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麻雀少年杨梓肃

  凤莲沙再一次张开眼,入目的依旧是朦朦胧胧的穹顶金帐,侧目的依旧是一张檀木桌、一盅茶盏、一玄色瓷杯、一硕大纹有金龙纹样的青弓——

不陌生的环境,不陌生的心情。

凤莲沙自嘲地勾起一抹苦笑,三次入梦,三番清醒。梦与现实的反复交替变更,而今,她还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是在梦里,什么时候是在现实,什么时候醒着,什么时候睡着。

像是为了证明什么似的,身体稍稍好转的她并没有起身的打算,一会儿阖眼,一会儿张开,然后再阖,接着又张……

忙活了大半天,直到眼睑被她眨巴得泛起阵阵酸涩,再次张眼怔忡着看穹顶的她依旧不确定自己是醒着还是睡着。然后,当直那一声似惊喜又似惊讶的‘呀——!秦小姐你醒了啊?’传来,她才确定这一次她是真的醒了。

﹡﹡﹡﹡﹡﹡﹡﹡﹡﹡﹡﹡﹡﹡﹡﹡﹡﹡﹡﹡﹡﹡﹡﹡﹡﹡﹡﹡﹡﹡﹡﹡﹡﹡﹡﹡﹡﹡﹡﹡﹡﹡﹡﹡﹡﹡﹡﹡﹡﹡﹡﹡﹡

“——秦小姐,你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我再叫医官来请下脉?你昏睡了好几宿,肚子饿了没?要不要吃东西?要不要见皇上,要……”

“停……”凤莲沙虚弱地制止了身侧突来的噪杂,那时的她只觉得眼前有千万只乌鸦在自己耳边叫嚣得厉害,本来就不是很清醒的脑袋给身侧床沿的‘小麻雀’一闹,就更加翻腾得厉害。拉紧身上薄被,有些无奈地面朝里边毡壁翻了个身。

似是察觉到了床上女子无声的不耐,杨梓肃委屈地咂咂嘴,很干脆地消了音,随手拉过一张木椅静静坐在榻前,好奇地打量着翻身背对着他的娇小背影。

听闻耳际噤了声,凤莲沙以为刚刚的‘小麻雀’肯定因为受她无妄之气而选择了离开,复又转身准备坐起的她在对上眼前那张直直盯着她打量的清秀小脸,一向与人生疏的她下意识皱起好看的素眉——

而她这身体本能的动作看在‘做贼心虚’的杨梓肃‘小麻雀’眼里,却成为了她厌恶他的信号!

半撑起身子倚靠在床头的凤莲沙正疑惑着那个长相算得上漂亮的‘小麻雀’为啥露出一幅想哭的表情时,一个干净利落的‘扑通’声响起,却是杨梓肃跪倒在地向她讨饶的动作——

“对不起、对不起……秦小姐,我不是有意冒犯小姐的!因为小姐很好看,我一时……不、不对,我……我是……”带着哭腔的孩子慌不择言地解释着,却在发现因为越解释越乱如麻的他,最后竟朝着榻上一脸错愕的凤莲沙边哭边叩头——

凤莲沙觉得自己嘴角少有的抽了抽,眼前这上演的,到底又是哪一出?!

“你是谁?”凤莲沙费力地坐起。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谁让你来的?”凤莲沙掀开被子,突然发现身上带血的衣裳已换上了干净的白色裘衣,怀疑的目光自然飘到毡壁上的青弓上。

“对不起、对不起,小的该死,不该冒犯小姐,不该……”

“停下——”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叫你停下——”

“小的该死、小的有罪……”刺耳的额头磕地声让凤莲沙心里升起莫名的愤怒,终于,在杨梓肃再一次‘小的有罪——’渗出血丝的额往地面膜拜上去时,忍无可忍的凤莲沙拼了力像拎一只小鸡似的揪住杨梓肃朴素是衣领,一句暌违已久的粗话出口吓瘫了地上仰望着她的少年——

“——去你妈的,哪来的那么多‘对不起——,不就是多看了一眼女人,犯得着卑躬屈膝地跪地作揖讨饶吗?小麻雀,做人骨子要硬,不要轻易就被人弄弯了挺直的腰板!头可断、血可流,尊严不能丢!”凤莲沙张口霹雳巴拉的一大串震得地上的孩子目瞪口呆,那时呆若木鸡的杨梓肃忍不住在想:

——她,真的是传闻中温柔娴淑、知书达理,号称‘龙玥皇朝第一才女’、秦左相掌上明珠的秦家大小姐秦蝶洛吗?为啥他觉着眼前这个美得像仙女的姑娘更贴近那个、呃、‘母夜叉’呢?

如果那时的凤莲沙知道她‘铁血少主’的英名被一个尚未成年的小鬼冠上了‘母夜叉’的称谓,不知原本想安慰那只‘小麻雀’杨梓肃的她会作何感想?

第十六章 麻雀少年杨梓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