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疑惑的少帝

  不论是皇帝近卫侍从霍长君还是副将明珠,皆为武艺集大成者的两人,今夜为助兴而临时加入切磋近身搏击功夫阵营的一场较量,毫无疑问会是今晚众望所归的重头戏。

原本围绕在分散篝火堆笑侃着为同伴呐喊叫好的士兵们,一听说军营的两大龙虎人物要摩拳擦掌地进行较量,不管是围观的、还是正在场上相互搏拼得大汗淋漓、气喘吁吁的,只在橘黄火焰明暗交汇的短暂一时,原本分散在各个角落的人流全都汇集在了光明最甚的那一处。

高高腾升起的火焰,在焰火两侧氤氲着的、两张笑得同样势在必得的粗犷的面庞,洋溢着满满的跃跃欲试。看着已然在火焰上方用眼神进行电光石火般激烈的视线交接的两人,围观的士兵们全都屏住了呼吸,神态紧张万分的看一眼这头穿黑色布裳、神情一派泰然的霍长君,再看一眼另一头褪去了上衣露出结实胸肌、豪迈仰天笑得洒脱的明珠——

如此威风凛凛、气势相当分毫不让的两人,谁胜谁败,他们这群虾兵蟹将心里还真没落个底。但只要想到自己马上就能看到两人虎虎生威如何撂倒强大对手的场面,一干士兵的情绪便前所未有地高涨起来,紧张里夹杂着期待,期待里又有着担忧。但,不管怎样,今晚两位大人精彩绝伦的武道飨食,定能让他们尽兴如梦!

﹡﹡﹡﹡﹡﹡﹡﹡﹡﹡﹡﹡﹡﹡﹡﹡﹡﹡﹡﹡﹡﹡﹡﹡﹡﹡﹡﹡﹡﹡﹡﹡﹡﹡﹡﹡﹡﹡﹡﹡﹡﹡﹡﹡﹡﹡﹡﹡﹡﹡﹡﹡﹡

一向对围观举动意兴阑珊的凤莲沙,看着离开了她身边的小麻雀兴奋地仗着身材娇小像条沙丁鱼般、游刃有余地穿过重重人流到达篝火最近处,一双冷然清澈的水眸里不觉染上了释怀的笑意——

原本担心小麻雀这样往人流横冲直撞保不准会受伤,随时准备为他清扫‘障碍’的她还来不及‘大显身手’,那个鬼灵精似的孩子却凭着经验安全无虞地到达了他想要到达的地方。

凤莲沙自认自己不是个好事的主,只是孑然一身在这时空的她跟那个半大不小的孩子这几日相处下来,她总觉得那孩子身上有太多她没有、或者有却早已失去太久的东西,一心怆然死寂的她就像溺水的人,本能就想守住那些对她来说像梦般虚幻的存在。很显然,这种心情本不是身为杀手的她该有的,但她就是拥有了。身不由己,无法抗拒。既然躲不掉、也不想躲掉,那就让她任性一次,为自己在这里的存在找一个不算是理由的理由!

随便找了堆燃烧着的篝火席地坐下,拣起身侧一根木柴有一下没一下地拨掇着被风吹散开了的火星,思考着连日来的种种,凤莲沙望一眼远处无限蔓延着的黑暗,总觉得这段时间挣扎了太多次的她就像陷入了一个巨大黑色漩涡,明知深陷是自己不该触及的禁忌,却还是无能为力地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走向万劫不复的境地!

原以为自己可以逃开那让人心如刀绞的午夜梦魇,却不知逃离那燃烧着业火的地狱的自己竟又陷入了另一场让她无所适从、找不到突破点的噩梦里!

“——漠漠,你说,我该不该来找你……”想起断崖上那一张张狂在风里的美丽却癫狂的面庞,那本就伤痕无数的心再一次被自己一直相信着的挚友刻上了一道新的刀痕,“就算是恨,漠漠——你不觉得你欠我一个解释吗?”

凤莲沙沉浸在连番的打击里低低地喃喃自语,映在火光里的柔美面庞带上了少有的凄迷和哀伤,那一番弥漫着无上绝望和感伤的小脸看在沉着一张俊脸在她身侧不远处瞪视着她的东宇琰臻眼里,却是无谓的矫情和惺惺作态!

他,不信那个叫‘秦蝶洛’的女人!

只要想起她那让人作呕的娇弱和自以为是,纵她拥有再多的才气,像她那样不知轻重的女人自己后宫多了去!

冷如刀子的厉眼看着视线里她孤寂地拨掇着火堆的动作,峻逸的眉深深地皱起。

虽然这几日他并没有待见她,因着之前那一夜和刚刚的观察,这女人似乎和以前,有了很大的不同,不管是容貌还是性情——

虽然不想承认,现在的她似乎比以前更美了。现在的她少了以前无趣的死板,多了一分灵逸之气。从前的她对任何人都是切切诺诺,而现在的她在那一夜,明明虚弱得像随时都会死去,而她居然还敢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他的威严,难道——

她真的是失忆?!

第十九章 疑惑的少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