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心生嫌隙,误会至深2

  “我不想说了,说了也是白说,现在我的家毁了,你高兴了就滚吧!”周婉婷翻了一个身,继续闭上眼睛,准备就这样睡过去。

于晓沫都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犯了什么错,就这样走出了周婉婷家,大家都早走了,最后就只剩下她一个,大雪不是停了么,怎么又开始下了,于晓沫慢悠悠的在路上走着,雪花落满了一身,但是自己却丝毫不觉得冷。

回答家,脱掉外套就倒在了床上,她说自己假惺惺,假惺惺?何时有对她假惺惺过?她说自己满意了吧,满意了吧,自己又有什么可满意的?如到如今来看,谁还会比她狼狈,呵,友情也不过如此吧,更何况是爱情呢!

冬去春来,一场大雪,已经给了世界一个全新的面貌,一切都被大学覆盖之后,得全新起来,这个是高中的最后一个学期了,开学的感觉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不管是人还是事,好像都不一样了,好像每个人都披着虚伪的面貌,再也看不到真实的个人了。

于晓沫和周婉婷已经将近两个月没有见面了,也没有打电话,于晓沫觉得,好像自己从来都没有认识过周婉婷一样,还是在一个学校,住得还是不远,以后还是会见面,但是见面之后就不再是微笑了吧,是陌生,还是憎恶呢。

她终于知道了周婉婷说的是什么了,可能一切都是要从最开始说起吧。

早就知道周婉婷的爸爸妈妈不和,一般还以为是大人之间吵吵闹闹,很快就会和好了,但是事情并不是这样的,和欧阳博尔的妈妈找自己谈话就已经暗示了,但是天真的自己却是什么也没听出来,真的是一场闹剧么,要这样折磨自己。

平时爸爸妈妈回家再晚也不会有那样的愁容,但是她现也在总算是知道了。

“爸,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于晓沫哭着喊道,周婉婷是她最好的朋友,但是她却一点也不能帮上忙,甚至将自己置身于罪魁祸首。

“晓沫,爸爸也不想,但是公司就是这样安排的,爸爸也没有办法,她爸爸本来就是涉嫌贪污的,这个谁能说得清楚,小孩子还是别管那么多了!”于向年无奈的说道,早就会料到孩子们之间的矛盾,但是事事要考虑周全的话也是不可能的,只好当机立断了。

“好,我知道你们大人们之间的工作重要,但是您怎么不告诉我呢,现在婉婷再也不理我了,再也不会和我一起上放学了,她说我假惺惺,说我是罪魁祸首,她怎么可以这样呢,我对她那么好,到最后我还成了坏人了,爸爸,我该怎么办!”于晓沫哭着说道,她也是没办法了,她知道这不能怪爸爸的,爸爸没错,婉婷没错,婉婷的妈妈没错,难道真的是自己的错吗,真的是自己将这段友谊给抹杀了的吗,不会的,不会的!

苏泽说过,对于错不是谁能够出清楚的,爸爸是秉公办理,婉婷是父女亲情,婉婷的妈妈是结发夫妻之情,谁也不能说是有错,但是晓沫就更加没错了,晓沫是不知情的,但是也是最无辜的,晓沫是中间的夹心饼干,被夹住了而已,就这样简单。

“傻丫头,没有什么事情是十全十美的,相信你自己也知道的,你这么聪明,怎么聪明反被聪明误呢,别人的事情能分析得井井有条,但是自己的事情却是像一团乱麻一样,解都解不开,相信我,都会过去的,没事的,婉婷会明白的!”苏泽抱着于晓沫,安慰的说道,轻轻的在她的额头上一吻。

于晓沫怔怔的,看着苏泽邪魅的脸庞,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她还是第一次被男生吻,脸上火辣辣的,急忙将他推开了,自己是伤心的过头了怎么会抱着苏泽不放呢,对苏泽示意的笑笑,故作轻松的转身而去,只留给他一个放心的背影,希望也能让自己放心。

三月,正是一个美好的季节,婉婷妈妈坐在屋内,捧着法院的传票,心里就像是大海一般的翻涌,泪水也止不住的流出,滴滴答答的掉落在传票上。

这个周生民,戏演的这么好,怎么不去做演员,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的呢,一向和

恩爱的人怎么会突然间转变呢,出了这样大的事情居然还一吭不吭的,要不是法院有传票,不知道他还要瞒到什么时候,真是个傻丈夫,傻男人,所有的东西都留给娘俩儿了,真的不为自己考虑了,不敢想他现在的情况。

想当时,自己也真是没想到这边去,一定是冤枉的,一定是,老实本分的周生民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都说没有两袖清风的清官,但是周生民就是一个不贪的官,就知道,就知道会出事的,孙琴捧着法院的传票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自己作为原告证人,又该怎么讲呢,浩达公司也真下得了这样的狠手。看着那耀眼的红色离婚证书,孙琴心里又不由得翻涌起来,眼泪簌簌的往下掉。

开学已经是一个多月了,于晓沫还是没有和周婉婷说话,一切都好像是开始变得陌生起来,一切的一切都和自己无关了,再也没有人能一起欢笑哭泣了,没有人能相拥欢笑悲伤了,塞上耳机,聆听着歌声中的种种情怀,好像就要置身其中一般。

“小心!”刘怡兰很早就看见于晓沫在马路对面走走停停,魂不守舍的样子,赶忙走过去,还好是过去了,不然于晓沫就要和大卡车来个亲密接触了。

放下还拽着于晓沫的手臂,气愤的说:“你怎么这样啊,命都不要了吗,还有什么事情会大过自己的性命,小命要是丢了,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了!”

看着刘怡兰气鼓鼓的走在前头,于晓沫摘下耳机,跟在她后面慢慢的走着:“谢谢你!”

刘怡兰一脸震惊,转过头来望着于晓沫,双手搭上她的肩膀,使得于晓沫不得不看向她:“于晓沫,你给我听着,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站在你这边的,你永远都不要和我说谢谢,知道吗!?”

于晓沫睁大眼睛看着她,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还有人愿意站在她的身边,已经是很难得了“嗯,谢。。。。!”

刚想说谢谢,但是刘怡兰刚刚说的话又浮现在脑海中,还是生生的咽下去了。

“晓沫,我知道你伤心难过,但是这不是你的错,你还小,我们大家都还小,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婉婷也还小,分不清是谁的错,但是她承受了这么大的打击,受不了你家和这件事情有牵扯,才会这样对你的!”刘怡兰看着于晓沫一脸的没落,也不知道说了有用没用,自己是旁观者,看得是比局中的人清楚,她知道,自己不会像周婉一婷样悲悲戚戚,也不会像于晓沫一样自责不已,但是她而已是人,看见自己的好朋友深陷于水火之中,本能的就想去拉她一把,不管是有用没用,但是自己也不会有遗憾了。

“嗯,怡兰,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不说这句谢谢,我也不会心安的,不是和你客气,是发自内心的!”于晓沫微微一笑,抬头看看天空,天空真蓝啊,像是在迎接什么嘛,但是自己好像还没准备好呢。

刘怡兰会心一笑,于晓沫能说出这些话,总归是比什么不说都好的:“你能这样说,我很高兴,别闲我多嘴,婉婷她也不是有意的,你们那么要好,怎么会说断就断的呢,相信我,友情还是很坚固的都,都会好起来的!”

“嗯!”于晓沫揽上刘怡兰的胳膊,艰难的扯出一个笑容:“快走吧,不然可要迟到了!”

离高考已经是三个月不到了,整个学校都弥漫着紧张的气氛,老师也少不了要紧张的,每天抓这个重点,那个重点,于晓沫决定还是不能将学习落下,这个可是爸爸妈妈唯一希望自己做好的,别的事情就不要多想了,等了这么久,可不能再关键的时刻掉链子。

窗外的杨柳又抽新芽了,新的一年真的是来了,连花都红了,叶子都绿了,鸟儿也来了,但是大家似乎都还没长大。

“晓沫,想什么呢,那么出神!”于晓沫抬眼就撞见了一双黝黑乌亮的眼睛。

怔怔的看了一会儿,才觉得不合礼貌,立马收回视线,勾勾唇角:“也没什么,就是觉得,春天真好!”

“是啊,春天真好,一切都是全新的一样!”欧阳博尔将双手插进裤兜,站直了身体,眯着眼睛扬起笑脸,也应和的说道。

“欧阳博尔,你喜欢哪个季节!”于晓沫又转过头来,悠悠的看着窗外的杨柳,微风吹过,柳枝条儿飞快的扬起,惊得站在枝头的小鸟飞得一干二净。

“你不是说春天真好吗,我就喜欢春天!”欧阳博尔看着于晓沫的脸静静的答道。

“是啊,春天真好,但是我却不喜欢春天,我还是比较喜欢秋天!”那个时候,她和周婉婷还能惺惺相惜,坐在落满了梧桐叶的院子里,额头相抵,将微微的温热传给对方,还能睡在一个房间里,嬉笑,打闹,还能一起上学,放学,吃饭,游玩,多么美好的季节啊,秋天就是一个怀念的季节,它承载了太多,太多,但是再也回不去了。

“晓沫。。。。。。。!”欧阳博尔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原来以为时间是可以抹杀一切的,但是好像并没有什么作用,看着她期盼的眼神,欧阳博尔的心也不由得揪成了一块。

“你跟我来!”欧阳博尔拉着于晓沫的手就跑,飞快的穿过走廊,走过楼梯,就连刚来学校的苏泽都感觉奇怪,看着走廊上飞奔的俩人,心下一紧,但还是握了握拳头。

“欧阳博尔,你干什么,你弄疼我了,这样,会让同学们误会的!”于晓沫甩开欧阳博尔拉着的手,揉了揉酸痛的手腕,眉毛都快要拧到了一块儿去了。

----------------------------------------------

亲们,最近有点忙,所以更新的稍微慢些的哦

心生嫌隙,误会至深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