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当局者迷,情窦初开23

  “晓沫,别这样说,这不是你的错,知道吗!”苏泽略微沉思对于晓沫说道,段可儿和梁果作弊的事情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老师也是证据确凿的,才会有了这样果断的决断。

“可是我。。。。。。!”于晓沫又开始挣扎了,总觉得是自己的错。

刘怡兰拍拍于晓沫的手背,缓缓道:“晓沫,别担心,有我们呢,我们都支持你,你当课代表,没有人比你更合适了!”

于晓沫眼睛一亮,直直的看着刘怡兰,“真的吗,谢谢你!”

“真的,我们都支持你!”苏泽也加入了战列肯定的对于晓沫点了点头。

于晓沫会心一笑,终于释怀,轻松的感觉顿时心情也变好了,“那怡兰,你要和我们说的事情是什么事啊,神神秘秘的!”

刘怡兰轻笑,招招手,让于晓沫和苏泽靠近些,苏泽不以为意,靠近了些,但是于晓沫却是感觉怪怪的,他们的距离近得几乎都要脸贴脸了,但还是努力让自己专注刘怡兰的话题,慢慢的靠近了些。

“听说段可儿要转学啦!”刘怡兰很是轻声说道。

“什么!”于晓沫一听眼睛睁得大大的,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刘怡兰在学校受的委屈,机会是全校都知道了,这次转学,很有可能是因为作弊的事情被传遍了,所以是换一个学校学习,段可儿家的家境并不是很好,要转学的话可能也进不了重点中学了,就算是好的学校,也没现在的学校要好的,何况还要看是在哪个城市落脚呢。

“晓沫,别激动,这件事情真的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别担心!”刘怡兰镇定的劝说道,看于晓沫复杂额表情,刘怡兰又开始担心了。

“是啊,晓沫,别想太多了,这件事情和你是没有关系的,不要什么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揽,知道吗!”苏泽也出声说道。

“可是。。。。。。!”于晓沫顿了顿,接着道:“她无缘无故转学,这怎么解释,她平常也不得罪什么人,家里也没什么变故啊,除了英语课代表的事情和我有点过节,我真的是找不出其他的缘由了,你们就不要再安慰我了!

刘怡兰看着于晓沫自叹自哎的样子都快要笑崩了,忙忍住笑意,说道:“不是的,我还没说原因呢,你就将事情想成这样,说了和你没关系了,你就放宽心吧!”

苏泽也无奈的笑笑,于晓沫忍不住问:“那她为什么好端端的转学啊!?”

“她啊,是因为她妈妈升职了,调到别的分公司任职了,所以全家也搬到那边去了,段可儿自然就要转学啦!”刘怡兰很是自然的说道。

“那感情好,这样也省得晓沫自责!”苏泽笑着说。

“真的吗,真的是这样吗,你可别骗我,要是是因为怕我自责,编的谎话,我可饶不了你!”于晓沫做吃人状,示意自己会下毒手,刘怡兰赶忙作揖表示不敢,口中连连求饶。

“哪儿敢啊,于大小姐,我骗谁也不敢骗你啊,你是谁啊,谁都罩着你!”说话间,刘怡兰还时不时的瞥了眼苏泽,看着苏泽一脸镇定的模样,刘怡兰真想扑向前撕了他那张伪装的脸,看着心里就窝着火气。

“你看我干嘛啊!”苏泽悠悠的喝了一口水。

“没干嘛!”刘怡兰也开始搅起了碗里的粥。

于晓沫看两人莫名其妙的,还是不解的问道:“都要高考了,这样肯定是会影响学习的,现在转学的话岂不是雪上加霜,这颗不是开玩笑的啊!”

“嘿,我说于晓沫,你就是闲事都要管,人家转学和你有什么关系啊,人家都不担心,你担心个什么啊,真的是想不通你!”刘怡兰不爽的说。

“我也不是想管,就是问问嘛!”

“是啊,就是问问啊,刘怡兰你那么凶干嘛!”苏泽忍不住开口,他本来也不想说的,刘怡兰是什么意思他也清楚,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替于晓沫打抱不平,但是看见于晓沫无助的模样,他还是忍不住的开口了。

“好了,你们知道我没什么别的意思的,晓沫你还是先关心关心你自己吧,今天可是缺了一天的课了,明天我给你补习,至于苏泽你,明天自己找欧阳博尔给你补,我可是不会管的!”交代好事情,刘怡兰将碗中的最后一口粥也吃进了肚子里。

“那怡兰,谢谢你了,真是不好意思!”于晓沫笑着说。

“没事,不用谢她!”苏泽摆摆手,挡住了于晓沫看向刘怡兰的目光。

刘怡兰一下子就从凳子上跳了起来,“嘿,我说苏泽,我哪里得罪你了还是怎么的,老是和我作对,我和晓沫是好朋友,她要谢我我自然是知道怎么做的,但是也轮不到你来插手啊,滚一边去,和你的狐朋狗友打堆去吧,别妨碍我们!”

苏泽和于晓沫都轻声笑了出来,这理刘怡兰什么都好,就是毒舌,谁都说不过她,苏泽只好求饶认输,大家互相笑了一通,苏泽就到收银台去结账了,于晓沫和刘怡兰在门外等,不一会儿,三人就要分手了,各走各的,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于晓沫推开木质的小院门,现在估计已经是八点多了,爸爸妈妈还肯定还没睡,指不定就等着自己呢,果然,走进大厅,沙发上就歪着一个睡着的,坐着一个看电池的,灯留了几个还没关,睡得正香的便是于妈妈了。

“爸,怎么不回房看电视,你看妈妈累的,都睡着了!”于晓沫轻声说道。

于爸爸转头看见女儿来了,赶忙就要摇醒于妈妈,于晓沫本事想阻止的,想让于妈妈多睡一会儿的,但是已经是来不及了,于妈妈很快就醒来,走到了于晓沫的身边,拉着她一起坐到了沙发上。

“晓沫,你总算是回来了,你急死妈妈了,你知不知道,今天我接到你班主任的电话,说是发高烧,我这一天啊,上班都是心不在焉的,本是想请假带你去医院了,但是你那边说有校医,没事,我正好有事,就没有去,可不,让我看看,还有哪里不舒服的吗!?”于妈妈见于晓沫手中提着个袋子,知道是药,就赶忙看了起来。

“你啊,孩子刚回来,你就拉着说了一大堆,孩子肯定也是累了,让晓沫休息休息啊!”于爸爸温和的说道,看女儿疲惫的脸色,就知道是缺少休息的。

“爸妈,我没事的,妈妈,不用太紧张了,就一点小发烧,很快就会好的,你看,这是医生开的药,我一定会按时吃的!”于晓沫真怕折腾了,忙安慰起二老来。特别是于妈妈,还特意让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看了药。

于妈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然后若有所思的看了看于晓沫,问:“你今天晚上吃了没?”

“额,好像没呢,嘻嘻,现在吃吧!”于晓沫想想,还只能没吃,晚上喝了粥到现在才想起来,多亏了老妈提醒,不然自己可是不按时吃药了。

“我说吧,还不是要我提醒,来!”于妈妈看了看服药说明,将要分好,倒了一杯温开水,递给于晓沫,于晓沫接过,一口气全吃完了,还隐约感觉到一丝苦味。

“好了,这就对了,吃完了,洗个澡,早点睡觉去吧!”于爸爸看着这母女俩,忍不住说道,合着将自己给忽略了,哎呀,当妈的记着女儿就忘了老公咯。

“嗯,也对,生病了要多休息,不要再这么晚回来了,要早点知道吗,别让我和你爸爸担心!”于妈妈摸着于晓沫的头发,发自内心的说道,谁家的儿女娘不疼啊。

“爸爸妈妈,让你们担心了,是女儿的错!”

“好了,还说这么多干什么,对了,婉婷让我给你捎话,她舅舅和舅妈一直在医院也不是办法,婉婷就带她们回家里了,婉婷也自己和舅舅舅妈在家住了,让你好好照顾自己,不要担心她!”于妈妈沉重的说道,她不是不知道周婉婷的妈妈住院的事情,只是这件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的,孩子还小,就要承担起这样大的责任,况且还有读书的压力,真的是难为她了,于妈妈心里也存在着那么一丝的愧疚感。

“好,那爸妈,我上楼去了,你们也早点睡!”于晓沫实在是太累了,她很想休息,眼皮已经很快就要耷拉下来了,而且明天还要上课呢,再也不能睡飘窗了,晕啊。

等于晓沫上楼了,于妈妈才担忧的说道:“向年,你说,要是孩子觉得是因为我们的工作这样的,会不会怪咱们啊!”

于向年摘下眼镜,顺手将电视也关掉了,“怪又怎么样,我们也没办法啊,这个不是我们能控制的,而且我们也只能这样做,只是天不尽人如意,不是每个人都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的!”

“也是,真的是可怜了婉婷这孩子了,还是希望她们不要知道的好,不然不知道又会出了什么岔子!”

于向年站起来拍拍腿,赞同的说道:“你说得对啊,我们也只能祈求老天保佑了,睡觉去吧!”

“嗯,走吧!

一个手势,一个动作,客厅的灯瞬间熄灭,于向年和李旭梅俩人靠着楼梯间的灯上楼,不一会儿,整栋楼就沉浸在了夜色当中,一轮明月高高挂空,星星全都隐藏起来了,竟是一颗也没见着,世界似乎安静了,院子中的梧桐树萧条的立在那里,依旧是孤独,连最后一片叶子都离开它了,它知道,始终是要一个人度过这个冬天的,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当局者迷,情窦初开2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