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黑暗吞噬了光明

  第十六章黑暗吞噬了光明

雨越下越大,还响起了罕见的冬雷。马路上的汽车鸣笛声,行人闯红灯的叫骂声,还有饭店的吆喝声,都和空中哗啦啦的雨声构成了一曲交响乐。没有人知道在这坐城市的某个角落正在上演一场拼杀。

阿九、古来江、庄贤三人冲上去,在白虎帮里面的兄弟个个都练过几招,可却没有练过徒手夺刀,还不是一挑一。

可不要命的古来江一下子冲上去,个子上的优势让他可以一把抓住对方抓刀的手,接着是一个右勾拳把他放倒。阿就和庄贤手各从地上捡了一块砖,背靠背,互相掩护。朱相的人一下子也不敢过去。

“他吗的,那么多人怕他干什么,一起上。”朱相很生气的说。

于是手下的人一起冲了上去。阿九和庄贤拿砖头把离最近的那个拍倒后就展开了肉搏。

三兄弟围成一团。阿九身上多处受了伤,鲜血直流。

“小舅子,你没事吧?”庄贤说。

“我没事。”阿九咬着牙。

话没说完见一个人拿着刀在阿九后面,眼看就要刺下去。庄贤眼疾手快,抱着阿九一个转身。刀深深地插进了庄贤的后背。

“啊!”一声惨叫。

“庄贤,你怎么了?”

阿九抱着倒在地上庄贤,看到地上的雨水开始被鲜血染红,很紧张,不知所措。

朱相的人看到这样的情景也吓得不敢再上前了,拿着刀瑟瑟发抖。

“我~没~事。”庄贤忍着剧痛说。

刀还留在他背上,阿九的手不小心碰到了刀柄。

“啊!”庄贤的声音。

阿九慢慢把庄贤翻过来,看到那把近20CM的刀插进去一半。阿九傻了,快哭了出来。

“还愣着干什么?把他给我抓过来!”朱相指了指古来江。

所有都围着古来江,即使古来江再高大,身手再好,可终究只有两个拳头。众人把古来江逼到墙角的时候,一把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再动要你狗命!”是朱相。

雨越下越大,打在古来江的脸上,飘逸的长发凌乱不堪。古来江死死地咬着牙,拳头握的‘嘎嘎’响,可还得屈服于脖子上的刀。

“还记得体育馆我说过的话吧?”

朱相拿着刀走到古来江面前,在他脸上拍了拍。古来江满眼的怒火,恨不得活吞了朱相。

“有本事你再喊两声我听听。”朱相故意把耳朵凑到古来江面前。

“你听好了。”古来江把嘴巴放到朱相耳朵边上说,“侏……”

“啊!”

古来江一口咬住了朱相的耳朵,就是不松口。手下的人狠狠地打了几拳古来江的肚子,他才迫不得已张开了满嘴是血的嘴巴。

“他吗的。”朱相疼的直骂娘,“老子今天就做了你!”

说完拿起刀就去砍古来江。这时一个黑影扑过来,死死地抱住了朱相的一条腿。

“快跑啊!”是庄贤。

“他吗的,放开!放开!放开……”

朱相用另一只脚狠狠地踹脚下的庄贤。庄贤的嘴巴一直在吐血,可就是不松手,还一直喊,

“快跑啊!”

“把他给我抓住!”朱相对手下的人说。

古来江看着血泊中的庄贤,做了一个凭生最痛苦的决定:跑。

只见古来江跑到阿九旁边,把阿九扶起来,开始朝有光的地方跑。

阿九受了伤,两个人搀扶着,跑的并不快。后面四五个人拿着刀穷追不舍。当跑到一个楼道的出口时,传出一个很妖媚的声音,

“小帅哥,要不要上来玩呀?”

是一个看起来20几岁的“站街女”。这种女人白天睡觉,晚上出来接客。古来江看看后面,就要追上来了,于是和阿九上了楼。

整个楼道都洋溢着站街女身上的胭脂水粉味。楼道的灯比较暗,所以站街女看不清他们的脸和他们身上的血迹。追上来的人见他们上了楼,就撤回去了。

上了楼,进了屋,开了灯,站街女才被浑身是血的两个人吓到。而当她和阿九、古来江对眼相望的时候,大家都吓了一跳。

……

没过多久,阿九就要走了。阿九很后悔跟着古来江跑,把庄贤丢下。

“我要回去救他,再不回去他就要死了。”阿九要出去。

“他已经被刀刺中要害,知道自己会死,所以才救我们两个,知道吗?”古来江一把拉回阿九,大声说。

“他是因为救我才被刀刺中的。”阿九哭了。

“所以我们才要留住命替老庄报仇啊!”

“不管了,我必须回去!”阿九挣脱古来江的手。

“好。如果你真要回去,我和你一起回去!”

两个人又冲进了大雨中。

此时朱相的人已经不在那里了,只剩下躺在血泊中的庄贤。阿九他们走后这里发生了什么?

庄贤一直抱着朱相的腿不放,自己浑身是血。朱相踹累了,没办法,就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拍在了庄贤的头上。庄贤松手了,朱相他们也离开了!

“庄贤,你他吗怎么能死啊?”

阿九跪在地上,看到躺在血泊中一动不动的庄贤,大哭起来。

“他还没死。”

古来江看到庄贤的手嘴巴动了一下,像是有话要说,阿九赶紧把耳朵凑前去。

庄贤没有说话,而是把他的握紧拳头右手摊开。

“他手上拿的是什么?”古来江说。

阿九赶紧从他手中拿过被揉成一团的纸,打开一看,里面是两张电影票。放映日期是2010年2月14日。

关于这两张电影票的故事还要追溯到2009年9月份,也就是庄贤刚上高中的时候。

那时候,青涩的庄贤喜欢上了班一个叫余梦溪的女生,于是开始最原始的追逐——写情书。开始余梦溪并不接受他,说如果庄贤能每天写,写好一百封的时候就答应和他在一起。

痴情的庄贤真的每天坚持写。一百天写了一百封情书,送到余梦溪面前。或者是感动于庄贤的痴心,余梦溪就答应和庄贤交往。第二年的情人节两个人去看了一场电影,而这两张电影票庄贤也一直保留着。

起初两人还很甜蜜,一起吃饭、散步、回家。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余梦溪开始对庄贤不满,第一次恋爱的庄贤哪知道如何讨女孩子欢心。此时正好又有另一个男生追余梦溪,于是她就要和庄贤分手,庄贤没答应。

有一天放学,庄贤发现有东西落在教室,就倒回去取。可到教室后正好撞到余梦溪正在和那男的接吻。气急败坏的庄贤拿起凳子就打他,倒地后还一直踢。要不是余梦溪拦着,肯定要出人命。

事后庄贤在派出所蹲了几天铁窗。学校念他是初犯,加上学习成绩优异,就没把他开除。可庄贤之后就变了,开始变坏。女朋友一个换了一个,学习成绩也一落千丈,导致高考后来了莫斯特学院。

余梦溪是他永远的痛,那两张电影票也成了他一辈子的回忆。

……

回到现在。

“帮我……帮我……”庄贤说话了。

“你说什么?帮你什么?”阿九把耳朵贴的更近

“帮我……帮我……”

……

“啊……”阿九朝天痛哭。

雨下疯了,一滴滴重重打在阿九脸上,不知道是雨混着泪还是泪混着雨,冬雷也一直“隆隆”响不断……

今夜,黑暗吞噬了光明!

第十六章 黑暗吞噬了光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