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等一下

  第九章等一下

阿九没打电话报警,临走前对仍躺在地上的小偷说:“都是出来混的,干嘛做小偷啊?”

阿九回到公交车停站的地方,车还停在那里,有很多人围着,阿九走近去才看到有两个穿制服的警察在那里。原来刘海风发现自己钱包没了,于是打了110。

“学长,这是你的钱包吧?”

阿九走到刘海风面前,双手把钱包放到他面前,并跟警察描述了一下自己追小偷的经过。不过不是说自己把小偷放了,而是说自己没追上小偷,在路上捡到了小偷掉下的钱包。

这件事也就这样算了,也是从这件事,刘海风和阿九相识了。刘海风很欣赏阿九的胆识和忠诚,于是把他带进了白虎帮,并格外信任,把阿九培养成现在白虎帮的二把手。

回到现在。刘海风叫阿九去学校体育馆打球,庄贤也一起去。三个人都是篮球好手,平日里经常在嘴上斗篮球。今天打算去体育馆玩一对一“斗牛”,输的最惨的那位请吃晚饭。

风,真大。路边几棵今年刚种下的小树已经夭折,在它旁边较大的几棵也被蹂躏的面目全非。校园马路上的行人寥寥无几,偶尔看到几个,也是相互搂抱着的情侣。在大学没男(女)朋友的人,除去上课吃饭时间,其余90 %都在宿舍度过。漫漫长夜,寂寞谁来陪?

有人曾做过一份问卷调查,题目是“大学四年最让你遗憾的一件事是什么”。有95 %的大学毕业生选择了“没有在大学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是啊,人一生最美的时候在青春,而大学则到青春的黄昏。青春的早晨我们在上初中,父母告诫我们不要早恋;到了青春的最灿烂的白天,我们又在苦命的高中,面对高考,老师又告诫我们大学里什么样的男(女)生都有;而当我们真的踏进大学,父母开始放手、老师不再唠叨的时候,才发现我们的青春已到了黄昏。如再不抓紧黄昏最后的夕阳,和心爱的一起品味、欣赏,待走进社会成人的黑夜,必定会后悔莫及。

捉住青春的尾巴,和你的那个他(她),一起度过。不要顾虑太多,也不要怀疑什么,只要当下你的他(她)——就在你身边。

你来我怀里,或我去你心里!

……

话说阿九一行人路过相约湖,发现被围起来的冰面不见一个人影,倒是在铁网的外面看到一对情侣,相拥一体,靠在铁网上,热吻。男的手还一直在女生身上游荡,由上至下,再上,再下,停住。三个人一边走,一边转头看,露出鄙视的眼神,异口同声的说:“禽兽!”

走进体育馆。

“真他么高级啊!”第一次走进体育馆内部的阿九目瞪口呆的说道。

阿九说的没错,学校这栋只对领导开放的体育馆,里面的设施豪华程度不是一般体育馆能匹及的。一个超大中央空调吊顶,四周排着几十盏冷光灯;观众席全部都是软座,还设有贵宾看台;旁边的休息室有功夫茶房、咖啡厅、奶茶室。如果不是场中央有一个篮球场,谁会认为这是体育馆。简直一缩小版的休闲馆。

“我也是第二次来这里,上一次还是大一那会被安排来打扫卫生。”刘海风怀望四周说道。

“哎呀,废那么多话干嘛?脱衣服,开战。”庄贤倒没闲工夫看这些,催促着比赛。

“急急急,急毛线啊。阿九,跟我来。”

刘海风领着阿九来到球场边上的一个小门门口,推门而入,都是乒乓球桌!

“诶?叶筱,怎么你们也在这里呀?”阿九一看到叶筱整个人就来了精神。

“是刘海风打电话说这里可以打乒乓球。反正下午没事干,所以就来咯!”手握乒乓球拍的钱忆说。

“对呀,对呀!你们要不要一起来玩啊?”球桌另一边的叶筱接着说。

“不要。没兴趣。老大,我们去打球吧!”

“你和庄贤先去打吧,我先玩会小球。”

“靠,见色忘义!”阿九心里嘀咕。走出去和庄贤“斗牛”了。

室内球场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可以随心随意地变向、急停,不用考虑摔倒后留下半斤肉的危险。正当阿九和庄贤斗的起劲的时候,意外出现了,场上突然走进来10多个手持木棍的陌生人。

“刘海风,你给老子滚出来。”穿黑衣服的带头大哥喊了一声。

阿九和庄贤一听他喊老大的名字,于是走了过去。

“你找我老大干嘛?”阿九看着他问了一句。

“要你妈管。”说完用手一推阿九。

“草,你他妈想打架是吧?”庄贤一看阿九被他推了一下,冲上去就要打他,不料,被人从背后给了一棍,顿时整个人就晕倒在地。

“谁找我?”闻讯出来的刘海风说,“哦~原来是黑蛇会的相爷呀!是什么风把您吹到这里来了。”

相爷,真名朱相,莫斯特学院大三学生,是现在黑蛇会的老大。因个子矮,只有160cm,所以人面叫他相爷,背地里都叫他“侏儒”。

“刘海风,今天我是特意来找你的。土皮,苏丙,你们两给我出来。”说完就见土皮和苏丙从人群中走到了前面。

“找我?找我干嘛呀?有事叫小弟通知一声,我亲自去找你就可以了,哪用的着你亲自来上门找我呀!”刘海风边说边向前走,把右手背过去对着阿九,伸出了四个手指。

这是白虎帮的求救暗号,他在示意阿九发短信搬救兵。阿九会意后,把手插进口袋,用手机发了四个“4”。在白虎帮,求救等级随着“4”的个数增加而增加,四个“4”是最高求救系数,表示遇到的危险最大。

“你他妈少给我在这里装孙子。土皮,把手伸出来,苏丙,把衣服脱掉。”

朱相说完,就看到土皮把少了一根手指的右手伸了出来。苏丙脱掉上衣,看到他肚子上有一很长的刀疤。

关于苏丙肚子上这一道疤,要回到那次阿九和他的冰上速滑,阿九故意把他摔出去,撞在了铁网上。这一撞,把他的胃震伤了,开刀住院了一个多月。

“土皮,你的手怎么了?这位兄弟,你的肚子又是怎么了?”刘海风一副很是惊讶的样子,很同情的对他们两个说。

老道的刘海风心知寡不敌众,这是在用孙子兵法里面的‘缓兵之计’,以求争取更多的时间来等援兵。

“你他妈再给我装。”

还没说完,土皮狠狠地给了刘海风的肚子一脚,砰!刘海风捂着肚子应身倒下。

苏丙看到刘海风倒下了,冲上去想打阿九,脸上还是那样的笑脸,皮笑肉不笑,阴森恐怖。就在苏丙举拳在空,想往阿九脸上挥的时候,突然有人喊了一声,

“等一下!”

苏丙的拳停住空中,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投向了声音了来源处。

第九章 等一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