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当局者迷,情窦初开28

  苏泽和欧阳博尔各自掏了自己的那一份,看得于晓沫一头雾水,忍不住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刘怡兰一脸的得意,示意欧阳博尔解释。

“咳咳,是这样的,我和阿泽跟怡兰打赌,看见我们两个你是走还是留,我和阿泽赌你留,怡兰赌你走,后来你走啦!”欧阳博尔说道这里耸耸肩,很是无奈的表情。

“你们,哼!”于晓沫气得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看着一桌子的复习资料,感觉不能浪费,就又恢复了学习的状态,认真的看了起来。

刘怡兰似笑非笑的看着于晓沫,小心翼翼的说道:“晓沫别生气了,我请你吃好吃的,好不好!”扬了扬手中的两张大钞。

“我不要!”于晓沫看都没看的答道。

“我错了,你就原谅我吧,我保证没有下次了,好不好!”刘怡兰开始哀求道。

于晓沫转过头里看了看一脸诚恳的刘怡兰,思考了一番,说道:“要我原谅你也可以,但是我有条件的!”

刘怡兰眨了眨眼睛,想了想,问:“什么条件,你说,我一定办到!”

“嗯,其实也很简单的,就是把这两个雄性物体弄出去,然后请我吃肯德基大餐,如何!”于晓沫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下,很自然的对刘怡兰说道。

刘怡兰看了看俩雄性物体,只见俩人一个拿着书时不时看下俩人,时不时看下书,一个则是干脆双手环胸站在原地盯着她们呢,都是恐怖的雄性动物,着实是惹不起呢。

“晓沫,呵呵,晓沫,亲爱的晓沫,这样吧,我请你吃两份肯德基大餐,他们就别轰出去了吧!”刘怡兰指指俩人,可是奈何于晓沫理都不理,看都没看。只是顾着自己做题。

刘怡兰犯难了,只好讪讪的对俩雄性动物说道:“两位大哥,谁叫你们惹怒了我们的大小姐,你们快出去吧,我就不奉陪了哈!”

“嘿,你这没良心的,我们好心好意过来帮你,你倒好,人来了,就要把我们轰走了么!”欧阳博尔转头就将苏泽手上的书抢下,扔到了桌子上去,倒是惊得晓沫抬起头来疑惑的看着他们“阿泽,请使用你的发言权!”

“怡兰,那我们就先走了,你们好好复习,明天见!”苏泽看着手中的书已经飞到了桌子上了,也就再没有去拿,反正于晓沫都已经来了,就没有必要再打扰她们。

欧阳博尔也嬉笑道:“明天见咯,拜拜!”

他们俩个走了之后,于晓沫就开始横躺在地板上了,看着客厅里的吊灯,是那么的亮,那么的耀眼,好奇的问:“你爸爸妈妈呢,不在吗!”

“哦,我爸爸休了个假,带着妈妈度假去了,家里就我一个人!”刘怡兰说着就叹了一口气,偌大的房子里,就一个人,看着都怪恐怖的,要是晚上出来上个厕所,倒杯水啥的,那还不是要把全部的灯都打开,那样才会感觉安全些吧。

“怪不得呢,你家里空荡荡的感觉,原来就你一个人在家啊,好吧!”于晓沫腾的从地板上做起来,又开始翻着复习资料,这才想到了欧阳博尔和苏泽出现在了这里的可能原因。

转头看着刘怡兰,她正在从冰箱里拿出了两瓶饮料出来,“你一个人在家,怎么还把他们两个人叫来,你这不是引狼入室吗。”

“扑!”刘怡兰刚喝道嘴里的饮料就这样喷出来了,还好不是对着于晓沫,只是喷到了地板上,“哈哈哈,晓沫,你真可爱,他们只是同学而已,也算是狼吗,你警惕性也太高了!”

“呃呃呃,难道不是吗,别笑了,赶紧擦擦地板吧,脏死了!”于晓沫皱皱眉,很是不解的看着她,难道是自己的疑心太重吗。

刘怡兰很快就屁颠屁颠的拿着拖把过来了,一边拖地一边说:“嗯,说来也惭愧,我其实啊,那天的课程也不是很懂,但是呢,我还要给你辅导,我只好找欧阳博尔这位学霸来给补习补习咯,然后再给你辅导!”

“那苏泽怎么也来了!?”

“他也一起来学习的啊,省得阿博教两遍嘛!”刘怡兰拖好地之后跑着将拖把放好,接着说道:“没想到你这么慢,我们都已经复习好了,该懂的都懂了,不用懂的也懂了,你还没来,就无聊的打了个赌呗,话说阿博的数学功底真好啊,我的数学要是有那么好,肯定就比我哥强了!”

看着刘怡兰一脸崇拜的样子,于晓沫翻了翻白眼,“赶紧的,我还有很多不懂呢!”

“好嘞,大小姐发话,马上嘞!”刘怡兰迅速做好,打开课本,开始给于晓沫辅导。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我都不太懂!”于晓沫指出了好几个疑问,刘怡兰看了看,都不在话下。

“可以这样的,这边作一条辅线,然后列已知,看着啊!”悉悉索索的在纸上写了一大堆,还真是有头有尾呢,也不是很难理解。

“停,我今天请教了一下陈瑜,还可以这样的哦!”说着于晓沫也将自己知道的写了出来,得意的看了一眼刘怡兰,果然是有了效果。

刘怡兰笑着说:“这个陈瑜还真是有一手哈,下回我也要和他过过招!”

“、、、、、、!”于晓沫无语了,打架就算了,人家能架得住你吗。

深秋的夜晚已经是凉飕飕了的,满街上都是落叶,清洁工人门个个都很忙碌,落叶扫了又落,落完又扫,终于冬天要来了,落叶没有了,但是寒冷的天气又让人发颤,彻骨的严寒,难耐的北风,一年最最寒冷的就在这个冬天拉开了序幕。。

又是一个清晨,于晓沫穿着厚厚的棉衣,裹着围巾,带着棉帽,背着书包,走在冷清的大街上,偶尔只有几辆汽车经过,路上行人少得可怜,偶尔也可以看见几个和自己一样的上学的学生,但是个个都裹得像个粽子一般,根本就认不出是谁。

北风冷得几乎是割脸的,吹在脸上生疼生疼的,天空中飘着不明的白色,是下雪了吗,下雪了,真是会选个好时间,还要上课呢,就下雪了,今年的雪来得似乎特别的早,是希望洗刷掉一年的旧风气吗,还是说给大家一个全新的世界呢,离高考好像又近了一步呢。

不知道那只小猫怎么样了,真是可爱,就在一个月之前,苏泽和刘怡兰带着自己去看那只小猫了,想到欧阳博尔家以前也有一只喵咪的,张妈说的情景,使得自己很是想和猫咪玩一玩,但是在这样大的城市里,哪有那么容易就能在外面看见猫咪,大多数都是宠物狗的吧,家里不允许养猫,爸爸妈妈都不喜欢,自己只好偷偷的去看了,但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小猫果然是和自己很投缘,想着自己以后也养一只小猫咪,那样也不会觉得无趣了。

冬天了,也不知道小猫咪怕不怕冷,希望能够再次看见它,伸出手接过一片小雪花,于晓沫的脚步也加快了许多。

“晓沫,上车,帽子和围巾戴好!”苏泽骑着自行车在后面追来,话音刚落,自行车就夹止般的停在了于晓沫的面前,苏泽围得太严实,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于晓沫侧身坐上去拉着坐板的下方,低着头,不过幸好有苏泽在前面,不然肯定很冷,苏泽的后背好严实,很宽厚,虽然穿了厚厚的棉衣,但是于晓沫还是能感觉得到,那微微的隔着衣裳的热度,不断的传过来,于晓沫将头轻轻的靠在他的后背上,嘴角也轻轻上扬。

自行车的速度并不快,很多别的同学都超过了他们,只是还下着雪,苏泽出于安全,稍稍慢了些,总归是不会迟到的,感觉到后背的温暖,苏泽心情也变得愉悦起来。

“嘿,苏泽,你载得是谁啊,要不是还有两条腿,我以为你载的就是一个包袱呢,带包袱上课也不奇怪哈!”梁果骑着自行车从苏泽身边经过,苏泽不语,还是专心的骑着车。

“这个梁果,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有那么像包袱吗?”于晓沫不服气的嘀咕了两声,但是动作丝毫没有变化,动都没动一下。

苏泽笑了,故意说道:“我觉得也是啊,怎么说话的,包袱有这么重么,真是不知事!”

“你,苏泽你过分,信不信我跳车!”于晓沫没想到苏泽会这样说,难道最近又长胖了不成,没道理啊,最近都没吃多少的,貌似是瘦了才差不多,是穿得这么厚才显胖的好吧。

“信,信,信,你可别冲动啊,从车上跳下去,不缺胳膊也会断腿的,你可得想清楚了!”苏泽忙连劝带恐吓道,要是真跳了,还不得自责死。

行人和自行车一个一个的进入了校园,很快,雪就变得更大了,纷纷扬扬的往下飘,鹅毛般的大雪肆虐的飘着,全然不顾还没有到达教室的同学,等他们回到教室之后,身上都落满了雪花,甚是有趣。

当局者迷,情窦初开28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