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时光飞逝,三年回转15

  周婉婷失控的哭了出来,她本来是做好了准备的,坚决说不会哭的,但是看到了苏泽还是忍不住的哭了出来,内心太多的压抑,她没办法,曾经自己想哭都哭不出来,因为倔强,妈妈劝过她很多次了,凡是都要想开一点,可是,妈妈自己都差点没想开,还要来宽慰自己想开点,每每看到妈妈的愁容,她就觉得很对不起她。

周婉婷几度想要去找于晓沫,于晓沫是和自己一起长大的,从小到大就没怎么吵过架,但是因为爸爸,还是狠心跟她发了脾气,甚至是绝交。所以她害怕,害怕看见她的笑容,感觉那就是一种炫耀和嘲笑,自己一定是会接受不了的,索性就直接找了苏泽。

妈妈几次都对生活失去自信,精神崩溃,整个人都涣散了,但还是坚持了下来,自己就为什么不能坚持呢?

苏泽没想到她会这样的激动,看着眼前纤细的身影,哭得梨花带雨的面容,转身就要走了,他看不得女孩子掉眼泪,但是眼前的女孩自己也没有办法去安慰,因为他做不到。

刚踏出一步,周婉婷却是从后面抱住了他,苏泽愣了愣,没想到周婉婷会这样做,缓缓抬头,眼神突然间瞟到一抹熟悉的身影,苏泽挣脱开就追上去了,苏泽使出的力道太重,周婉婷一个踉跄就倒在了地上,苏泽也没顾及,一路狂奔,追寻那抹身影。

羊肠小道的两边都是竹林,和树木,绕了好几个圈都没有看见,只有晚风吹着竹叶和树木沙沙作响的声音,苏泽缓缓的停住了脚步,心里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停滞了几分钟,在附近喊着:“晓沫,我知道是你!“

“晓沫,都是误会,你出来吧,我们好好谈谈不好么!”苏泽几尽力竭的喊道,但周围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颓废的坐到了一旁的石凳上,望着黑漆漆的天空,呵,连星星和月亮都不愿出来了,晓沫看来是不会出来了,真心想要打自己一巴掌,怎么会让事情演变成这样。

于晓沫在之前挂了电话后就心不在焉的,不过之后不久又来了一个电话,显示的是陌生的号码,接通了。

“喂,哪位?”晓沫询问道,以为是苏泽打来的,没想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心里又不禁失落了一番。

电话那头很是意犹未尽,调侃的说:“你猜猜,我是谁?”

于晓沫听着声音是有些熟悉的,但是还是想不起来是谁,自己的交际也不是很广泛吧,怎么会有不认识的人给她打电话的呢。

于晓沫尴尬的干咳了两声,才说道:“呃,你打错了吧,我不认识你!”

于晓沫准备就要挂了,但是电话那头焦急的声音促使她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拿起电话静静的听着。

电话那头感觉要挂了就着急的说:“我还没约到你吃饭呢,怎么可以这么快就挂电话呢,白雲天,记起来了吗!”

虽然是问话,但是却霸道得不容置疑,于晓沫心中一颤,抚了抚胸口,环视了一周,看着宿舍的同志们都直直的盯着自己看,于是就像是很自然般的走出去打电话了。

“喂,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的,我跟你又不熟,不要打电话给我了!”于晓沫怒道,真不知道这是什么人,不知道什么叫隐私吗,这样调查自己,连电话号码都不放过。

白雲天哈哈一笑,真是个奇怪的女孩子,自己能给她打电话已经是无上的殊荣了,竟然还这样对自己说话,真不知道她脑子里是装的什么,要是换了别的女生的话,恐怕早就惊叫连连了,但是她好像很不一样呢。

“别着急嘛,今天我是要告诉你一个劲爆的消息的哦!”白雲天存心是想要调她的胃口,怕她不感兴趣又接着说道:“听说你的男朋友是苏泽的,对吧,就是关于他的哦。”

于晓沫本来还真是嗤之以鼻的,有什么消息能很劲爆,但是听到苏泽的名字之后,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立马竖起耳朵听了,苏泽的事情怎么能不关心呢,虽然每次都是自己被他吃得死死的,但是也要有作为女朋友的意识,时刻关注自己的男人。

于晓沫装作镇定的说道:“噢,是什么事情,说来听听啊!”

白雲天暗暗的笑了几声,随手拿起桌子旁边的装着红色液体的高脚杯,轻轻的抿了一口,心想,这个丫头真有意思,明显是很关心的模样,还装着满不在乎的样子,还要好好考虑要不要告诉她呢,万一刺激到她了,岂不是自己做了恶人了。

没等他思考多久,于晓沫就开始催了:“你说不说啊,不说我挂了,浪费我时间!”

于晓沫很气愤的说道,不说就不说嘛,还存心调自己的胃口,白白浪费感情。

“诶,别着急嘛,我喝口水都不行啊!”白雲天也装作很渴的样子,还扯了扯干干的嗓子,装的声音真的很渴的样子。

于晓沫气才消了大半,才悠悠的说道:“喝完了没,喝完了就说吧!”

她怎么也想不到,白雲天咕咚咕咚喝下去的几大口‘水’是价值上万元的红酒啊,白雲天后来想起这事来,还很无奈的笑道‘真的第一次这么喝酒,一点味道也没喝出来’。

“是这样的,我今天看紧苏泽在和女孩子幽会的哦,就在学生会接待的那栋楼的后面,有一条羊肠小道,你知道吧,不用我多说了吧!”白雲天很不以为意的说道,顺带提醒了于晓沫一句,生怕她不知道似得,但是他错了,那条小道,于晓沫已经不知道走了多少遍了,就是哪里凳子,哪里有鸟巢都一清二楚的。

于晓沫装作是不相信的样子,其实她也有一点怀疑,就凭着今天的电话,平时都要讲好久的,今天却是意外的就讲了两句。

“你别瞎说!”于晓沫翻了个白眼,但心里却是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白雲天看着空荡荡的杯子,笑了笑说:“信不信由你,反正消息我是给带到了,那就这样吧,拜拜!”

还没等于晓沫说完,白雲天就‘啪’的一声将电话挂了,于晓沫很无奈,忍不住在心里腹诽了一番,顺带咒骂了几句,心里才好受了些。

半信半疑的回到宿舍,但总是坐卧不安,还是放心不下,就拿了一件外套奔出去了,肖肖三人都用着异样的眼光看着她,本想嘱咐她几句的,但是话刚到嘴边,就不见了人影了,三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于晓沫是怎么了,心想着,可能有什么急事,过一会儿就回来了,就没有多想了。

于晓沫一路上狂奔到了教学楼这边,连自行车都忘了骑,就这样跑着过来了,路上好几次还险些撞到了人,惹得别人不停的咒骂,但是于晓沫什么也没听到,因为她的脑海中想到的的是苏泽的模样,‘苏泽,千万不要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情,不然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心还里不停的默念的,劝着自己,有几次都想放弃去那边看看的想法,但是最终没能将自己说服,还是止不住脚步的向前移去。

待到了羊肠小道那边,还没走几步,果然就听见了一丝丝的女声,于晓沫心里猛的抽紧,脚步慢慢的向前移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拨开一片竹叶,映入眼帘的是周婉婷哭得满脸泪痕,灯光太弱,于晓沫也看不太清楚,周婉婷的前面不远就是立着的苏泽,他正一脸专注的看着天空,好像都没看到周婉婷哭泣一般。

于晓沫很紧张,因为她不知道下一步他们会做什么,摒着呼吸,一动也不敢动。

低下头扯了扯外套,抬头却看见周婉婷抱住了苏泽,苏泽却是一点反应也没有,于晓沫顿时眼泪就下来了,擦丢擦不干,止都止不住,她刚开始还以为自己没有哭,因为自己连抽泣都没有,就这样静静的,静静的掉眼泪,感觉眼泪噼里啪啦的掉下来了,才感觉心事那么的痛,痛得好像都不能呼吸了一般,痛得几乎都要死掉。

再也看不下去了,就转身跑开了,本来是想要出了竹林的,但是自己漫无目的的跑着,也不知道自己是到了哪里,看到一块大石头,挨着石头就坐了下来,捂着嘴巴哭得应声泪下,忽然听到一串急促的脚步声,直到听到他的声音,才知道他是追上来了,但是自己还不知道如何去面对他,也不管他喊得多卖力,还是蹲在原地无声的哭泣。

夜色更加浓了几分,于晓沫也不知道自己蹲了有多久,只知道起来的时候教已经是麻了,站都站不稳,活动了一下,才稍微感觉能走了,缓缓的回到宿舍,才发现全宿舍的人都不在,只看见几本书凌乱的躺在地上,于晓沫收拾了一下,就去洗漱了。

看着镜子里眼睛红肿的自己,脑海中就浮现了苏泽于周婉婷拥在一起的模样,眼泪又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再不敢看着镜子,就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躺到床上就疲惫的睡着了。

梦中迷糊的听见寒文冰打了一个电话,隐约中听到‘放心’,‘回来了’之类的话语,扛不住沉重的睡意,后面的话也没听到就沉沉的睡过去了。

“啊!~~~~~”早晨刚醒,就听见卫生间传出了于晓沫的尖叫声,三人齐齐起身,着急的跑到卫生间去看,只见于晓沫顶着一个巨大的红肿眼站在镜子前,于晓沫很不好意思的看了看三人,出乎她的意料的是,三人的眼睛也好不到哪儿去,一个个都是熊猫眼,四人都很无奈,谁也笑不出来,就又重新躺回床上睡觉了。

直到中午,四人精神总算是好些了,幸好是星期天,没有课,要不然全体宿舍都旷课的话,那可以记载在《史记》中了。

三人也没打算提起昨晚的事情,还是该干嘛干嘛,肖肖打了一个哈欠,伸了一个懒腰就说道:“去哪儿吃饭啊,哈!”

羽甜甜也不甘示弱,躺在床上翻了一个身,眼睛都没睁开,用着粘懦懦的声音说道:“是啊,哪里吃饭,我都快要饿死了!”

时光飞逝,三年回转15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