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前奏

  帐外数里处的兵戈杀伐仍未止息,激烈的冷兵器相互交接合成的美妙旋律,开启了人类野蛮史上最华丽唯美的乐章。

而身体机能尚未恢复正常运作的凤莲沙之所以能够听到数千米以外的动静,一是来是缘于她的职业——欧亚第一大杀手集团凤漪门的皇牌级杀手‘铁血少主’兼副帅,凭借其进行夜战无往不利的丰富经验锻炼出来的那一对‘顺风耳’,却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再来就是沙场之上铁马金戈的热血杀伐状况着实太过惨烈,响彻一方天地的狂戾嘶吼和错踏马蹄,在凤莲沙听力奇佳的前提下自然是无所遁形。

忍着全身的巨痛,凤莲沙勉强支起身子,远处不时传来的刀枪戈戟碰撞声入耳,忍不住轻摇下脑袋,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哑然失笑声溢出她像鸭子般难听的喉咙——

激烈的枪战她见过不少,冷兵器的短暂交接见多识广的她也不是没有见过,但这么大规模使用冷兵器的战争,即使博识广闻若她凤莲沙,使用冷兵器进行全面厮杀的阵仗她还真没见识过。

这一刻,饶是她凤莲沙因为头脑发热思绪变得迟钝,但想象力极为贫乏的她也不会认为自己置身在拍古装武打戏的现场。睡梦里的垂死挣扎、被火灼烧的疼痛,那无能为力的虚脱和惊恐,直到现在,还深深镌刻在她的身体里,心有余悸。那么本该死去的她会在这,目前最为可能也最合理的一种解释便是——

她,凤漪门的‘铁血少主’凤莲沙,经历了时下市场上最热门狗血的穿越!!

至于是魂穿还是人穿——

失了血色的葱手轻轻拨开左肩染血的雪裳,一朵仿若沁着血的红莲在她凝脂雪肤上恣意地绽放着!

惶惶然地松开手,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原来之前经历的所有并不只是梦那么简单。很显然,这具身体的主人还是原来的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研究前因后果,至少目前的她不用担心自己的灵魂进入异体,然后引起未知的不良反应。

放任酸疼的身子慵懒靠在榻前,隐隐觉着背后不舒服,费力地扯过里榻衾被外加一个枕头垫后,然后再次阖上眼皮的凤莲沙,试着去理清这么久以来围绕在自己身边所发生的一切,还有思量接下来的她在这完全陌生的世界,所要面对的,到底是什么……

﹡﹡﹡﹡﹡﹡﹡﹡﹡﹡﹡﹡﹡﹡﹡﹡﹡﹡﹡﹡﹡﹡﹡﹡﹡﹡﹡﹡﹡﹡﹡﹡﹡﹡﹡﹡﹡﹡﹡﹡﹡﹡﹡﹡﹡﹡﹡﹡﹡﹡﹡﹡﹡

滚谈得厉害的脑袋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日暮已然西斜。

金色的余晖透过穹帐顶的天窗,在铺着红色羊毛毯的地上撒下暖暖的金线。

算算时间,那个人应该要回来了吧?!

帐外狼烟翻滚的杀伐声,在凤莲沙阖眼静默的那段不长不短的时间里已然止戈。而她,居然当真像尊石雕,傻傻地在床褥坐了数个小时,没有瞌睡,什么也没有想、什么也没有考量——

就只是静静地坐着,也在静静地等待着……

现在的她很清楚,若想要在这完全陌生的野蛮世界完好无损地生存下去,逞一时的匹夫之勇除了会枉送性命并不能带给她任何好处!她,虽不惧怕死亡,却也不想死得不明不白!困扰着她的事还有很多,在谜题没有解开之前,她的骄傲、尊严,容不得她死得太卑微!

那时思绪陷在一团迷雾里的凤莲沙,并不知晓那个打了漂亮胜仗的俊逸男子,正带着满腔的阴鹜和怨恨向着她这方大步走来!

还在想要怎么面对接下来命运的她,却不知在这时代,属于她日后那些悲凉或绝望的命运,早在地狱红莲绽放血池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

第十章 前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