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活着的理由

  凤漪门——

一个横跨欧亚大陆的国际第一杀手集团,传说,凤漪门庞大的势力不仅在暗黑世界有居于龙首的绝对领导地位,更在政治、商业乃至军事等领域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凤漪门门下有九个相互监督的组织机构,他们皆以颜色为组织代号,分属为红门、橘门、黄门、绿门、青门、蓝门、紫门、墨门以及雪门。他们组织的运作中心分列欧亚大陆九个不同的国家,各司其职,却又互相牵制。九门之下设有分堂,分堂之下立分舵。这样零零总总大大小小的机构统计起来,竟有数千个之多。而这个庞大机构的总统帅便是凤家第三代的凤英九,道上人称‘九爷’的刚过不惑之年的俊伟男子!

据说凤漪门下职业杀手三千,其执行任务的失手率为零。上至国家政客首脑,下至贩夫商贾名流,只要是凤漪门盯梢上的猎物,绝对不会有生还的可能!凤漪门数年里在江湖上建立起的绝对威信,曾一度成为黑白两道‘噩梦’的代名词!只要提及起第一杀手组织的凤漪门,无人不谈虎色变、冷汗涔涔!

凤漪门下还有最顶尖的四位皇牌级杀手,他们不仅在格斗、射击、跟踪等领域无人能出其左右,更是机械、爆破、易容、催眠、解码领域的集大成者,他们分别是封羽离、席夙天、苍佑泉以及总帅继承人‘铁血少主’凤莲沙。四人直属总帅凤英九之下,拥有统帅九门的绝对权力!

传说四年前,凤漪门四位皇牌杀手中的封羽离、席夙天两位高干在欧洲S岭一役中不幸身亡,那一夜,目睹了两人死亡的‘铁血少主’凤莲沙像入了魔般,手中的长软剑疯狂地把鲜红视线所及一切通通化为死物。数不尽的鬼哭狼嚎,一声比一声凄厉的惨叫,漫天舞动的残肢断臂,流聚成海的鲜红血液——

一切最恶毒的诅咒,一切生不如死的哀求,都阻止不了凤莲沙手中灭世修罗剑的残酷制裁。

杀红了的眼,入了魔的魂,无意间见到那野岭瞬间化作血色修罗狱的游人,从此患上了失心疯,明亮的眼瞳只剩下无望的浑浊。

世人皆道‘铁血少主’凤莲沙冷血绝情,杀人手段残酷、阴狠,活脱脱是为复仇而来的地狱赤眼修罗。

可是,当那个面对眼前肮脏不堪一切、血泪染红的眼再流不出一滴泪的少女,在天地失了颜色的那一刻,她已死去灵魂背后的悲恸,又有几人知晓?!

﹡﹡﹡﹡﹡﹡﹡﹡﹡﹡﹡﹡﹡﹡﹡﹡﹡﹡﹡﹡﹡﹡﹡﹡﹡﹡﹡﹡﹡﹡﹡﹡﹡﹡﹡﹡﹡﹡﹡﹡﹡﹡﹡﹡﹡﹡﹡﹡﹡﹡﹡﹡﹡

“——莲沙,你要活得好好的,”以纯白为底色的卧室内,析漠紧握着雪绒床榻上凤莲沙失了血色的手,水眸紧锁住凤莲沙阖着双眼的雪颜,沙哑的声音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复杂,不厌其烦地在沉睡了数月之久的凤莲沙耳际一遍遍道:“我们都在等你,你的父亲大人、你的凤漪门部众、你的搭档佑泉还有我析漠,一直都在你身边——

醒过来,好吗?再这样沉睡下去,你,会死的,真的,会死的!”

自从三个月前,一直以来支撑凤莲沙活下去的、对尹红衣与凤耀人的仇恨,随着那两人的死去,凤莲沙的精神就像绽放在温室里的花,失了赖以生存的养分便迅速地枯蔫,再无一丝鲜活的意念。

痛了太久、被午夜暗红梦魇折磨了太久,纵冷情、强大若凤莲沙,终于还是放逐了自己,任己陷入吞噬所有情感的浩渺黑暗,不愿再清醒着在每一个难眠之夜压抑泪水、去面对没有所爱之人存在的未来。

“莲沙,活下去。”析漠淡淡微笑着说,婀娜娇小的身子挪向更靠近凤莲沙的床沿,看一眼死党没有丝毫清醒迹象的扇贝羽睫,倾身俯下身子,左手轻撑床阑以减轻加诸在凤莲沙身上的重量,右手抚上那张苍白却依旧美得让人心神荡漾的脸颊轻轻摩挲着,温柔却坚决的声音贴着凤莲沙的耳畔浅浅呢喃:“活着,不是为了自己的轻松快乐,而是为了赎罪!

你欠羽离和夙天的,只有活着,才有相抵的可能。你的命是他们用自己的鲜血守护、交换的,你当真狠得下心,就这样醉生梦死间、将他们所有的努力和信任付之一炬?!还有……”

——还有,只有你莲姬还活着,我所有的不甘、怨恨才能找到宣泄的堤口!

析漠愤恨地想着,她柔若无骨的右手不知几时已扣住凤莲沙纤细优美的脖颈,尖长的甲一点点沿着透明血管上下比划着,深沉美眸一抹阴狠转瞬即逝,面上,依旧柔情、怜惜如初。

而灵魂始终游走在混沌边缘的凤莲沙,却丝毫未觉自己的生命已经受到了来自闺中好友的威胁,塞听的耳畔只一遍遍在回荡,从遥远天际传来的析漠的话语——

活着,只是为了赎罪……

第四章 活着的理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