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2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颜妈不会玩手机,连读取信息都不会,更别提编写信息了。颜爸会,可打的是笔画,且笔画顺序常出错,速度非常非常的慢。有一次颜爸的朋友发了条祝福短信给他,颜爸很高兴,兴致勃勃的想回发,可鼓捣了几分钟才敲出一个字,气得颜爸把手机扔给颜清,硬梆梆的抛下一句:“我说你打。”丝毫不给自己爸爸面子,颜清一头雾水接过手机问清缘由后笑得飙泪。从那以后,颜清再也没有看过颜爸打字。

短短五个字,颜爸和颜妈必定琢磨了很久。颜妈好说,可颜爸从来就不是一个耐心的人,时间稍微等长一点都会生气骂人。如今却笨拙的拿着个手机一笔一划的打,一笔一划的翻,一笔一划的找,画面自动掠过,颜清无限心疼。手指按在键盘上,不回两个字轻而易举便拼写出来,却始终无法狠下心来发送出去,指尖犹豫徘徊,颜清终究按了返回。

迈出电梯门口,保安大叔正在打扫卫生,颜清微微一笑,随口问道:“大叔,吃饭了没?“

大叔和蔼一笑,咧嘴道:“吃过了,你吃没?”

倚在墙边,颜清也不急着走,反而聊起了家常:“还没,正准备去买菜。大叔,你明天回去是吗?”

大叔脸庞一亮,停下手中的活,呵呵点头直笑的道:“是啊,是啊!明天收废品的那个来接我位置,我就回家过年了,你回去不?”

颜清摇摇头:“不回。大叔,你请那个人帮你看几天啊?一天要给他多少钱?”

“10天左右吧,一天80块钱。”

“80?!”颜清惊诧,“大叔,那你要付大半个月的工资给他呢!”

保安大叔微微叹口气,无奈的说:“没办法啊,要回家过年嘛。”

“大叔,为什么一定要回去?”颜清好奇的问,“你和大婶都在上面,把你儿子接过来一起,在上面过年就可以了嘛。”

大叔摇摇头:“这不一样。”

颜清想继续追问,却在看见大叔严肃正经的模样时住了口。有些东西本便无从解释,也许是故乡情怀,也许是观念传统,也许什么都不是,纯粹只是一份感觉。不论哪样,总归是非回不可,而这,绝非金钱可衡量且远比金钱重要!

有住户找大叔谈论事情,颜清无心再听,脚跟一转,旋身出了大门。

颜清居住的楼房位置尤佳,小区十字路口的中央,却也因此来往的行人与车辆极多。经常半夜还能听到车辆按喇叭声飞驰而过,晚归的酒鬼和夜猫子也常在下面发酒疯和高声喧哗。住户虽恼却大都无可奈何,久而久之竟也都习惯了。除极个别人家许是恰逢心情不好又刚好被这些人吵得闹心,火大而又悄无生息的接来一盆水倒头就朝这些人淋去。于是“哗”的一大声后立即传来哀嚎和坑爹操娘的咒骂声。颜清没干过这样的事但在失眠时碰过一两回,极是解气与好玩。

这样的居住环境也并非一无是处。一来亲朋好友过来时好找也易于记忆,二来地段好商家也就多。起码楼下的小商铺不说,光超市就有四个。商家竞争激烈住户倒是乐见其成,购买东西方便不说价格也不会贵,纯好康的事哪管商家们斗的你死我活。

出门口的第一家便是超市,但颜清更偏爱下面的一家,尽管路程更长些。第一家的老板颜清不喜欢,许是因为曾有过的竞争关系,也或许是第二家是新开的,环境好收费正规有小票存根,不似第一家只有老板拿着计算器统计。

短短两三分钟的路程,颜清不断碰到背着行囊脚步匆匆往客运站跑的人,不必说也知道是回家过春节的。颜清有意无意的瞥一眼,虽然因为行李多笨重吃力,但这些人并不显疲乏反因期待而神采奕奕,这种因期待而激动心情不必交流便能隔空感觉。心里微微苦酸,颜清抬头望向天空,灰蒙的天空略显阴霾,也周围的钢筋水泥一起,便是城市的标签与特征。颜清想,她更爱家乡屋外那片青葱郁翠的水果林,微风吹拂,花草摇曳,清新,舒心。

超市里的人很多,大多集合在年货区挑选,有的甚至拿起透明袋就把年货往里塞,购物车里早已装了许多,脸上却丝毫不见心疼之色。颜清看了一下价格,相较之前已经涨价了且涨幅还不小,这商家啊!莫怪人们说最舍得花钱便是过年,在外拼搏一年也是为过年。

广播里正播放着小虎队的祝你一路顺风,虽然曲调悲凉但寓意总是好的。转了一圈,颜清只买了一包冰冻饺子,只因除此之外她真的不知道要吃什么了。全家人都知道颜清不善弄吃的,用颜妈的话说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会做饭却不会炒菜,除了熬小米粥煮饺子吃泡面便是叫外卖了。不是没试过发奋图强,但看着惨不忍睹的厨房以及变形后无法入口的食物,颜清无辜外不得不慨叹,有些东西确要那么一点点天资。于是颜妈常在颜清享受美食时忧心忡忡:“你这个样子以后哪个男人会要你啊?嫁不出去怎么办啊?”有时颜清受不了就会回顶一句:“那就不嫁了呗。”通常这句话一出颜妈的忧心悲悯会立马换成火冒三丈:“不嫁!说得轻巧,你还真以为你能一辈子啊?到时候哭死的不知道是谁……”噼哩叭啦一堆,颜清只能耸拉着脑袋乖乖受训,暗地里腹诽无数。想起这个场景,颜清微微一笑,怀念啊!这大概也是颜妈他们担心自己一个人在外面的原因之一吧,懒一下的话大过年的大概一包泡面就过去了,自己虽不介意但长辈却是无法接受的。想到这,颜清嘴边的笑容又慢慢淡了。

结账的队伍有点长,收银员快速而又机械的重复相同的工作。麻木平淡的神情只在双眼略过接完帐即将回家的客人时才会露出几丝复杂:羡慕,嫉妒,更多的是无奈。百转千回,这份心思颜清能懂,只因,她也曾亲身经历,这是每一个身为服务行业人员的共鸣:

几分黯然,几分烦躁,几分悲哀!

一曲一路顺风歌完,瞬间穿插了几抹人声嘈杂。突的,乐声一起,曲风一换,声调一扬,迥然不同的唱风倾泻而出: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我知道你想衣锦把家还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家里总有年夜饭

……

曲调唱腔都不是颜清喜欢的类型,偏偏,就是这么一首不喜欢的歌让颜清心头微漾,圈圈连绵,点点滴滴,却足以让人疼痛。

如果真能如歌般简单,漂泊在外,孤单影只,谁愿过一个人的春节?

只是,有些人,有些事,是固执的代价,亦是成长的代价!

002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