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盈袖暗香思惆怅

  凉风徐徐,碧空如洗。一望无垠的绵延丘峦,潺潺流向远处的鳞波小江。开满野雏菊的小山岗,抱膝坐在枯草堆上的凤莲沙,偶尔仰首看一眼空中渐行渐远的雁字,时而低头瞥一眼山脚下不远处营地冉冉升起的袅袅炊烟,一种前所未有的古怪感觉教她忍不住‘嚯’地起了身,吓得一直在她身后好奇着她在看些什么的‘小麻雀’一跳——

“怎、怎么了?”杨梓肃紧张地问,一双水灵大眼‘骨碌碌’地转着,不安地看了眼空旷的四周,没发现伏兵的影迹,紧绷的瘦弱身子才放松下来。

而他这下意识的动作,却让转身想问他一些事情的凤莲沙哭笑不得。好歹这离营帐那么近对不?在如此连一只乌鹊都难藏身的空旷地带,哪有那么多的空间来容纳伏兵藏身?就算有光天化日就敢对他们动手的伏兵好了,不是还有她这个皇牌级杀手活生生地站在这么?不过,这里没有人知道她身怀绝技就是了!

“小麻雀,跟我说说秦蝶洛的事情。”凤莲沙自发地选择对杨梓肃那副白目的样子视而不见,想知道困扰住她的答案的她,很自然抬步向杨梓肃靠近,但那不敢直视她秋水剪瞳大眼的杨梓肃却像受惊的小白兔,见鬼似的向后倒退几大步。

见他执意与自己保持一定距离,凤莲沙不知是第几次叹气扼腕了,古代的人讲究‘那女授受不亲’,没兴趣‘离经叛道’的凤莲沙很识趣地止住脚步,再倒退,那小麻雀恐怕要栽大跟头了!

“姑娘不就是秦蝶洛小姐吗?”杨梓肃见她没有在朝他逼近,松了口气的同时心中却又隐隐生出淡淡的失落。

“你就当我失忆好了。”跟他说自己不是‘秦蝶洛’他铁定不信,因为那个无良的少帝咬定她是秦蝶洛,那么在所有人眼里,她凤莲沙,就是秦蝶洛!

“姑娘的事我知道的也很少,我还在家乡茶寮里打杂的时候,也只是听到过京城的士子们提起,秦蝶洛小姐是我们龙玥皇朝的第一才女,她不仅才华横世,据说还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说完,杨梓肃偷偷地瞄了一眼若有所思的凤莲沙那一张美如芙蕖的脸,耳根染红的他迅速埋下心虚的脑袋,十指不安地在身前绞动着。

“那么,关于‘我’逃婚的事情——”凤莲沙清然的目光灼灼盯着头要快要埋到地上去的少年。

“坊间传言秦蝶洛小姐爱慕皇上的爱将‘青龙将军’。”他知道的也只有这些,他素来不是碎嘴的人,但因着自己心里对眼前这位‘秦蝶洛’小姐有着莫名的崇拜,只要她开口,单纯如白开水的杨梓肃便一股脑恨不能把所有都告诉给她。不过可惜他知道的真的很少!这让他不由地沮丧起来!

“小麻雀,今晚的庆功宴所有人都会出席吗?”所有人,包括那夜过后五日不曾在她面前现身的少帝!

“是的,虽然上次一役我军大获全胜,但因为重伤的士兵也不少,一直挂心将士安危的皇上便下令庆功宴延迟。但,我听霍大人说,再过几日,大军就要拔营继续北行,所以今晚,皇上想好好犒劳下将士。”杨梓肃忽地想起朝早霍长君嘱咐他盯紧‘秦蝶洛’的话,疑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凤莲沙临风而立的纤瑕背影,不懂何谓‘政治需求’的他实在不懂为什么大人们要他盯紧这个冷然却不冷漠的姑娘。

﹡﹡﹡﹡﹡﹡﹡﹡﹡﹡﹡﹡﹡﹡﹡﹡﹡﹡﹡﹡﹡﹡﹡﹡﹡﹡﹡﹡﹡﹡﹡﹡﹡﹡﹡﹡﹡﹡﹡﹡﹡﹡﹡﹡﹡﹡﹡﹡﹡﹡﹡﹡﹡

“——好香……”凤莲沙停住往营地回走的脚步,风里传来的阵阵清菊芳香教她忍不住回首,清然的目光再一次投放到那些在风里摇曳出绰约身姿的雏菊身上。想起记忆里那一池同样摇曳风里熠熠生辉的红莲,迷离的目光有漓漓水珠在滚动。

“在我的家乡,野菊花被看做幸福的意象。每年的野菊花开,每家每户都会上明启山去祭拜野菊花神。”杨梓肃想起家乡那花开成海的景致,一抹无邪的笑带出了他清秀脸庞上明媚的酒窝,“传说我们家乡还有一种叫‘瑾乌’的菊花,据说此花通体晶莹,只在夜里绽放。‘瑾乌’花开时刻会发出夜明珠璀璨的光芒!不过那都是传说。”

“小麻雀,你想家了?”很肯定的语气。

“嗯。”杨梓肃透过身前的野菊花仿佛看到了儿时随兄长一起在花间嬉戏的画面,一抹哀伤的痴迷出现在他稚嫩的脸上。

“想回家的话就回去吧!”而她,却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我,回不去了。战争开打的时候,那个美丽的村庄一夜便沦为了焦灼的废墟。”淡淡的惆怅,深深的哀伤。

“我也回不去了呢……”不一样的经历,同样的感伤。

各自沉浸在久远记忆的两人并肩站在瑟凉的秋风里,静静地看着那在风里荡起一波波涟漪的野菊,浅浅呼吸着那沁人心脾的淡淡花香。

两人身后不远处,一黑一白两道身影探究的目光若有所思地盯着凤莲沙的背影,相互对视的两人眼里默契地浮现出同样的困惑……

第十七章 盈袖暗香思惆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