢复记忆之时,”阎哥搂着寒夜的肩,向孟婆处走去...

寒夜零乱的脚步,蹒跚,不是怕跌倒,因为留恋,伤痕的手心,轻颤,不是怕触碰,因为羁绊,谁还在弹奏一曲岁末荒年,传到彼岸,传到天边,思念,含着泪珠涟涟,却未能,再见一面。

只是寒夜不知道,传来琴声的地方,有个女孩掩面哭泣,陪了他那么多年,却不如一个消息。

恨水悠悠花空谢,恨缘匆匆人成客。恨路漫漫山相隔,恨夜深深思默默。恨地无奈风萧瑟,恨天动情泣雨雪。恨伤仍在心纠结,恨梦虚幻痴如昨。恨泪未干苦离别,恨你诺言说假设。恨不得,恨因爱执着....

他本来就是一个孤魂,走在茫茫黑暗,摸索着向前,还是一个迷惘的魂,不知道自己该去向何方,冥冥之中的牵引,前方出现一丝光亮,不停地接近,接近...

人间界,十年,足够让一个婴孩长成翩翩少年,古寒夜,古家族四少爷,天生经脉阻塞,无法修习内力,身体残破不堪,一套拳都打不下来,气喘吁吁的,当诊断为活不过七岁时,他愣是在别人惊诧的眼里苟喘了十年,而本该享受美好的童年,可他身体太弱了,和别的小伙伴玩闹都会受伤,家主父亲不得以给他安排一个独院,安排一个丫环照顾他的起居。

十年,也许每个人都会改变,大哥,二哥皆考取了武状元,为国效力,三哥被父亲派出家族选择经商,寒夜因为体弱多病,只能滞留在小院里,但他很是努力,既然不能习武,那我习文,小小年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远远超出了同龄人。

一天,小雪在研墨,寒夜执笔,写下三个字:补天诀!一丝天道气息隐没于宣纸上,而在场的两人却没有察觉,“小雪姐,这三个字经常出现在我的梦中,下面还有文字介绍,什么以体御天,什么以念制限,很深奥,我不太懂,”“少爷,这是不是某个修炼法则,如果是的话,少爷的体质....”“小雪姐,跟你说多少遍了,不要叫我少爷,我们就以姐弟相称,”寒夜放下笔,才写了三个字,额头就有微汗流露,小雪拿块手帕帮他擦去,“是,少爷,”寒夜没脾气了,“唉,貌似这部功法我能修炼,是哪位高人指点于我,寒夜说声谢谢了。”

寒夜沐浴更衣,听说三哥经商回来,眼中有毫不掩饰的欣喜,是呀,自古兄弟情深,小雪在旁为他擦拭身体,“少爷,你身后的这块红色胎记越来越红,它的形状像一种花,可为何感觉被什么锁住一样,那道纹路也越来越清晰,真的很好看,”小雪看着那块像花的胎记,眼神逐渐迷离,寒夜听闻,赶紧转过身去,小雪才恢复正常表情,“小雪姐,以后不要被它迷惑,父亲请当朝天师为我算过命,可父亲没有告诉我,母亲经不起我的央求,偷偷说了一些,那胎记会迷人心神,只是我没有能力驾驭它,还说我前生是大人物,哈哈,大人物的身体会这样软弱,我都不信,还叫我保密,小雪姐,你是我现在最亲近的人,对你来说我没有秘密,”“谢谢少爷信任小雪。”

阴间,阎哥和一个人站在转生镜旁,看着镜中显现的寒夜,“你喜欢的他已经忘了所有记忆,考虑清楚了,真的要去和他做一世夫妻?”“爷爷,他是个痴情的男人,这么多年只为了一个叫菲儿的女子,对我的关怀视若无睹,不行,我怎么会被打败,一定去让他爱上我,”女孩赌气说道,“静静,你这又是何苦...”“爷爷,好不好嘛,”女孩摇着阎的手臂,阎明显有些宠溺女孩,摸摸她的头,“好好,我答应不行吗,这么大的人还在撒娇,不过我们约法三章,必须答应爷爷,否则,没商量,”“恩,这才是好爷爷,你说,我听,”“第一,一百年后必须回来;第二,回来之日就是忘记之时,我亲自帮你抹除你和他的记忆;第三,从那以后不能贪玩了,给我好好修炼。”女孩点头,兴高采烈的向转生池跑去..

“静静,就怕你深陷其中,爱情真那么伟大,让人死去活来的,看这些殉情自杀的,都塞满阎罗殿了,我又有的忙了,”阎哥摇着头,向外走去,阎哥,名叫阎罗。

寒夜小院,迎来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别看身影瘦弱,眼里却透露着精明的目光,可是当看到四弟寒夜站在院里,连忙上前扶住,“四弟,你怎么能出来迎接,你身体弱,走,去你屋里,”“恩。”

“两位少爷请用茶,”小雪端来茶,退到一旁,“四弟,身体好些了吗?”三哥一直没有放下寒夜的手,当感觉一股温和的内力从手上传到身体里时,“三哥,你....”“没事,三哥从事经商,要内力多了没用,不如送你一些,”三哥说的轻描淡写,而寒夜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眼睛有些湿润,这是多少次了,三哥从不把对自己的关怀说在嘴上,寒夜哽咽,一句三哥包含了太深的感情,一世人,两兄弟...

梦里经常出现的叹息,像是在解释一份遥远的记忆,可是他想不起,只剩悲凉的气息,将他包围,悄悄地把他拖入深渊,补天诀运转不息,修复他残缺的身体,他不是没想过放弃,也许莫名有一种执念的东西,让他坚持走下去...

第一章 种花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