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晔华峰上

  白雾缭绕,烟岚浩渺。

高耸入云际的晔华峰上,一袭衣袂如雪的男子临风而立。

修长的身姿,玄黑的佩剑,但见遗世在朝岚里的男子,那一张堪比梨花俊雅绰约的面庞在深秋的晓晨里,弥漫着隐隐薄霜。

在御驾亲征的这段时日里,习惯了征途早起登高远望的东宇琰臻,灰蒙的天际刚露出鱼白,一身雪白锦袍裹身的他就带着随身侍卫霍长君,一同登上了传说中龙玥皇朝境内的第三高峰——晔华峰。

如簇翠峰,千里澄江似练,叹一句江山如此妖娆多娇,却凭谁问:跌宕风云变换,若为人故,沉浮谁主?!

﹡﹡﹡﹡﹡﹡﹡﹡﹡﹡﹡﹡﹡﹡﹡﹡﹡﹡﹡﹡﹡﹡﹡﹡﹡﹡﹡﹡﹡﹡﹡﹡﹡﹡﹡﹡﹡﹡﹡﹡﹡﹡﹡﹡﹡﹡﹡﹡﹡﹡﹡﹡﹡

“——霍,你说这世上可还有如斯美景,比朕脚下的山水如画更令人心驰神往、心旌荡漾?”东宇琰臻问得云淡风轻,俊美非常的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那若春水映梨花的优雅笑纹融化了他脸上一贯的寒铁玄冰,此时的他,多了几分平易近人,少了几分暴戾冷酷。

“主子说的是!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能胜过此时主子眼里看到的所有风景!”霍长君恭谨地回答着,一双有神的浓眉大眼此刻承载着的,只有那打从心眼里对东宇琰臻的折服。

不管多少次,只要像这样站在他身后,静静仰望着眼前白衣如仙的主子、那浑然天成的王者气势,不管曾为人鱼肉的他在乱世里生出过怎生的失望、绝望,他相信眼前这个志在一统天下、将他从地狱里救赎的男子总有一天,会开创一个属于他们的太平盛世!

“世人皆道‘高处不胜寒’,但从未到达过高处的人,又怎能知晓高处风景的迤逦妖娆,只消一眼便是彻底地沦陷?!”东宇琰臻望着脚下笼罩在迷雾里若隐若现的山山水水,似感慨又似讽刺地说着,却见那握紧玄黑佩剑的手不可抑制地在颤抖,流溢着无上自信的墨眸里刮起一阵势在必得的飓风。

“——主子说的是!”霍长君铿锵有力的声音回答得干净利落,可见他对东宇琰臻的臣服早已刻进了骨子里。事实上也是如此,少帝东宇琰臻的智慧、谋略、胆识还有那与生俱来的霸气让他心生敬仰,但当他在他最落魄时刻搀扶起他伤痕累累的身子,笑意盈盈告诉他‘若能为刀俎,何须做鱼肉?’时,心悸那一刻,他已决定誓死追随东宇琰臻左右,助他成就千秋霸业!

﹡﹡﹡﹡﹡﹡﹡﹡﹡﹡﹡﹡﹡﹡﹡﹡﹡﹡﹡﹡﹡﹡﹡﹡﹡﹡﹡﹡﹡﹡﹡﹡﹡﹡﹡﹡﹡﹡﹡﹡﹡﹡﹡﹡﹡﹡﹡﹡﹡﹡﹡﹡﹡

“——对那女人出现在这边塞一事,霍,你怎么看?”想起那个装模作样的女人,东宇琰臻一向内敛的情绪就控制就住满心的厌恶。

若不是顾及与少璎的情谊,还有自己对挂心的她许下不为难她的承诺,他早就放任一身血污的她被野狼拆吞入腹,或者在发现自己无意救下的人是她时的那一刻,立马一掌劈了她!管她有没有利用价值,他相信自己就算不用她来牵制那只老狐狸秦云沧,他照样能扳倒他!

“属下听说秦姑娘少时曾与锦渊侯上官枬珏交往过甚,这一次‘逃婚’事件会不会——”霍长君迟疑地看向东宇琰臻,发现他脸色依旧如常才轻轻舒缓了一口气。

“你也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不是疑问,而是肯定的语气。

“可那些毕竟也只是小道传言,究竟有几分真实性,属下也……”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那女人坏了朕一手布的局。她想袒护她爹保住她秦家的百年基业,朕偏要釜底抽薪,搅得她秦家鸡犬不宁、百年基业毁于一旦!”阴狠眸光乍现,嗜血的杀意伴着晔华峰上肃杀的秋风,诡异的凉意袭来霍长君健硕如熊的七尺昂身竟生生打了个寒颤。

“逃婚?失忆?”东宇琰臻不屑地‘哧’了声,“秦蝶洛,被世人誉为‘龙玥皇朝第一才女’的你,朕倒要看看你能玩出什么把戏!游戏刚刚开始,来日方长,但愿你不会教朕失望,否则……”

橘红旭日冲破云霭雾岚,明亮却无一丝暖意的光芒照在晔华峰上,本就冷寒稀薄的空气似乎更加令霍长君难以呼吸了……

而此时的‘秦蝶洛’,因为伤寒加上日前东宇琰臻刻意的折磨,身子虚弱得像随时会死去的她在床榻昏迷了三天三夜,直到现在,依旧没有醒过来……

第十五章 晔华峰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