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时光飞逝,三年回转6

  “晓沫,你怎么样,还好吧!”刘怡兰一个箭步就冲了过来,就握住了于晓沫的手,像个孩子般的说道,还不时的看看这里,摸摸那里。

于晓沫苦笑不得,全身都痛,她还乱摸,简直就是痛上加痛,只好说:“还好,没死,哎哟,别乱摸,疼!”

刘怡兰一听,更加担心了,就要掀开于晓沫的衣服看了“啊,哪里疼了,哪里疼,我看看!”

于晓沫忙捂住衣服“没事,没事,不用看了,小伤而已,几天就好了!”

“让我看看,看看,你疼得那么厉害,肯定不是小伤!“刘怡兰眼看就要得逞了,突然门外的声音越来越大了,惊得两人都忘了手上的动作,齐齐向门外看去。

不一会儿苏泽就进来了,刘怡兰理了理于晓沫的衣服,走上前去问:“外面怎么了,怎么这么吵,真的是不得安静!“

“没什么,都解决了!“苏泽面不改色,只看见两片薄唇轻轻启动,再没什么特别的样子了,走到于晓沫的床边,心疼的吻了吻她的手。

“还疼不疼!“语气平缓,倒是令于晓沫感到很奇怪。

“不疼了,你怎么了!”于晓沫也顺便将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不问的话,自己很有可能就要憋出内伤了,还是问出来比较舒服。

“是啊,苏泽,我怎么感觉你怪怪的,到底是怎么了!”刘怡兰也很不耐烦的问道。

于晓沫也转而直直的看着他,就像是想要将他看穿一般。

苏泽扯了扯唇角,露出一个浅浅的笑:“都说没事了,那么紧张干嘛,你都躺床上了,还希望有什么事啊,真的是闲事不够多啊,那好,我带几本辅导书来给你解解闷!”

只见苏泽很快起身,一副真的是要去拿辅导书的样子,于晓沫立马就急了:“别啊,我都是病号了,还看书,会看出毛病来的!”

“那还有没有事了?!”苏泽促狭的问道,还不时对于晓沫眨了眨眼睛。

于晓沫轻哼一声,嘀咕道:“没事就没事嘛,干嘛还要来取笑我!”

“好吧,既然真的没事的话,晓沫就好好休息吧,等到了晚上,我再来接你一起回宿舍!”刘怡兰一脸淡然的说,总感觉苏泽是有事情隐瞒的,但是他始终是不肯说。

苏泽看了看刘怡兰,还是开口道:“还是现在就走吧,我抱着她去,到了宿舍楼下,你再扶她进去!”

于晓沫皱了皱眉,一脸的不情愿,身上还疼着呢,就要移来移去的,太受罪了。

“阿泽,真的要这么快吗!”于晓沫试探着问,还带着一点点的希望能够知道些什么,但是苏泽还是始终的平静,甚至是平静得反常。

“我怕晚上不安全,还是早些送你回去的好,没事的,别担心!”苏泽又重新坐到了床边,轻轻的在于晓沫的额头上印下一吻,安慰道。

“嗯!”于晓沫只好作罢,回去也好,早就困了。

苏泽打横抱起躺在床上的于晓沫,很小心很小心的走出了医务室,刘怡兰跟在他们的屁股后面拿着于晓沫的外套和一些零碎的东西,一路上倒是引来了不少的围观和回头率。

刘怡兰感到浑身的不自在,虽然不是在看自己,但是总是觉得也有人对自己指指点点的,至于么,真是的。

于晓沫一直都将头埋在苏泽的颈窝里,没敢抬头,因为光天化日之下,她还是觉得很丢脸,无地自容了都,而且苏泽的怀抱很温暖,这不禁让自己想到苏泽第一次抱自己的时候,也是一样的温暖,这么近,可以听到他的心脏在咚咚的的跳动,一下两下,很有规律的,有时候也很快,靠着他,好像再寒冷的天气,也不感觉到冷了。

于晓沫闭着眼睛,抱着他的脖子,很踏实,不知不觉的,竟然是睡过去了。

苏泽感觉到怀中的人儿,紧了紧手臂,于晓沫真的是太瘦了,以至于抱感很差,但是为了能够更贴近些,苏泽每次抱她的时候都会紧紧手臂,加快了脚下的步伐,走了很久了,几乎是全校的人都看见了,突然,苏泽停下了脚步,因为前面站了一个人挡住了去路。

“这是怎么回事!”欧阳博尔一脸的阴沉,因为刚进学校,就听到了一个很震惊的消息,大家都议论纷纷,那就是苏泽得罪人了,也不能说是得罪,就是有人看不惯他,所以将仇发泄在了于晓沫的身上,他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就飞快的到处打听于晓沫在哪里上课,因为此时此刻他很想看到她站在自己的面前欢快的笑,那种快乐,也只有于晓沫才拥有,他一度的很庆幸,庆幸于晓沫的家庭是完整的,庆幸她没有因为任何事情而变得不再快乐,虽然她真的确实是有不堪的过去,但是至少和她在一起的时光来看,那并不影响她,庆幸自己能和她认识了这么久,还能一直走下去。

可是当他听到路上行人的议论之后就抓着那位同学的书包,恶狠狠的说:“于晓沫在哪里?!”

那位议论的女同学很是惊恐,因为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会惹上这种人,虽然看上去是一个阳光帅气的男孩子,但是他脸上的那种狰狞的表情,还是着实将女同学吓了一跳,她结结巴巴吧的讲到:“什么······,什么···于晓沫,我不认识!”

欧阳博尔很气愤,因为他刚刚明明是听到苏泽的名字,转而问道:“苏泽,知道吧,他在哪里!”

欧阳博尔从抓着书包,换成了抓着女同学的手臂,女同学吓坏了,忙告诉他苏泽在哪里,原来是想要问苏泽的,那怎么说一个不认识的女生的名字呢。

“苏泽,在图书馆那边,应该是朝着女生宿舍走去的,你可以问问别人!”一口气将话说完,女生早就是惊魂未定,怎么会有这样恐怖的人,貌似不是本校的人呢。

欧阳博尔很快就冲向了女同学所指的方向,越来越多人,越来越多人,终于在人群众看见了苏泽,他的视线一看见苏泽就定格在了他怀中的人,那是谁,不就是于晓沫吗,那长长的头发,还是和以前一样,欧阳博尔一点都没有忘记。苏泽的后面是刘怡兰,拿着一堆的东西,看着吸引了如此多的同学围观的三人,欧阳博尔没有立即冲上去,而是绕到了苏泽要走的必经之路,在前面等着他。

苏泽看见欧阳博尔并没有多大的表情,想必在高中的那段友情,苏泽很在乎,但是现在,好像不一样了呢,是不是呢。

欧阳博尔的双手垂在两侧,眼神迷离的看着苏泽,见他没有任何的表示,心想,这么尴尬的碰面,还是让自己先开口好了,但是老天并没有给他机会。

刘怡兰兴奋的跳了出来,由于两只手拿了太多的东西,没有办法上前给欧阳博尔一个大大的拥抱,只好惊呼:“博尔,你怎么来了!”

眼里闪烁着亮光,好似自己中了彩票一样,就是哥哥来了,也没这么兴奋吧。

于晓沫被刘怡兰的声音惊醒,其实她更在意的是她说的内容,因为她听见欧阳博尔的名字,所以在苏泽的怀中呢喃了两声,还蹭了蹭,完全是不知道自己是处于什么样的状况,等她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的脸,再熟悉不过的脸了,看了十几年的脸了,就这样慢慢的放大,慢慢的填充着自己的大脑。

“博尔!”于晓沫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睡眼,她还处于刚睡醒的状态,但是意识到自己还被苏泽抱着,眨着眼睛看了看苏泽,眼神中祈求他能放自己下来,但是,某人直接忽视了她的祈求。

他这样说道:“晓沫受伤了,不能走路!”

欧阳博尔紧紧的攥着拳头,要不是晓沫在他的怀中,他很有可能就将这一拳打到了他的脸上了,以泄心头之恨。

“怎么受伤的,我已经知道了,希望你能说到做到,我不想再看到她受伤!”欧阳博尔的眉头已经拧到一块儿去了,此时此刻,他知道,自己不能冲动,因为这样会让晓沫很为难,只好笑着对晓沫说:“晓沫这次我来,没有通知你,是我错了,我现在先回去,过两天再来看你,你好好养伤!”

说完欧阳博尔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一个匆忙的背影。

“博尔!“刘怡兰和于晓沫几乎是同时喊出口的,但是欧阳博尔还是一点都没有迟疑的走了,不是他没听到,因为背后的是他不想看到的,因为那样他很心疼,也很心痛。

“怡兰,快去把他追回来,怎么这样就走了!”于晓沫着急了,她怕失去,因为经历过周婉婷之后,她就知道失去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她再也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再也不。

“好!我这就去!”刘怡兰也没来得及将东西给于晓沫,何况于晓沫也没办法儿拿,她就这样抱着东西追上去了。

这厢,某人的脸色已经是变成了猪肝色了,难看得要死,他鼻子呼着重气,因为长时间的抱着于晓沫,手臂也有些酸麻了,只好将她放在一边的石凳上,现值初春季节,石凳子上还是冰凉冰凉的,加上于晓沫带着一身的伤,马上就呼痛,死劲的搂着苏泽的脖子不放手。

“你干嘛,我不要坐石凳子!”于晓沫坚持不坐,还作出了一脸生气的模样。

苏泽看她这样,又是心疼又是生气,刚刚不是很有爱的叫人家回来的么,现在知道了,自己都顾不上,还要去顾着别人,就算那个是他的蓝颜知己,但是自己还是青梅竹马呢,何况蓝颜知己就更加不能护着了。

“你不是很能的吗,怎么还叫刘怡兰去追,你怎么不自己去追呢,哈!”苏泽还是毫不留情的将于晓沫放在了石凳上,虽然他真的很享受将于晓沫抱在自己的怀中,然后她搂着自己的脖子的感觉,但是在此同时,她还想着别的男人,那么这个是任何一个男人也忍受不了的,包括自己,他缓缓的转过身去,将僵硬的胳膊插到了裤袋中,再也没看于晓沫。

于晓沫在屁股沾到石凳子上的那一刻,就已经将苏泽咒骂了千遍百遍了,但是一点用也没有,因为全身又开始疼了起来。

不一会儿,一个铃声就想起来了,于晓沫深知不知自己的电话,因为自己的电话在外衣的口袋里,被刘怡兰带走了,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苏泽的电话来了。

时光飞逝,三年回转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