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苦习

  瀑布旁边空阔的地上,一个英俊的少年,站立在那里,手里拿着一支魔法权杖,脸带微笑的攻击着河流里漂浮的树木,每次释放的魔法术都能准确地攻击中在河流里漂浮的木条。一会儿利用低级魔法术,一会使用初级魔法术,不停的转换着,但无论用哪种法术都能毁掉目标。在三个月的修炼里,易寒已经完全适应了法士五级的魔法力,在这三个月中,他不断的强化训练自己,包括身体他也利用以前的方式锻炼自己,现在的他个子已经比三月前高了一大截,而且更加的健壮,在烈日的照耀下,棕色的皮肤发出亮光,加上英俊的五官,更显示他的英俊潇洒。因为在这几个月中易寒嫌皮肤太白,有些像女孩,所以他天天除了冥想外就在猛烈的太阳底下锻炼身体。

当然,在这三个月里,他也负伤了很多次,付出及收获是相对应的,由付出当然会由回报,现在的易寒早已经不在是三个月前的菜鸟了,就算是面对魔法士顶峰他也有一战的能力了,他已经是慢慢的成长起来了。

易寒修炼完了魔法术,就到他为自己训练所有需的梅花庄里跳来跳去,而且周围不时会飞来一些木棒,如果一不留意就会被木棒给袭倒,易寒这样做一可以训练自己的灵活度,二可以练自己的反应能力。以前在军校时他不少吃这样的苦,想不到,来到这世界还是要吃这样的苦,但没办法,他只要变强才能改变一些东西,也许只有变强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

梅花庄上,易寒在上面灵活的闪避着飞来飞去的木棒,当他躲闪到第十根时,一不小心被飞来的木棒给袭倒。

易寒倒在地上脸上没有露出一丝的痛痛,又一次爬了起来对自己喝道“我就不信躲不过第十根,再来”。

深吐了一口气,易寒又爬上了梅花庄,身体微微的左右斜侧,将飞奔过来的两根木棒给闪避过去。刚刚闪避过了两根还没有来得急呼吸,前端又飞来了一根,易寒立刻蹲了下去,刚蹲下,后面又飞来了一根,看到后面飞来的木棒,易寒脸色一变,脚跟在木桩上猛然一踏,身形迅速跳到了另外一处的木桩之上,刚跳到另一处还没有站紧,又飞来了一根,直接撞向胸前,顿时易寒身一侧,刚好闪了过去。

经过三个月的反应训练,易寒的躲避速度,远非三个月之前可比,十根飞来的木棒循环的攻击,虽然多次被砸伤,但易寒还是坚持训练,在后来的一个月中几乎能砸中他的只有最后一根了。

当站在梅花庄上的易寒躲过第九根时,他的脸色凝重了起来,因为他每次都是躲不过这一根,而且每次都被他逼到跌下梅花庄。

易寒刚躲过了第八根,第九根就迎面而来,立刻翻身二百七十度,第九根刚好擦身而过,第十根紧跟而来,直接撞向易寒的腰部,易寒现在可以说是回身无力,在第十根快撞到身体时,易寒直接倒下,在快要跌到地时,两手各抓一根木桩,双脚各踩一根,刚好定在了快离地十厘米左右,这次可以说终于躲过了第十根的撞击。

“哎,如果能飞那都好啊,那样就不用这么辛苦的闪来闪去啦,只要飞躲开就是啦”易寒自言自语的道。

易寒的话刚下就传来了巴巴拉的声音道“老板,别人心不足啦,有些东西需要一步步才能完成的,而且我觉得你搭了这个梅花桩用来训练反应很有意思啊”。

“那当然,你以为你老板我是谁啊,我可是英俊潇洒的人见人爱的大帅哥啊”易寒听巴巴拉赞赏他所以很臭屁的翘起嘴巴道。

“老板,比你帅的人多得是啊,就拿那凯撒来说,就比你帅很多的啦”巴巴拉看不惯他那样子所以打击道。

“你能给些面子嘛?我是你老板,你怎么老是向着外人啊”易寒不乐的道。

“老板,我说的是事实啊,你是我老板,所以我才要对你负责的说真话啊”巴巴拉一本正经的道。

易寒转移话题道“巴巴拉,你说凯撒能否逃脱呢?”

“我想应该逃脱了,因为当时那么混乱,而且大部分的人都被你牵制住,所以他应该已经逃脱了,而且之前他的实力还比你强呢”巴巴拉淡淡的道。

“嗯,我冥想先”易寒说完就进入了冥想状态。

每次训练完,易寒多会冥想一小时,因为训练完后所有的体力和魔法力都消耗完了,此时冥想最佳的时间,这时候,体内的细胞以及肌肉,将会比其他任何时候都更需要能量。

随着进入冥想的状态,周围的水元素不断的往易寒身上涌,当进入体内后,都是犹如液体碰到了海绵一般,被其贪婪的吞噬了进去,最终剩下的精华进入了易寒的大脑处。

随着冥想的持续,围绕在易寒体外的水元素也是越来越浓厚,没有任何减弱的势头,拼命的涌了过来。

随着越来越多的水元素的灌入,易寒的身体表面,已经覆盖了淡淡的水迹。英俊的脸庞,水珠斑斑,片刻之后,睁开眼淡淡的道“哎,还是差一点点就突破到法士五级顶峰了,好去找些妖兽试炼”。

茂密的森林之中,易寒缓缓的行走着,双目不断的扫视周围,在升级后的一个月后他就已经找到了出去的出口了,但为了继续提升自己,他选择了继续在下面训练,他刚才冥想时差点就突破到法士五级顶峰了,但还是失败了,所有他想进入森林一些危险地带,寻找妖兽以来再次提升自己。

走了一段路易寒突然停了下来,目光谨慎的扫视周围,眉头微微皱了皱,因为他刚才的确听到了一些声音,等了片刻,见还是没有动静,然后才狐疑的走了几步。

刚走几步易寒的心中却是忽然泛起了寒意,脚步骤然顿住,脸色苍白,然后迅速转身就跑。

“嘭!”的一声。

就在易寒刚刚转身准备逃跑之时,身的后面,一道巨大的黑影出现,易寒见逃跑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索性转回身,顿时,看到一头巨鳄出现在自己的背后,原来他刚才他听到的声音是这头如小山一样的巨鳄在此休息的声音。

望着这突然出现的巨型妖兽,易寒背后猛然泛起一阵阵凉意,身体愣在原地,看着巨鳄,动也不敢动,连呼吸都小了一些。

出现在易寒面前的,是一头巨大的黑色巨鳄,这头巨鳄,足有二米高十米长。浑身长满着黑色的鳞甲,巨大的嘴中,露出锋利的牙齿,一双拳头大的巨眼,散发着残暴的寒意。

目光在巨鳄身上扫过,易寒吐了口水道“初级妖兽,巨甲鳄?”

望着那丝毫不掩饰对自己杀意地巨鳄,初级巨甲鳄,那可相当于人类魔法师级别的强者,以他现在的实力对战头初级巨鳄,如果是相当于法士顶峰他也许不会怕,但是魔法师级别那他等于是训死。

“靠,今天出师不利啊”易寒恨恨的骂了一声。然后拿出魔法权杖,对方已经站在后面了,逃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了,如果一转身巨鳄定然会咬了上来,现在唯一就是寻找机会再逃。

巨鳄看到面前这人类竟然敢在他面前取武器,立刻锋利的双爪爪了过去。易寒见状立刻利用跳力弹开。

巨鳄见一爪爪不中眼前这渺小的人类,立刻爆燥了起来,嘴中喷出了一团火,射向易寒。

见火团飞来,易寒立刻召唤道“魔法之神,水元素,水墙”一道水墙挡在了火团的面前。接着又释放冰弹射向巨鳄的嘴巴。

“吼!”

巨鳄被被易寒释放的冰弹射种了眼睛,顿时痛的乱孔,因为巨甲鳄浑身坚硬无比,唯一眼睛才是他的弱点。

被打中激怒的巨鳄,剧烈的疼痛,更是让得他狂躁,从嘴中再次释放出一个球大小的火球直接穿透了易寒的水墙,继续击向他。易寒见状立刻召唤出冰墙,勉强挡住了火球的攻击。

易寒见攻击巨鳄的眼睛有效,立刻召唤出一支冰枪刺向巨鳄的眼睛,巨鳄眼睛再次被刺中,顿时鲜血直流。巨鳄被刺穿了眼睛,痛得满地打滚,打滚了一会,站了起来,对准易寒,从口中释放出了,一个如篮球大小,想太阳一样炙热的光球,飞

速的射向易寒,易寒见到的光球虽然是热的,但他浑身都感到冰冷,背部已经充满了冷汗,如果被此火球射种非死不可,刚才他释放出来的冰墙迅速的被火球瓦解,同时继续得射来,易寒在慌忙中道“魔法之神,水元素,水光幕”随着易寒咒语的完毕,一个光球把易寒罩在里面,这也是他第一次使用此魔法术,火球撞到了水光幕上发出了“碰”的一声,但最终还是无法击破水光幕的防护,最终这水光幕救了易寒。

见到水光幕抵挡住了攻击,易寒立刻又召唤出了一只冰箭射向了巨鳄的另一只眼睛,在巨鳄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又刺破了另一只眼睛,巨鳄的两只眼睛顿时鲜血涌流,巨鳄被刺瞎的了双眼,立刻疯狂的混乱攻击,易寒在攻击完后已经跑开了巨鳄的攻击范围。

在巨鳄疯狂攻击到虚弱后,易寒在利用冰墙抵挡住,在给巨鳄一个回马枪,最终巨鳄在易寒的连续攻击下,流血过多而亡。

易寒解决巨鳄后就跌坐在一棵树旁,易寒缓缓的回复一些力气,抬起头来,望着不远处的巨大妖兽尸体,心头忍不住的升起一抹心有余悸。若不是有水光幕,同时刺破了他的眼睛,而且还吃了龙鱼,还使用五行大法术来恢复魔法力,那恐怕今天自己就玩完了。

“老板,不错啊,这头巨兽都给你宰啦”易寒刚坐下,巴巴拉的声音就响起。

“靠,刚才又不见你出来帮忙”易寒翻白眼道。

“我知道,老板你一定行的,不然你不会不逃跑的啊”巴巴拉提高嗓子道。

“我当时脚嘛,跑不动啦,你以为我不想跑啊”易寒刚才见到巨鳄是的确是因为害怕而跑不动的。

“嘿嘿,反正你都弄死他啦,跑步跑无所谓啦”巴巴拉笑眯眯道。

易寒不再理会他,利用五行大法术来恢复魔法力,利用五行大法术来恢复是其他法术的几倍速度。

数分钟后,易寒恢复了魔法力,然后去破开了妖兽的腹部取了他的妖晶。

“老板,就这样就丢掉了”易寒取完妖晶准备走的时侯传来了巴巴拉的声音。

“那还有什么有用的啊”易寒不明的道。

“老板,这巨甲鳄,最值钱的的那巨甲,你竟然不要”巴巴拉咋舌道。

“那你又不早说,拿来什么用的啊”易寒翻眼道。

“嘿嘿,那巨甲,当然是拿来制造魔法盔甲的啦”巴巴拉乐道。

“你会制造?”易寒眼露光芒道。

“当然啦”巴巴拉里所当然得道。

“那快给我弄一副”易寒开心的跳起来道。魔法盔甲是穿在身上保护全身的,如果有了这盔甲等于是多了一条命。

苦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