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心生嫌隙,误会至深3

  “晓沫,看着远方,喊出来,一切都会过去的,喊吧!”欧阳博尔是真的笑了,笑得那么的开怀,试着劝说于晓沫。

于晓沫从外面看去,才知道这里是学校最高的楼层,一眼望去,望不到边,她缓缓的走过去,微风吹起她鬓角的碎发,云还是雾,天还是地,分不清了,分不清了。

欧阳博尔走到最前面去,朝着外面就是大喊:“都会过去的,都会过去的!”

转过身来,对于晓沫很认真的说道:“试试,喊出来就没事了!“

于晓沫缓缓的走上前去,眼神都迷离了,看着远方,她不止一次的想大喊,但是喉咙中像是堵住了什么一般,怎么也喊不出来。

转过身去,很是无力的说道:“阿博,谢谢你,但是我。。。。。。你知道的!”

欧阳博尔默默的看着于晓沫落寞的背影,手伸到半空中还是放下了,一切就在这么一瞬间,他什么时候才能触摸到于晓沫,好像很难的样子。

俩人一前一后,很快就回到了教室,一路上,于晓沫走得快而急,没有一刻停下来,欧阳博尔只好紧紧的跟着,到教室,于晓沫看都没看坐在位置上的苏泽,就马上拿出课本,但是眼睛却不知道是在看着哪里,空洞得让人心疼。

三月十六日,正事开庭的时间,周婉婷不顾一切,请了假陪着妈妈去出庭,爸爸是被告,但妈妈却是原告证人,她不知道,接下来是会发生什么,妈妈是有心脏病的,怎么还要出庭,妈妈本来是可以申请不来的,但是她不知道妈妈是怎么想的,还是坚持来了,要是妈妈再有什么事,那自己又该怎么办呢。

站在台阶下,看着大大的“人民法院”四个字,周婉婷苦笑,一辈子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到这样的地方来,一个台阶一个台阶都走一遍,每个台阶都印着自己的脚印,希望再也不要有下次了。

脑海中浮现出于晓沫的名字,周婉婷牙关紧咬,手掌也握成了拳头。

“于晓沫,从今以后,势不两立,不管是不是和你有直接的关系,抱歉,我无法原谅,再见!”这是周婉婷和于晓沫至今为止讲的最后一句话,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能说得这样决绝,可能是因为爸爸妈妈吧,从小的好友就这样被自己否决在了十八岁。

“妈妈,我们走吧,不要迟了才好!”周婉婷挽着孙琴的手,见孙琴走着走着停住了脚步,只是迷惘的看着“人民法院”四个字,心伤的劝道。

她不敢再看妈妈的眼睛,因为妈妈是被伤害得最深的一刻,在她需要自己的时候,但是自己什么忙也没帮上,周婉婷自责得要死,但是现在想想,以后两母女就要相依为命了,以后再也不离开妈妈了,再也不。

“婉婷啊!”孙琴怔怔的叫道。

“怎么了,妈妈!”周婉婷也顺着孙琴的目光望去,太阳照射在大字上,顿时耀眼了很多,周婉婷也只是木木的看着,好像一点也不刺眼。

“妈妈活了半辈子了,也从来没想过会来这样的地方呢,妈妈很惭愧,还不知道你爸爸是因为什么原因就来了这个地方,老老实实了半辈子,没想到还是不落好!”孙琴悠悠的说道,没等周婉婷回答就自顾向前走去。

“妈······!”周婉婷吸吸鼻子,终究还是什么也没说,跟了上去。

人民法院里面也不是很多人,相反是有些冷清,也不知道是人没到齐还是怎么的,总是感觉怪怪的,周婉婷和孙琴进去之后,才知道里面坐满了人。

许久不见的周生民是被告方,原告方是浩达公司的,严肃的气氛使得周婉婷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忙和孙琴在指定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法院上,周婉婷见到周生民都有种要冲上去的冲动,但还是被孙琴压制住了。

“这里是法院,不是家里,也不是学校!”孙琴低声说道。

“嗯······!”周婉婷费担忧的坐了下来。

法官很快就出来了,双方律师都使出了浑身解数,孙琴最终还是做了一个坚信着周生民,没有给他带来一丝的损害。

浩达公司打了一个空算盘,没想到孙琴和周生民离婚之后还能依然向着他,但是也没关系,因为证据确凿,就是磨破了嘴皮子,周生民的牢饭是吃定了,浩达公司终于是打了一场胜仗,相反,周生民被判了二十八年的有期徒刑,由于周生民现在是一无所有了,没收全部财产也是空话。

判也判了,审也审完了,周婉婷在警官在押着周生民出庭的空挡上,很快就挡在了周生民的前面,周生民抬起干涩的双眼,看了看眼前的来人。

“婉婷?!”周生民轻轻的吐出两个字,头也不抬的就要走。

“爸,就算是不看看我,也不看看妈妈吗!”孙琴颤抖的走到了周生民的面前。

“瘦了,要好好补补才是!”孙琴含着泪水说道,言语中也止不住的轻颤,好不容易看见的人,又要进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相见,真的很不舍就这样分别。

“阿琴,是我对不住你,你们娘儿俩以后要互相好好照顾······!”周生民泪眼模糊,仰仰头生生的没有将泪水流出来,还是咽了回去。

周婉婷还是没忍住,泪水滴答滴答的就掉落在了地上。

“到了那边啊,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饿着,不要冷着,虽然是生活环境不一样了,但是还是要活下去的,我们,等你!”孙琴也顾不得脸上的泪水,还是该说说,该笑笑,很快,警官就将周生民带走了。

“爸·····呜呜呜······爸爸!”周婉婷抱着孙琴,靠在她的肩膀上,再也止不住的哭出来了,压抑了太久的悲愤终于是发泄出来了,母女俩个哭作一团。

“真可怜啊,留下孤儿寡母的,以后的日子怎么办啊!”

“这世道,法律公正严明,谁叫他们犯法呢!”

出了法院,太阳早就隐藏起来了,看起来阴暗一片,很早上来的刺眼显成鲜明的对比,孙琴和周婉婷站在法院的外面,看着云朵飘来飘去,恍惚不定,现在她们也是一样的,恍惚不定,该是何去何从,又该如何生活。

于晓沫站在法院的楼体外,见俩人出来了,心里很是紧张,她不知道周生民被判了什么刑,她呀不敢猜测,因为她害怕,因为她知道,周婉婷和自己已经是回不到过去了,那自己又尬怎么办呢。

于晓沫踌躇不定,不知道是上前还是不上前,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想到周婉婷和自己之前说的话,她真的不敢再期盼周婉婷能原谅自己,就是好歹说一句话已经是谢天谢地了,这是她从来不敢想的,昔日的好友也能变成这样,真的不是自己想要的,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终于于晓沫站在了周婉婷和孙琴的面前,孙琴还是很忧伤,周婉婷一副不屑的模样,显然是恨得牙痒痒了,真的是变了,以前活泼开朗的她也会成这样,人是会变的,人心更加是不可测的。

“阿姨,我······!”于晓沫难以启齿,她不知道该怎么说。

“对不起!”最后还是只憋出这三个字,除了这三个字,于晓沫也不知道怎么来填补自己的愧疚了,真的是很对不起。

“晓沫,怎么了,你这孩子,跟我们说对不起做什么!”孙琴虽然是忧伤,但是还是感觉到了于晓沫浓浓的歉意,不禁感到很是疑惑。

“妈,别理她,我们走!”周婉婷斜睨了于晓沫一眼,作势就要将孙琴拉走,还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转身不再看她。

“婉婷,怎么说话的,你平时和晓沫最要好了,怎么,人都不认识了!”孙琴对于女儿的反应很不满意,两个孩子的感情一直都很好,但是今天却是这样的反常,心里不由得漏了一拍,难道········。

“阿姨,别怪婉婷,是我让她误会了,是我不好,阿姨,您难过就骂我吧,我会承受的!”于晓沫实在是没办法了,周婉婷这样,促发于晓沫感觉自己好像罪孽深重一般,怯懦的说道,也不敢对上孙琴的目光,躲躲闪闪的。

“晓沫,跟阿姨说实话,你们俩是怎么了,说话都阴阳怪气的,是不是有什么瞒着阿姨,阿姨生病的时候,少不了你的照顾,阿姨记着呢,有委屈我是绝对不会姑息的!”孙琴意有所指的说道,还不忘撇了一眼周婉婷,只见她还是气鼓鼓的,一点都没听进去。

“阿姨,没事,没人欺负我,就是想好您说一句对不起,以后要是有什么困难的话,可以随时找我的,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的!”于晓沫小心翼翼的说道。

“谁要你的帮助,少自作多情了,不要再这里假惺惺的了!”周婉婷到底是没忍住,接过是换来了孙琴的好一顿呵斥。

“周婉婷,住口!”孙琴被激怒了,自己一度说好话给圆了,不要伤了晓沫的心,但是周婉婷还是没理解母亲的苦心,还是一个劲的较劲。

周婉婷看了看俩人,一个是怒气冲冲的看着她,一个是略带歉意和自己的望着自己,抑制不住自己的愤怒,很快一个人向街边跑了。

心生嫌隙,误会至深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