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篝火丛丛笑意浓

  是夜,营帐外传来阵阵叫好的呐喊声。心情畅快时才会有的阵阵欢声笑语,一波连着一波传入一直拢腿斜倚在榻上休憩的凤莲沙的耳际。听着那些气冲干云的豪迈大笑,凤莲沙沉寂的心不由地滋生出好奇的情绪:

——究竟是什么,能让帐外那些背井离乡、奔赴沙场的铮铮男儿露出这般雄浑满足的笑意?!

在难得的好奇心驱使下,凤莲沙蓦地敛衣起身下榻,闲适地踱着轻履的步伐走到帐帘旁,撩开厚重的毡帘露出一条不算大的缝隙——

视线外,分散开来的白色毡帐前燃烧起簇簇橘黄色的篝火,彪悍健硕的兵士围着丛丛‘噼啪’作响的篝火恣意笑着。

饮酒的饮酒,划拳的划拳。当第一对虎背熊腰的大汉勾肩赤身在篝火中心玩起摔跤时,其他席地而坐的将士纷纷起身效仿,捋袖的捋袖,卸甲的卸甲,脱衣的脱衣。不多时,凡是暖黄火焰升起之处,皆有一大群着红色盔甲的军士围着中心玩得大汗淋漓的同伴放出最热情的呐喊助威,那一刻,暗黑的天地间仿若只余下这些铁血男儿恣意疏狂的酣笑,和那联系着彼此的畅意较量的餍足声。

曾几何时,年少的她也和挚交的同伴在校场相互拼斗较量着。有时是近身搏击,那几个把她疼进心尖的男子不舍伤她,每次在胜利得望时刻却因松懈反被她旋身压制,然后一个个在她不算粉嫩的铁拳下,一张张俊俏的脸蛋生生被她揍得鼻青脸肿。

有时拼的是射击,水平都属顶尖水平、一时难以较出高下的四人每次在胜负难分时,就会采用猜拳的方式决出胜利者,然后输的人被迫做其他三人一月的奴隶。那时的她,从没有输过。原以为是自己的运气好,后来方知,是那样纵容她的他们不忍教她输而故意放了水——

心,又疼起来了呢……

慢慢松手阖上帐帘,隔绝了视线与外边的交错。

凤莲沙失魂落魄地坐回矮榻,那一颗被伤得鲜血淋漓的心在这一刻显得格外孤寂。她以为自己足够坚强,连死都不怕的她又怎会害怕属于一个人时的的寂寥和空茫?!可事实上,就算冷情冷心如她凤莲沙,在这只有自己一个的陌生世界里,终究还是无法那么洒脱。

低低叹了口气,凤莲沙起身走到檀木桌前坐下,怔忡的眸光盯着眼前忽明忽暗的点点烛火,那颗黯淡的心似乎也随着这一方晦明忽明忽暗。

﹡﹡﹡﹡﹡﹡﹡﹡﹡﹡﹡﹡﹡﹡﹡﹡﹡﹡﹡﹡﹡﹡﹡﹡﹡﹡﹡﹡﹡﹡﹡﹡﹡﹡﹡﹡﹡﹡﹡﹡﹡﹡﹡﹡﹡﹡﹡﹡﹡﹡﹡﹡﹡

“——姑娘,你不出去吗?外边好热闹!”杨梓肃兴高采烈地掀帘冲了进来,清秀小脸上的那抹兴奋在见到坐在桌前发呆的凤莲沙时很识趣地敛了去,换上了一抹担忧,“姑娘,你……不舒服吗?”

听到耳边熟悉的小麻雀的声音,凤莲沙疑惑地转身,张大的水眸里根本就没有聚焦,茫然的目光透过杨梓肃纤瘦的肩膀不知飘去了哪里。

“姑娘——姑娘——”察觉到眼前人儿的魂不守舍,杨梓肃不想看她这样的表情,眼里空无一物的她会让他浑身不对劲。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从第一天她噼里啪啦吼了他一大堆开始,他发现自己在做着手里事情的时候,不经意总会去注意她在做些什么、想些什么。

十四岁的杨梓肃不懂那种牵肠挂肚的感情是什么,若干年后当他长成翩翩美公子与她再逢,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奋不顾身为她挡下致命一剑的时候,那时的他忽然明了,那种会因她喜而喜、会因她忧而忧的感情叫做——爱情!!

“——姑娘,我们一起出去看霍侍卫与明将军摔跤好不好?!”杨梓肃鼓起勇气,加大了说话的声量。果然,听到小麻雀比平时高出很多分贝的声音,一直在神游太虚的凤莲沙终于回过神,困惑地仰脸看着眼前笑得一脸无辜的杨梓肃。

“霍侍卫与明将军的对战即将开始,你要不要去看看?”杨梓肃楚楚可怜的祈求目光泪眼婆娑地映进凤莲沙眼里,嘴抽的那一刻,凤莲沙终于知道,眼前这孩子对人群有着极致的渴望。

思踌再三,不忍扫眼前这个数日来真心为她好的少年的兴,最终还是肯定地点点头。那一刻,杨梓肃脸上绽放的笑意眩花了她的眼,那种像得到了全世界的满足笑意深深感染了她,不由地,一抹如春风般和煦爬上她好看的唇角。因着她这数日来绽放的第一个真心的笑,杨梓肃忽觉心跳加快,张开的嘴里足以塞下一个鸡蛋。

“走吧——”凤莲沙绕过他尚处在一片空白的身子,率先撩帘走了出去,映入眼帘的是不陌生的簇簇篝火,还有——

那隐在人群背后暗处冷眼看着她的如雪身影。

不悦地皱皱眉,凤莲沙加大了走向篝火的步伐。身后,杨梓肃小脸红扑扑地追上她,亦步亦趋跟在她身后。

而那始终站在暗处注视她一举一动的白裳谪仙男子,在见到她身后兴奋着跟她走得很近的浅灰色身影,一抹连他自己也不甚清楚的阴鸷爬上俊逸柳眉梢……

第十八章 篝火丛丛笑意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