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一章,难以言明的悲哀(三)

  “姐姐很早就在想,我不能死,要是我死了我的楼儿还没有长大,没有我这个姐姐怎么能行,如今看来我的楼儿已经长大了,姐姐也就安心了,今日姐姐将这吊坠交给你,只是希望有朝一日,我的楼儿,能找到真正的,真正的......”

赫连初雪手中的吊坠还未挂在赫连珏楼的脖子上,她的话就已经戛然而止。

一瞬间,一辈子没掉过眼泪的赫连珏楼突然感觉到鼻子一酸,像是有湿湿的液体滑下了脸颊。

被人时时刻刻惦记在心上的感觉,是这样美好又是这样的让人痛心。

若是了无牵挂,是不是也没了这种分别之时的痛苦。

手中捏着赫连初雪没有带上去的吊坠,赫连珏楼的心也像是被掏空了。

感情真不是个好东西,得不到是痛苦,生离死别的时候更是痛苦百倍千倍不止。

“小姐本是从坟墓中爬出来的,她喝下赐死毒药未死也就是为了能见上二小姐你一面,今日见到了,也是能安心去了罢。”春嬷嬷抹了一把眼泪,只是轻轻的将那婴儿放在已经断气的赫连初雪怀中,替她们将被子盖上了头。

但是赫连初雪那已经冰冷的手突然死死的扣着赫连珏楼的一只手,像是用了毕生的力气。

一瞬间,世界归位,美好的东西毁灭只是一刻,赫连珏楼这三辈子也是活了不少年岁,却依旧学不会流泪。

“大姐嫁入皇族一日,便是永久的皇后娘娘,春嬷嬷,这规矩需要我教你很多次吗?”赫连珏楼任由死去的赫连初雪握住自己的手,语气冷得就如从地狱爬出来的修罗一般阴郁,“大姐,铭帝欠你跟孩子的,我定会让他一点一点的还给你的,赫连家族欠你的,我也会丝毫不差的替你夺回来!”

赫连珏楼说完这些誓言之后,那双坚硬的手倏地松开,垂落在了床边。

就在刚刚赫连初雪还有一丝气息的时候,赫连珏楼从她的目光中就已经看出了那些痛苦不堪的回忆。

有赫连九天听了白温婉的奸计逼迫赫连初雪入宫伺候铭帝,又白温婉不断的通过宫中嫔妃之手妄图杀死赫连初雪,还有铭帝下药让赫连初雪两年未来月事,又联合帝师还有御医污蔑赫连初雪怀有妖孽,于玄北不利,一杯毒酒赐死。

赫连初雪死后更是没有按照皇岗被埋入皇陵,而是被随便丢在了荒野之地。

若非是赫连初雪身边的丫鬟忠心,冒着被打死的危险将这些事情告诉了“老夫人”,想必赫连初雪已经横尸荒野之地,这些真相再也不能被人知道了。

“将大小姐放入地下室上的玄冰玉棺之中,有朝一日,我定要让她看到所有害她之人的下场!”

赫连珏楼说完挥手出了房间,没再多做一分钟停留。

第七十一章,难以言明的悲哀(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