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章,难以言明的悲哀(二)

  一位苍白的女子窝在那紫檀木雕花的大床上,血已经染红了那青曼纱布的床帘。

一个已经停止呼吸的婴儿被安静的放在床上的血泊之中。

“妈妈,可是楼儿来了?”

不带一丝力气的呼唤让赫连珏楼从这巨大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脑中的记忆里有这个女子,她正是这具身体的姐姐,玄北的皇后赫连初雪。

赫连初雪本也是玄北数一数二的美人,后被铭帝看上之后纳入宫中,再后来铭帝为了赫连初雪废黜旧后,下旨封赫连初雪为后,然而赫连初雪虽是皇后,但是却是一个不得宠的皇后,宫中任意一个妃嫔都能欺负她一把,赫连府上的任何人都能肆意辱骂。

因为据说当年是赫连初雪先爬上了铭帝的床......

但是对于赫连珏楼来说,这个姐姐怕是她在这个世界上给她温暖最多的人了。

母亲生下自己便过世,没有母亲,父亲及其他人也将赫连珏楼视为灾星,只有赫连初雪,一手将赫连珏楼带大,入宫之后还不忘托人照顾赫连珏楼。

“娘娘,正是二小姐来了,您,睁眼瞧瞧罢。”

春嬷嬷走到赫连初雪身边拉住了她的手,一双老眼中已经是潮湿一片。

赫连珏楼不知道是怎样进入房间的,她一进去便看见老夫人端坐在一边,一张老脸上布满阴云。

“楼儿,快到姐姐这里来,我有多久没见到我家楼儿了,让姐姐再看看你,你快来看看你的侄儿。”赫连初雪已经没有力气举起自己的手了,但是当她看到赫连珏楼的时候已经是一脸的满足了。

她口中所指的“侄儿”,便是她身边早已经死透的孩子。

“这是怎么回事?”赫连珏楼瞪着一脸镇静的西炎烁,目光已经充血,“是谁?!”

这几年并未听说过皇后有身孕,赫连初雪也已经三年未回府。

“娘娘怀胎两年未产,陛下听闻帝师之言,断定娘年腹中的定是妖孽,于是赐了娘娘毒酒......”

春嬷嬷说着说着就已经泣不成声,拉着赫连初雪那双已经是瘦得不成行的双手不住的颤抖。

怀胎两年.....赫连珏楼嗤笑一声,眼中却换上了冷冷的神色。

想必这只是铭帝的借口罢了,想要除掉一个无用之人而已。

“楼儿,你长大了,我的楼儿终于长得跟姐姐一样了,姐姐现在终于可以安心了,瞳姨在天也不会怪罪我了,楼儿,来姐姐跟前,姐姐有东西给你。”赫连初雪看了一眼春嬷嬷,春嬷嬷便点点头让开了。

赫连珏楼走到了赫连初雪的跟前,轻轻的蹲下身子,不言语的看着她身边的婴儿。

都说孩子是无辜的,都说虎毒不食子,这些话在帝王之家,在权利之下都是狗屁。

当年便是赫连九天联合白温婉将赫连初雪推了出去,推向帝王身边,现在铭帝第一除了赫连初雪,那下一步,便是这个赫连家了。

第七十章,难以言明的悲哀(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