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五色酒吧

  第五章五色酒吧

坐落在沿海城市,又深处郊区的莫斯特学院一年刮两场风,一次刮半年。很多人管这两场风叫‘妖风’或戏称为‘360度3D立体旋转无死角风’。这一点不夸张,尤其是现在的冬季,天天风夹雪,雪夹风,无风停雪的日子真的是凤毛麟角。

又到了一个周末,依旧是这鬼天气,在大学是没有周末的,因为天天都可以是周末。尤其在莫斯特这所以牟利为目的的民办学校,迟到、逃课基本不管。在这里,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钱是万能的。话说白虎帮有个规矩,就是每个星期六晚上要出去聚聚,吃饭喝酒唱歌不定。

“阿九,你去通知一下弟兄们,今晚我们去酒吧喝酒。”刘海风穿着红色大裤衩来到阿九宿舍,头发整一个像被炸弹轰过一样,伸了一下懒腰,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和往日那个风度翩翩的风哥简直是天壤之别。报时:北京时间下午四点半。

“好耶!”阿九兴奋的一下子从床上跃起来,看见刘海风睁大眼睛盯着自己,低头一看——裸睡,还一柱擎天!赶忙睡下捂紧被子,害羞的像小姑娘。

“哈哈,你小子昨晚打飞机的吧!”刘海风大声的笑起来。阿九拼命解释,却越描越黑。

五色酒吧。

七彩的灯光在肆意的闪耀,伴随着吵杂的音乐,各种穿着奇特的人男女你贴着我,我贴着你,蹭来蹭去。舞池中央搭起一个一米多高的圆柱,一个穿着暴露的类似人妖的女人双手抓着竖立的钢管,扭动大屁股,在跳钢管舞。台下围着一圈又一圈的雄性,一个个色咪咪地瞪大了眼,眼珠都不怕掉出来,还张开着大嘴巴,眼看口水就要流出来。

阿九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以前周末不是去餐馆吃饭就是去KTV唱歌。现在看到这么多人暴露原始的野性,真不太适应,感觉怪怪的,紧紧跟在了刘海风后面。

刘海风到是神情淡定,眼睛戴着墨镜,头发油光闪亮,身着西装佩戴领带,脚下还穿着跟头发一样发亮的皮鞋,派头和《赌神》中的发哥十足类似。谁看他都不像是大二的学生。阿九呢?还是这副德行,蓝色外套,酒红色裤子,头发随意。

刘海风找了个靠墙的地方坐下,十几个兄弟也跟着坐下来。服务员来上来,各种酒让阿九目瞪口呆:vodka——伏特加,pisco——皮斯克,tequila——龙舌兰,vermouth——苦艾酒,Liqueur——利口,bordeaux——波尔多,sautemes——苏特恩……啤酒。一眼望去,这么多酒名阿九只听过也只喝过最后那个——啤酒。一脸冷汗,转头对服务员说:

“就给我来一杯啤酒吧!”

刘海风听到哈哈笑了起来。就这样,兄弟每个人来了一箱啤酒,喝不完不能走,喝醉了抬回去。就在大家玩的正起劲的时候,一个不该出现的人出现了。

土皮。对,就是土皮,阿九清楚的看见他走进酒吧并坐在离他们不远的前面。要不要告诉老大呢?阿九在想。阿九知道刘海风因为初雪的事和得知他投靠黑蛇会,还告诉黑蛇会关于白虎帮的内情,对土皮恨之入骨,恨不得扒他皮,喝他血。现在冤家路窄,要是土皮被刘海风看见了,肯定会发生什么血腥事件。阿九不想看到这些,毕竟曾经兄弟一场。

就在阿九万分纠结的时候,听见旁边的庄贤指着土皮对刘海风说:

“老大,那个不是土皮吗?”

庄贤,12级新生,和阿九一个班,现白虎帮三把手。性格豪爽,嫉恶如仇,重情重义。

刘海风一听‘土皮’这两个字,脸色马上阴沉下来,取下墨镜,眼睛里布满了杀气。十几个兄弟也迅速放下了手中啤酒,一个个怒目着不远处左拥右抱的土皮。此时的土皮哪知道自己大祸临头,还在纵情的快活潇洒。

“老大,今晚我去做了这个叛徒。”一向嫉恶如仇的庄贤一拍桌子指着土皮说。

身为白虎帮老大的刘海风自然有自己的想法,即使他对土皮恨的咬牙切齿,但现在土皮还不能死。土皮现在是黑蛇会的二把手,现在做了土皮必定会惹怒黑蛇会,以白虎帮现在的实力,还不能和黑蛇会硬碰硬。但不放土皮一点血又难解心头之恨。

“走。”只见刘海风站起身来,戴好墨镜,朝土皮那桌走去,十几个兄弟顺手抓起桌上的啤酒瓶跟在后面。

刘海风走到的土皮面前,十几个兄弟立马把土皮包围,每人手中拿着啤酒瓶,怒视着土皮。睡躺在沙发和陪酒女接吻的土皮对这一切毫无所知。

“土皮哥,土皮哥,别玩了,快起来。”土皮身边的小喽啰慌张的叫土皮。

“吵尼玛啊,没看到老子在干正事啊!”土皮一边转身一边骂道。当土皮转过身一堵黑墙挡在他面前,抬头一看,吓的从沙发上滑下来。

“土皮,好久不见!”刘海风嘴角左扬说道。

土皮慌乱从地上爬起来,想溜走,一头撞在了庄贤腿上,庄贤抡起酒瓶就要砸下去。

“慢着!”刘海风抬起左手示意庄贤把酒瓶放下。

刘海风走到土皮旁边蹲下,点燃一根烟,说:“你慌什么,我又不会杀了你。”说完朝土皮的脸上吐了一口烟。蹲在地上土皮的吓得瑟瑟发抖,裤裆湿了一片。

“我只是想拿我寄托在你那里的手指。”刘海风凑到土皮耳边轻轻地说。土皮一惊,想起被赶出黑虎帮时阿九对他说的话:

“本来老大在我耳边说,等你进来的时候留下你一根手指,可我实在下不了手……”

没等土皮想完,就见刘海风拿起摆在桌上的啤酒瓶,把瓶底在桌上一砸,接着左手捉过土皮的右手往桌上一按,再接着就听见一声惨叫……

刘海风要了土皮的右手小拇指。阿九第一次目睹如此血腥的场面,心头一震,吓得闭上了眼,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七彩的灯光还在肆意闪耀,震耳欲聋的音乐让人愈加亢奋,圆柱上跳钢管舞的妖女把屁股的幅度扭得更大,让台下一圈圈围观的雄性大滴口水。人们继续沉浸在释放原始的野性中……

第五章 五色酒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