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九章,难以言明的悲哀(一)

  赫连府的承德菀中,已经是一片焦灼忙碌。

赫连珏楼同着含儿前往承德菀的时候正遇见急匆匆从外面赶过来的赫连九天。

赫连九天一身棕黑大褂,武将的出生使得他脚下生风,走起路来似乎又一股无形的力量。

就在赫连珏楼打量他的时候,他也回头正好撞上赫连珏楼的目光。

一瞬间,赫连珏楼从那目光中看出了很多的情感。

憎恨,恐惧,敢怒不敢言,这些情感在他眼中充斥得满满的,这种目光,不应是父亲看女儿时的目光,而是似乎是在看着一个很恐惧的存在。

就算这男子不是自己的父亲,赫连珏楼还是从心底里升起了一抹悲哀。

她上一世无父无母的在特训营长大,训练让她坚强得不像人,而她心中总有一块柔软的地方,是像常人一样的,渴望亲情与关爱,才导致她最后的绝境。

想起来,自己跟这具身体的前世还真像,都是信错了一个人,毁了自己的前路。

“二小姐,老夫人说要您进去呢。”春嬷嬷看到赫连珏楼来了,红着眼眶迎了出来,“噗通”一声跪在了赫连珏楼面前,哭泣道,“老夫人以前对小姐虽是苛刻,但是老夫人打心眼里是疼小姐的,还请小姐进去之后好些言语相向,老奴在此谢过二小姐了。”

赫连珏楼看着承德菀中的众人,二夫人白温婉立在人群之首看着赫连珏楼,而她身旁的赫连玲珑则是一脸阴狠的瞪着赫连珏楼,还有五小姐,因为三夫人的事情她便开始对赫连珏楼处处不对付,这时候因为老夫人病了谁都不见却单单见赫连珏楼不由得又对赫连珏楼多恨了几分。

而这些目光,赫连珏楼通通选择了无视。

“好。”赫连珏楼看了一眼老泪纵横的春嬷嬷,点了点头。

春嬷嬷见到赫连珏楼应声了,立刻引着赫连珏楼进了那紧闭着的房屋中。

一进屋,赫连珏楼便觉察到了气氛的诡异。

整个古香古色的屋中空无一人,暗沉得似乎没有一点生气。

“二小姐,还往这边来。”春嬷嬷看着赫连珏楼脸上一闪而过的警惕,眼底不由抹上了一层满意之色。

赫连珏楼望着春嬷嬷所指的那个方向,耳边隐隐约约传来了几声女子的痛苦的呻·吟。

那女子的声音听起来不似耄耋老翁的声音,更像是三八少女。

“到底是谁生病了?”

赫连珏楼停住了脚步,望着形色匆匆的春嬷嬷,一双玉手轻轻在袖中攥紧。

春嬷嬷没有因为赫连珏楼的质问停下了脚步,而是几步快步向前的撩起了那枣红色的门帘。

映入眼前的一幕让赫连珏楼彻底的惊呆了,扑鼻而来的血腥带来的不是恶心与反胃,而是难以言表的悲哀。

第六十九章,难以言明的悲哀(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