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篇 远走

  其实,今天晚上我本来打算告诉他,他十八岁的生日过了,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

不要担心别人的话,我可以承受住别人的流言蜚语,只是不能失去他,可是,他没有给我这个赌下去的机会。我的赌注没有押下,他已经撤掉了赌局,我是该欣喜还是该哭泣,没有了赌局,注定不会失败,也注定不会赢得。

而我,在这个局里,失去了,我的初恋,让我情窦初开的他。



在我知道了他去了英国,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了。

我拖着行李站在车站的月台,他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喜笑颜开的奔跑过来,而是看到了一脸阴郁的尔螭,站在那里,一根一根的吸着烟。

看见我,硬生生挤出了并不诚恳的微笑。

我警觉,问他,“池夕禹为什么没有来。”

他的笑容一下子生硬在了脸上。别开了头,说,“他走了。他父母离婚了,他跟着他父亲去了英国,走前,叮嘱我,照顾好你。”

我手中的行李,落下,打在我穿着他送的白色帆布鞋上面,看着那今夏的情侣款鞋子,仿佛也在嘲笑我。

在我终于无法忍受自己无时无刻的思念时,偷偷跑回来时,却听到这样的消息。

“那他有没有留下什么联络方式,我要找他。”我拽着尔螭的袖口。

他摇摇头,那一张一直挂着邪气笑容的脸并没有一贯的笑着,“我们也想知道他的联系方式,可是,他走的很干脆,没有留下一点的消息。像是故意要逃开这里的一切。”

逃避这里的一切?

是我么?

没有离开车站,走过天桥,我踏上了回程的火车。

火车缓慢的开了三个小时,我的眼泪整整淹没个整个纸巾盒子。

我以为,这次换我妥协,时间就能放过我们,我们就能侥幸逃脱时光的追捉。

还是,晚了,还是,迟了,还是,永远没有机会告诉他了。

误会,还是让他误会了,金恩,是横亘在我们之间的隔阂,就在我庆幸我们终于相信彼此后,被迫接受这样的结果。

我第一次,诚恳的恨一个人。

才知道,原来恨比爱,更简单。

恨他,恨他留在我发间洗不去的香味,恨他给我买的外套上绣上的他的英文缩写,恨他用他的习惯更改了我的喜好,现在我喜欢的男孩必须用那个牌子的须后水,必须衬衣外只能穿黑色的短外套,必须要在吃冰淇凌时把草莓让给我,必须能够在我懒惰时候替我穿好袜子,必须有美好的侧脸,必须有和池夕禹一样的怪癖。

想着自己都恍惚了,是必须拥有这些,还是,必须是他,拥有这些才有意义。

以前没有感觉,现在才发现,他已经融入在我生活的每个边边角角。

最后一次的彩排,在梁山伯倒在我的面前时,我猛然很大声的哭出来。

只有我知道那奔腾的眼泪是为了谁。

可是,当我专注于哭泣,没有发现一双眼睛混杂在人群中,向我讥讽的一笑。

我只知道,我的心好痛好痛,那么些年的等待是怎么样的孤独,可是,当我们终于要功成,他却早早抽身,我也知道了金恩的等待,是多么的苦痛。

自刎时的道具刀,不知道被谁换成了真的刀子。而泪水纵横的我,更本没有发现刀尖的锋芒。

所以,当我把它当作以往的道具轻轻作势抹过我的脖子,那鲜艳的如同新绽放的玫瑰一样的血色顺着刀尖,毫无预警的流下来。

血珠浑圆,滴落在我的手上,一点点,然后汇集成一条小小的溪流,潺潺流动。

而我,那一刻想的只有,是不是我死了,池夕禹就会回来了,就会像以往一样躺在我的腿上,说着佟染佟染你该减肥了。

然后我的眼泪混着血在地上蔓延。

然后,我听到了很多人的尖叫。

然后,我就昏倒在了一个人的怀抱。

梦,无比的冗长,人物,无比的繁杂,有吵吵闹闹的莫莫,在我的脚下哭泣,有一贯大大咧咧口无遮拦的宁甯在轻轻抚摸我的头发,有雯柔带来的人参鸡汤。

还有一个人,我看不清,他的身影那么的模糊。

开始的清晰到后来的模糊,再到后来的无法记起,我的梦里那个身上有甜蜜香味的男孩,离我越来越远,最后,我睁开眼睛,什么也想不起了。

××××××××××××××××××××××××××××××××××××××××××××××××××××

前言不少,可是没了前言,谁懂后来为何那么的煎熬。

第十四篇 远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