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当局者迷,情窦初开19

  丁律师是远近闻名的一等律师,这次找他也并不是说觉得会输,而是百分百的把握知道会赢,而是浩达这么大的公司,找一个好的律师,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董事长,资料都已经准备好了,只是这刑事责任的话,判的刑罚是有很多种的,您看是往哪方面发展!”丁律师谨慎的说道,虽然欧阳宇然是白手起家的,没有什么厉害的背景,但是能够这么成功的男人,手段肯定是不少的,所以不管是出于什么,还是小心一点为妙。

欧阳宇然不以为意,笑着说:“丁律师,你是律师,我是要维护我公司的权益,你看着办就好了!”

欧阳宇然这么说,就已经是给了答案了,丁律师笑了笑,表示定当竭尽全力,一时之间,办公室就像笼罩了一股邪魅之气般,令人毛骨悚然。

浩达公司虽然是已经内部做好了部署,但是还没有对外宣布,所以周生民还沉浸在他的温柔乡里,他完全是还不知道自己是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况,对于孙琴心脏病复发,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他知道自己贪污的事情是迟早会揭发的,所以才事先找好了一个美女相伴,其一是打击孙琴,使她和自己离婚,让妻儿都安然无恙,这个是最主要的,不管他们会多么的恨自己,只要他们是安全的,那么任何事情都会变得无关紧要的。

其二,大难当头,在劫难逃,既然横竖都是难,何不在事情还没揭发之前,在这段仅有的自由时间内,好好享受一下,过下飘飘欲仙的生活,话说,自己还没有不良记录呢,除了这次贪污事件,周周生民还算是想得开的一个,要是想不开的话,早就自行了断了,还要等警察来抓吗?

周生民笑看着怀中的女人,用中指勾起女人的下巴,面色平静的说:“笑一个,再连喝三杯,这些就全是你的了!”

周生民的手中拿的是一沓钱,看上去至少也是好几千了,女人眼睛一亮,立马谄媚的笑了起来,对着周生民就抛了一个媚眼,接着拿起茶几上的高脚杯就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三杯下肚,面色绯红,还别哟一番风韵,女人笑笑,一把夺过周生命手中的钱就往怀里塞。

“这可是周总说的,不会反悔吧!”女人娇滴滴的问。

“不会!”周生民笑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女人,缓慢的吐出两个字。

夜总会里总是那么的吵闹你,本就只有两个人的包厢里,突然涌进了一批人,周生民斜斜的看了他们一眼,也没有丝毫起身的意思。

“哎呀,我说生民,你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喝美酒,抱美妞,也不叫上哥儿几个,真是不够义气!”其中一个留着平头,微微发胖的中年男人说道,毫不客气的就坐了下来,顺手倒了一杯酒就喝了下去,这才堵住了他的嘴。

“是啊,大哥,这几天都没见您上班,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要不是老刘告诉咱们,咱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看见你呐,原来跑到这里来了!”一个瘦瘦的小青年说道,看起来老老实实的,坐姿也很拘谨,看来是一个本分的青年,可能压根就没到过这个地方。

周生民将女人挥退走,女人一脸兴奋的就要往门外走去,心想可以到下一个包间捞钱了,这个周总出手真的是大方的很呢,下次还要做这个周总的生意。

“老刘,什么事情都不能保密,我不就死休几天假吗,来这里放松放松不行啊,真是,喝酒么!?”周生民摆摆手,带这点无奈说道。

老刘这个时候就发话了:“我说你周生民啊,平时不这样啊,怎么最近这样儿啦,每次下班都是兴冲冲的回家抱老婆,最近怎么都到这样的地方来啊!”老刘话音刚落,周生民还没想好怎么回答,正好平头胖子就叫住了刚要出门的女人。

“那个,你回来,陪爷喝几杯,过来!”女人看着眼前这个平头胖子,就感觉没有什么铜臭味,肯定是没什么钱的,很是不悦的站在原地。

“过来呀,爷还能吃了你不成,你不是干这行的吗,你他妈还怕个毛啊!”平头胖子气急吼了一句,女人这才屁颠屁颠的跑到平头胖子跟前,一股脑就坐在了他的腿上,撒了两下娇,说了几句好话,平头胖子这才高兴了些,就继续让女人陪他喝酒。

“生民,你老婆不是在医院躺着的吗,怎么不去看下吗,你们俩感情不是挺好的吗,怎么转性啦!”老刘很是郁闷的问,周生民平常这么着家的人怎么会来这种地方,肯定是有原因的。

“哎,别问了,我不想说,咱们唱歌吧!”周生民走到点歌台前,点了自己会唱的,转过头来问老刘和小青年要唱什么,本还想问平头胖子的,但是见他和女人喝的那么欢,摇摇头,就不叫了。

老刘本是还要问些什么的,见周生民这样,也不好打破砂锅问到底了,只好作罢,一起唱歌好了,就这样,三个五音不全的男人唱歌,还真的是“天籁之音”啊。

周生民现在是几乎不回家,不是在酒店就是在夜总会消遣,这天,唱完歌又继续回酒店了,作息时间还是蛮好的,白天喝酒唱歌,晚上回酒店倒头就睡、

“生民,我们明天还要上班,今天就早些回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情说出来可能比不说要好些,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找我!”老刘安慰道,虽然自己是不知道他有什么困难,但是还是想拉他一把。

小青年也凑过来添了句:“是啊,大哥,有事情的话就和我们讲,兄弟们一起解决嘛!”

周生民拍了拍他们的肩膀表示知道,平头胖子早就醉的不省人事俩人,扔进了车里就完事,老刘负责送他回家。

周生命拿着啤酒瓶在路上边走边喝,这时间啊,还有什么真情可言,要是他们知道自己要丢官了,还不知道该怎么和自己保持距离呢,还会这样说有事情就一起扛吗,还会有这样的兄弟义气吗。

讨好书记是多么意见艰辛的事情,讨好啦,走后门,万事俱备,东风也不欠,事情就这么顺利的完成,可是没书记这个后门吧,要办起事情来,就俩字“真难”,所以要不是自己还顶着个书记的位置,可能就要被排挤到市里的角落了,还会有谁记得,失态炎凉啊!

“呸!?”周生民想到这里,不由得就感叹了一声,顺势将自己手中的空啤酒瓶扔在地上砸个粉碎,顿时像是一朵盛开妖娆的花朵。

周生民歪歪斜斜的走在马路上,嘴里哼着曲儿,路过的行人看见都离得远远的,周生民自言自语道:“等老子上了法庭,判了刑,吃了牢饭,看看还有谁会和老子亲近,谁还会关心老子的事情,谁还敢,哎,老周啊,回去睡觉吧,以后啊,可能就睡不了好觉咯!”周生民咿咿呀呀的说着,突然泪流满面,悲戚不已。

“老婆,婷婷,是我对不起你们啊,我没用啊,婷婷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妈妈,老婆你千万不能有事啊,都是我的错,我错了,我不想连累你们啊,我不求得你们的原谅,只希望你们能好好的活着!”周生民已经是痛不欲生的模样,只是一个劲的蹲在路边嚎啕大哭,路边的行人一个个都向他投来异样的眼光,有的还不屑的捣鼓几句,不堪入耳。

深秋的天总是黑的那么的快,放学铃刚响,于晓沫就抓起书包往外奔去,苏泽紧随其后,欧阳博尔见状也是卯足劲的追了上去,刘怡兰眼尖,一三步并作两步就跳到欧阳博尔的身边。

“喂,你们干嘛呢,怎么一个个急的跟猴儿一样,说清楚,不说清楚我不让走人!”刘怡兰一副壮士断腕的模样,让欧阳博尔哭笑不得。

欧阳博尔又急得要命,为了摆脱刘怡兰的纠缠,只好抛出一句话:“去医院!”

刘怡兰可谓是二丈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好端端的去医院干嘛,莫非是谁生病了,可是是谁呢,难不成是于晓沫的爸爸妈妈,没道理啊,可那又是谁呢,刘怡兰没时间思考,见欧阳博尔就要走远了,忙追上去。

“诶,等等我,我和你们一起去!”话音刚落,人已经离开十米之外了,看得教室里的同学们目瞪口呆的。

周婉婷早就到了,刚走到门口,就看见远处飞奔的四人,于晓沫,苏泽,欧阳博尔,还有刘怡兰。

“婉婷,咱们进去吧!”于晓沫挽上周婉婷的手臂,急急的向孙琴的病房中走去。

苏泽皱了皱眉,医院的味道他始终是不喜欢的,但还是竭力保持着原有的平静,跟在他们俩的后面,大步的迈去。

“啊,欧阳博尔,该不会是周婉婷的妈妈出事了吧,看她脸色那么苍白,明显是哭过的,这也太惨了吧!”刘怡兰一走进医院,见到眼前的一幕,惊讶得嘴巴都变成了O型。

“怎么说话的,要是你妈妈出事了,别人这样说,你会高兴吗,你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好歹你爸爸还是医生呢,医者父母心,我看你啊,就是狼心狗心!”欧阳博尔气愤的说道,一想到昨天周婉婷哭得整个人都虚脱了,伤心不已的样子,相比起来,刘怡兰简直就是没有心了。

刘怡兰跺跺脚,这里是医院,她也不好和欧阳博尔吵架,只好再心里头将他诅咒了十遍八遍,千遍万遍了,但还是难消心头只恨,他居然这样说自己,看不出了医院把他千刀万剐了,恨恨的下了暗誓,这才跟了上去。

-------------------------------------------------------------------------------------------

亲们,李峰的名字已经改为苏泽了,如果亲有看见没改过来的,请告知一下的哦,我会及时改正的

当局者迷,情窦初开19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