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时光飞逝,三年回转12

  说完马上就扒着碗里的饭粒,也不看苏泽的表情,因为她不想看,她和他都知道,周婉婷在高中的时候就是喜欢苏泽的,苏泽也早就知道了,只是大家都没有捅破那张窗户纸而已,只是还没等周婉婷道出自己的心事,周婉婷就和于晓沫翻脸了,而苏泽当仁不让的就站在了于晓沫这边,周婉婷反而显得孤零零的。周婉婷为这件事情很久都将自己关在屋里,也不上学,上高中那会儿,女孩子都脸皮薄,不好意思说出自己的心事,本想到苏泽会同情一下自己而转而接受自己,但是她好像是低估了苏泽,因为他不知道从什么开始对别的一切事情,除了于晓沫的事情,都变得冷淡起来,为此周婉婷也很疑惑。

自高中以来,自苏泽转到她们班来之后,自周婉婷第一次见苏泽开始,她心底的平衡已经开始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刚开始于晓沫还不以为然,反正自己也和苏泽只是一种同学的关系,要是周婉婷喜欢人家的话,指不定还能当一回红娘。

但是自己意想不到的是,苏泽却是心系于她,根本就对周婉婷没感觉,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苏泽就偏偏看上了自己,她郁闷了很久,但是到了最后就不再郁闷了,因为自己也被他感染了,不得不说苏泽很优秀,能够彼此理解,是于晓沫非常庆幸的一件事情。

周婉婷对于于晓沫来说,她感觉自己是亏欠她的,因为她内心的初衷已经不再为她坚守了,连自己都感觉到了背叛,那么周婉婷自然是不好受了。

苏泽不以为意,好像这件事情根本就和他没有关系一样,而是反问道:“就为这事?才多大的事情啊,就能让你这样不好好爱惜自己了,傻丫头,记住,为自己而活!”

苏泽每次叫自己傻丫头,于晓沫就感觉心底暖暖的,真希望他能一直叫下去,永远不变,。

“可是,碰到面,多尴尬啊!”于晓沫求助一般的看着苏泽,因为她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办,今天能逃过一次,那不代表以后看见就能逃的,再说了一直逃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苏泽微微一笑,说道:“碰到了该说什么该做什么到时候就知道,不能做到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但是事情总是要有个解决方式的,不是吗!”

于晓沫听苏泽这样一说,就觉得自己有些小题大做了,释然的一笑,眼睛也弯成了小小的月牙,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嗯,说得也是哈!”

苏泽看着于晓沫笑得开心,也不自觉的勾起了唇角,这才是自己的小温暖,不管是什么样的事情,都是不能阻止到她的微笑,只要自己还在。

苏泽催促着于晓沫吃完一大碗米饭,由于是晚上,还有于晓沫的苦苦哀求下,就没有让她吃第二碗了,一路走过,两人说着心底话,还借着散步消食,大约是走了将近一个小时了,才走到了女生宿舍的楼下,苏泽目送着于晓沫上楼,才转身回去了。

刚回到宿舍,于晓沫没想到,宿舍全体人员早就到齐了,而且在她来之前就已经讨论了好一阵子了,一个个唏嘘不已,寒文冰就是其中最激动的一个了,因为目视了白雲天的真颜,要是别人还不相信,她还能描述出白雲天的那颗耳钉到底是有多大,到底是什么材质的,还传说中的意义是什么,说了一大半,无疑就是半真半假了,但是最重要的是真实的一点,是不容反驳和质疑的,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帅爆了,酷毙了。

于晓沫又不禁汗颜了,要是依着本来的性格的话,那还不全面,应该每人加上一点共同点才是,那就是:花痴一个。

刚开始动身想要去收拾一下洗澡,但是好像情形很不乐观,以为她左边一个,右边一个,前面一个,团团将她围住,要不是他们手上没有武器,她还真以为自己是犯了弥天大错一般,要被严刑拷打了,三天黑线早就已经挂在了额头上了。

知道自己是走不了了,索性就拨开可这三个人,坐到了床上,蹦出一个字“问!”

三人眼睛齐齐放光,叽里呱啦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到头来,于晓沫一个字也没听懂,而且头还疼得厉害,揉了揉太阳穴,才镇定的说:“一个一个来,别着急!”

三人互相看着对方,才异口同声的说道:“石头剪刀布,石头剪刀布!”

动作同步得都没有一丝的瑕疵,于晓沫不禁摇了摇头,三年的磨练,默契果然是练出来的,看来《钢铁是怎样练出来的》一书该淘汰了,已经赶不上时代了。

“哈哈,我第一个,果然是老天开眼啊!”肖肖自古以来一直都是最后一个没想到她这次居然是第一个,于晓沫都有些讶异,带着询问的眼光看着寒文冰很羽甜甜两人,两人则是用着一种也一概不知的表情回应着她,于晓沫只好恭喜肖肖了。

“石头剪刀布!”一局定胜负,寒文冰是最后一个,羽甜甜排第二,寒文冰也不着急,就凭着中午的经历,就已经是遥遥领先了,还有什么可遗憾的,于是三人排好队,就开始了问题解答项目。

肖肖很激动,她专注的看着于晓沫,问出了第一个问题:“白雲天真的是像别人说的那帅么?”

“是的!”于晓沫不咸不淡的说到。

“白雲天有女朋友吗!?肖肖继续问道,姿势和表情丝毫没有变化。

“唔,不知道!”于晓沫稍微思衬了一下,才认真的回答到。

肖肖显然是喜忧参半,这样不明确,不好下手呢,但是也不浪费时间,紧接着问:“他耳钉的真实意义是什么!?

于晓沫懵了,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自己在学校里混了这么多年了,还没怎么听过这个人的大名呢,怎么会知道他耳钉的意义呢!

只好如实回答:“不知道!”

肖肖在于晓沫话音刚落的同时,整个人都焉了一般,恨恨的说:“于晓沫,你太不给力了,这也不知道,那也知道,哎,没劲!”

晓沫带着一脸的委屈,说:“我是真的不知道嘛,不知道还怎么告诉你啊,我总不能编一个吧!这样岂不是骗了你了!”

肖肖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于晓沫心里乐了,还真让自己忽悠过去了。

“别废话了,该我了,该我了!”羽甜甜一把将肖肖推到一边去,还带着一脸厌恶的表情,肖肖就很不乐意了。

“好你个白眼狼,等一会儿就着急了,看我以后还罩不罩着你!”肖肖一狠心就甩出了狠话,这个对甜甜来说简直是太有用了,因为她经常被欺负,还好有肖肖在,不然自己可保持不了这么可爱淑女的形象了,也只有肖肖肯这样为朋友付出了,羽甜甜很感动,真的。

“哎呀,别啊,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可以让一个问问题的机会给你!”羽甜甜谄媚的说道,她就知道这招是有用的,果然肖肖又重新摆出了那个表情,那个动作,于晓沫心里一阵发怵。

“白雲天家住哪里?”肖肖满怀期待,但是她们感觉自己好像是被欺骗了,因为于晓沫一问三不知,幼小的心灵从此受到了打击。

“不知道耶!“果然寒文冰早就猜到了,意料中的答案,很明显,接下来的问题不用问了,但是羽甜甜的问题又好像又了一丝转机。

只听她问道,“你和白雲天是怎么认识的!”

于晓沫回想着,好像是她闭着眼睛走路,白雲天看着书走路,就这样差点将自己撞到了,不,实际上是已经撞到了,只是苏泽把自己给救了,不然小命就不保咯。

于晓沫将场景一字不漏的告诉了羽甜甜,羽甜甜早就向于晓沫翻了一个白眼,居然这么狗血的事情都会给于晓沫碰上了,不过也吓了一跳,是不是如果没有苏泽,那她们就要到医院里面去见于晓沫了。

于晓沫还是很幸运的,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于晓沫不仅一点事的都没有,还因缘巧合的认识了雲大集团的公子,按理来说是赚大了。

“他请你吃饭,为什么不去!?”这个是羽甜甜最为郁闷的,雲大的公子请吃饭,那是多大的殊荣啊,居然被于晓沫拒绝了,要是以后深交的话,肯定是有不少的好处的,交朋友就应该交这样的嘛。虽然说于晓沫已经是有男朋友了,但是只是一个普通朋友而已啊!

于晓沫想都没想的说:“没兴趣!”

听羽甜甜这样问,似乎是很有兴趣的样子,还不忘打趣了一句:“怎么,你有兴趣吗,那我可以帮你跟白雲天讲讲!”

本以为她会打退堂鼓,没想到的事情是这样的。

三人眼睛齐齐放光,争先恐后的说:“我要,我要去,晓沫帮我讲讲吧!”

“你一边去,我都已经见过白雲天一面了,比较有机会,帮我讲,帮我讲!”寒文冰最为激动的说道,因为要是于晓沫都答应了的话,机会很有可能就有了,毕竟吃饭是白雲天提出来的呢,胜算就更大了。

时光飞逝,三年回转1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