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心系于人,情深意切6

  清明节前夕,学校已经恢复了以往的安静与和谐,只是苏泽和于晓沫却双双消失不见了。欧阳博尔很失落,因为在此之前,他和晓沫大吵了一架,很让晓沫伤心难过,但是不管如何,他违背不了自己的心,心中有谁,就应该拼尽全力去保护,而不是去将这种保护转移到另一个人的身上,因为,感情是自己控制不了的。

自从比赛之后,白雲天更加明白了,这种无谓的追求是没有用的,于晓沫和苏泽是两情相悦的,自己苦苦的在后面追求于晓沫,永远也没有结果,向身后望望苦苦追求自己的艾琳,如果一味的坚持自己的执着,那么她也终究不会得到任何的结果,无奈,同是天涯沦落人,三人却聚在了一起,对酒当歌,共诉衷肠!

刘易阳对刘怡兰也是没有办法,自己都无法把握住心爱的女孩子,又怎么又资格教自己的妹妹呢,不过,毕竟妹妹的机会肯定是比自己大的,欧阳博尔也是初中高中的校友,怎么比起来也是知根知底的,如果他们能在一起的话,或许就是最好的结局。刘怡兰深知这不是于晓沫的错,但是终究过不了自己这关,于是向父亲提出了要求,申请出国当交换生,离开这片令人伤心的故土。

这天,刘怡兰拿着申请书到教导处,每一步都是非常沉重的,理智在说服自己,做着这样无谓的挣扎是没有用的,与其受着痛苦的折磨,还不如从此干干净净,过上新的生活,希望外面的世界可以美好一点,就算是哭,那也不要心痛。

门“吱呀”的一声被推开,坐在桌子旁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子,大概三四十岁,正在埋头奋战,像是在写什么东西。

“主任!”怡兰轻轻的喊道,生怕打扰了他,但是内心翻涌不断,久久不能平静,这份申请交上去就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她的双手在颤抖,就连全身也在颤抖,每一根神经和血管都在颤抖,缓慢的移动着步子,走到了桌子前面。

“来啦!”教导主任轻轻的摘下眼镜,很严肃的望着刘怡兰,伸手要接她的申请报告。

她把申请报告递给教导主任,那瞬间,放佛全世界都安静了,此时此刻是,她就此远离了大家,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相聚了。

没有人来挽留她,也没有人来劝阻她,因为有大部分的眼光看着她的时候那是一种羡慕的眼光,刘怡兰越看越是感到心酸和悲痛,这种羡慕,她招架不住,有些人是觉得她这样也好,毕竟远离了伤心之地,也可以好好重新生活,坚持了这么多年,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何况在追着别人的同时,你永远也无法追上时间,爱错了是痛苦,爱对了才是青春。

“出国了就是另一番景象了,不要认为这个是天大的好处,也不要认为这个是天大的坏处,凡是都是利弊共存的,我要对你说的只有恭喜,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惜,所以,希望你自己也能够看开,人生的路还很长,怎么走,关键看你自己的心!”刘易阳将她送到机场,语重心长的说了这么一番话,离别,终究是很伤心的,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风风雨雨,妹妹也该是要长大的时候了。

刘爸和刘妈也赶紧来看看女儿,出国是好事情,等学有所成了,回来肯定是另一番景象了,前途好是必然的,也希望她能好好努力。

像是生离死别一样的,依依不舍的送走了刘怡兰,大家都沉默不语,刘爸刘妈却决定一刻也不多呆,很快就回了老家。

三生酒吧。

白雲天拿着一瓶高级的红酒,坐在欧阳博尔的对面,一边倒酒,一边说道:“听说,刘怡兰出国了,难道你一点想法都没有么?”

“你要什么想法!”欧阳博尔端起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久违的味道啊,香醇久远,好像眼前换成了另一番景象一般,久久不去。

白雲天看着欧阳博尔一副满足的样子,得意的说道:“不错吧,这个酒是我费了很大劲才得来,八零年代的,名字叫“彼岸花”,这三生酒吧,就两瓶!”

欧阳博尔“啧啧”了一阵,又轻轻的抿了一口,感觉真的和现在的感觉一模一样是,两世相隔,永不得见,有份无缘,无缘相见!

“这个酒,真不错,喝了倒是可惜了!”欧阳博尔眼中一片心伤,可不是可惜么,那么好的日子,快乐的日子,再也不会回来了。

白雲天眉头一皱,安慰的说:“好酒就是用来回味的,喝了没有什么可惜的,随心就好,一切都是会过去的,好酒还是会有的!”

欧阳博尔苦笑,若非不是自己喜欢的好酒,又怎么称得上好酒呢,转眼一想,随口问道:“你和艾琳怎么样了,人家好歹也是威震一时的笑话,你不吃亏的!”

自从大家走的走,散的散,他们俩个没事就喝喝酒,谈谈心什么的,对方的事情也都清清楚楚,遮遮掩掩的也都没有了。

白雲天说道别人的事情兴趣高盎,说到自己的事情也是感言甚多,不禁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我们这样争争吵吵也两年了吧,我知道你追于晓沫的时间肯定是长之又长,我比不过你,我跑不了马拉松,何况是一个人的马拉松,我爸希望我尽快接受公司的事情,但是在接受之前,必须将自己的事情完成,所以为了不让自己日后将就着过日子,我决定。。!”

“你决定什么?”欧阳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白雲天的想法和决定,这样他觉得自己才会知道应该怎么做才是对的,宿命是改变不了的,但是想要打还是应该去争取。

“我决定,和艾琳订婚,娶她!”白雲天说完之后重重的栽在了皮质沙发上,合眼想让自己彼此起伏的心冷静下,接受自己刚刚说的话。

“什么!”欧阳博尔感觉唯一的希望也没有了。

白雲天不说话,还是叹气,端起酒杯一饮而下。

“你这就叫不将就?”欧阳博尔不死心的质问道。

白雲天也很痛苦,将就与不将就,究竟是一种怎样区别。

欧阳博尔苦苦冥思,是呀,感情的事情,怎么勉强得来的,何不看看自己身后的人,为何要如此的执着,如此的固执与坚持,一定非要弄得大家伤痕累累才行么!

车子颠簸了两个小时左右,于晓沫的屁股早就被颠得疼得不行了,途中还是坐在苏泽的腿上坚持下来的,好不容易到了,才感觉心情舒畅了许多。

一跳下车,就深深的吸了一口大自然的空气,望着远方,眼睛不由自主的蒙上了一层薄雾,心跳也加快了一些,步子变得蹒跚,悲伤渐渐加剧。

‘姥姥,晓沫回来了,你知道吗,晓沫来看您了,您在天的那边还好吗,晓沫很想你,我考上大学了,不知道小牛哥哥有没有考上哦,不知道是不是我比小牛哥哥聪明呢,姥姥,呜呜呜呜,晓沫真的很想你!’

于晓沫心中翻涌澎湃,她再也抑制不住的低声抽泣起来。

“别伤心了,姥姥在那边看到你伤心难过,也会跟着伤心难过的!”苏泽的心隐隐抽痛,看她这样,自己心里真的很不好受。

看着这个熟悉的地方,他始终都没有和晓沫提起过,只希望,自己能给她带来快乐,让她高兴,这样,他就心满意足了。

于晓沫止住了泪水,对着苏泽咧着嘴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苏泽又好笑又觉得心酸。

“嗯,我不难过了,姥姥,肯定是希望看着我笑的!”她也是害怕,苏泽再为她担心难过,这一路走来,如果没有苏泽的陪伴,自己也不知道会陷入怎样的境地。

苏泽摸摸她的脑袋,也笑着说:“这样才对,这样才是美丽聪明的晓沫,走,我带你去吃饭!”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以前不聪明,不美丽吗,苏泽,你别跑,你死定了!”于晓沫一个箭步上去要抓住苏泽,苏泽只好拔腿就跑,却是真的很开心,要是永远可以这样就好了,那么,又有什么比这个还要真实,还要幸福的呢!

“啊,饶命啊,大侠,哦不,女侠,,饶命啊!”苏泽边跑边往回看,笑得不亦说乎。

于晓沫本来是挺有劲的,但硬生生的被苏泽都笑了,蹲在地上捂着肚子笑个不停。

苏泽见她停下来,忙着急的跑过去询问有没有事,上上下下摸了个遍,看她是不是伤着哪里了,却没有发现于晓沫脸都红了大半边。

“姓苏的,你居然感轻薄本姑娘!”于晓沫羞愧难当,大声吼了一句。

苏泽并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等回想起来,才不禁觉得好笑,他是检查她有没有受伤,哪有吃她的豆腐,何况,苏大少爷要吃豆腐,还用得着这样吗。

难以掩饰心中的喜悦,一把将于晓沫的包包挂在自己身上,将于晓沫横身抱起,奔跑起来。

“我这叫英雄救美,要说轻薄,我还不知道那俩字怎么写呢,要不,你教教我?”苏泽一脸戏谑的说道,他就喜欢看于晓沫脸红的样子,手脚乱比划,也不清楚她是要干什么。

“你还说,你,你放我下来,你个自大狂,放我下来!”

“真的?要下来么?我-不-放,哈哈,回家娶媳妇儿咯!”苏泽紧紧的抱着于晓沫是,此时此刻,比任何时候都轻松,或许,这就是简单的幸福,幸福也很简单。

于晓沫不知道田野中有人,无意中看到三三两两,想到苏泽刚刚说的话,脸更加是红透了,赶紧埋进苏泽的脖子中,呼吸也变得急促。

心系于人,情深意切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