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章 基情四射

  第五十章基情四射

叶筱傻眼了,没想到阿九居然把纸条给吃了,好气又好笑。阿九看着她,张开嘴巴,示意里面什么也没有,然后咧开嘴傻笑。

“你白痴啊,纸怎么可以吃的。”叶筱本来想说,好心疼啊,怎么把纸给吃了,会不会肚子痛啊?可脱口而出的却完全变了味儿。

其实,这就是阿九和叶筱之间爱的方式,每天斗嘴打闹,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争论不休,甚至大打出手。可却从没想过有分开的一天,更没想过或许某一天对方会从自己的世界里消失。等哪一天两人相敬如宾,不打不闹的时候,那离分手就不远了。

阿九就是看着叶筱傻笑,不管她怎么骂都不还口。骂了会儿,叶筱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阿九,一点点靠近,阿九逼得的步步后退。

“你想干什么?再过来我就要喊人了。”阿九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胡说八道什么,似乎每个人受到侵犯的时候都会说这一句。

“你是不是又在勾/引漂亮女生了?那个是不是写个她的情书?”叶筱的眼神看似凶狠,实则毫无杀伤力。

毕竟身材上的劣势加上可爱的小辫子摆在那里,无论你上看下看左看右看,都看不出她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坏样。叶筱见阿九不回话,撑着腰大吼一声:“快说!”

阿九吓一大跳,心想,这还是那个可爱迷人的小可爱吗?摆明就是一泼妇骂街的气势。这些话也就敢心里想想,阿九算半个“气管炎”,生活中很多事都听老婆的。虽说现在和叶筱谈婚论嫁还早的很,八字没一撇,但阿九在女人面前的软脾气是打娘胎就有的。

“呵呵,不是。我李天九怎么可能干那种事呀,呵呵~”阿九一直笑眯眯的看着叶筱,那样子可爱的像个孩子。可在旁人看来,尤其是许东那胖纸,阿九就是在装孙子,酸倒一排大牙。

“还敢说不是?不是为什么不敢给我看?哼!”叶筱把头撇下一边。阿九肯定不会把里面的内容告诉她的,但一下子又不好怎么解释,怎么办?两人陷入了僵局,这时刘海风挺身而出。

“里面是我写个阿九的情书。”刘海风说这话时候肯定没经过大脑,脱口而出这一句惊天地泣鬼神、秒杀众神的话语。

所有人都被这句话惊呆了,目光齐刷刷投向刘海风。此时的刘海风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看到大家都盯着自己看,好不自在的说道:“都看着我干嘛?”

“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在说什么?”一旁的钱忆满头雾水的问道。

“嘿嘿,有基情。”这个爱捣乱的胖子明知道事情的原委,却偏在这里煽风点火。

唯恐天下不乱。

“老大,你别害我。”阿九可怜巴巴的看着刘海风说。虽说阿九仰慕刘海风高超的球技,但也不至于沦落到“基情四射”的地步吧!

刘海风听完几个的话,闭上眼睛,紧皱眉头,回想刚刚说的话。嘭~脑子一下子炸了锅,眼睛一睁。妈/的,这是我说的话吗?刘海风在心里骂了自己无数遍。

“呵呵,刚刚语误语误!”刘海风尴尬的解释道。作为白虎帮首席执行官,绝对不能因为这点小事搞得“一世英明今朝丧”。于是用其严厉、命令的口吻说道:“谁要是敢把这件事说出去,我就割了他舌头。”

话音刚落,徐东就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徐东这胖子除了胖之外还有一个缺点,就是管不住自己的这张破嘴。嘴上没个把门儿的,一不留神儿就把事给叨喽出去,所以很多事都不敢和他说。古来江去做内鬼的事本来只有阿九和刘海风两人知道。徐东是去找刘海风谈事的时候碰巧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刘海风只好把这件事告诉了他。千叮咛万嘱咐要保守秘密,守口如瓶。可上个学期在悦来饭店吃饭的时候,徐东还是说漏了嘴。

常言道,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乱吃东西害得是你自个儿,你乱说话害得可是别人。

“放心吧,我们不会说的。”叶筱是个什么事都可以烂在肚子里的人。

刘海风骂这话就是说给胖子徐东听的,阿九肯定不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钱忆肯定向着自己;只有这个徐东很危险,指不定哪天喝多了就把这事给抖漏出去。

“你手上的水是不是给我的呀?”阿九借机转移话题,说着就去拿叶筱手中的佳得乐。

“这瓶才是给你的。哼!”叶筱手一闪,把矿泉水给了阿九,佳得乐给了胖子徐东。

徐东满脸得意的打开瓶盖,扬起头喝了一大口,大吼一声:“爽啊!”

阿九给他一个鄙视的眼神,拧开属于自己的矿泉水,轱辘轱辘,半瓶就下去了。

喝完半瓶水,打了个饱嗝,转身对刘海风说:“老大,时间也不早了,球改天再打,该回去洗澡吧!”

刘海风看看天,路灯已经亮了,就说:“那好,都回去吧!”

于是几个人就往回走了,阿九算是白跑一趟,球没打成不说,还干了一架。感觉胸口有点疼,撩开衣服一看,我的奶奶,瘀黑了一片。估计是刚才打家的时候招了毒手。打架的时候脑袋发热,也没啥感觉。现在停下来,身子的温度开始下降,疼痛也开始加剧。阿九赶紧把衣服拉下来,以免被走在前面的叶筱看到。

阿九把叶筱送宿舍后就回自己的宿舍,走到走廊的时候迷迷糊糊的看到一个人影从另一条门离开。因为身体太累加上没戴眼镜,那人还只是个背影,很难一下下猜出是谁。

现在的阿九哪还有心思去思考这些,整个人就要散架,胸口隐隐作痛。踉踉跄跄地回到宿舍,黄大仙在打电话,余达在玩电脑。至于爽哥,把电脑搬到了床上,插上耳机,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右手伸进被窝,表情很复杂,似紧张又似享受。

阿九现在没有剩余的精力去管别人做什么,一屁股坐在自己的凳子上,拿出云南白药,把衣服撩上去。

“哇靠,小舅子,你的胸咋黑了?”打完电话的黄大仙看到了正在往胸口喷云南白药的阿九。胸口的那一团瘀黑比原来更大了,扎眼一看,就像一颗大黑痣。

阿九没理会他,继续喷药,一边喷,一边揉。腮帮的肌肉鼓起,还能听到牙齿间的细微摩擦声。

黄大仙见阿九不理自个儿,不想自讨没趣,随手拿起桌上一本小人书,看的津津有味。

搽完药后,阿九就爬上自己的床,晚饭不吃了,澡也不洗了,再不好好休息就快腌菜了,躺在床上感觉床一直在轻微地晃动。

爽哥和阿九用同一个楼梯上床,这床是连体床,只要对方稍有动静另一边就有感觉。阿九闭上眼睛,不想说话,只感到床颤抖的越来越厉害,一阵剧烈的晃动后安静下来。

爽哥爽后就睡着了,阿九不一会也睡着了,入梦不久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这个梦把阿九惊出一身冷汗!

第五十章 基情四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