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八章,老夫人病重

  驯兽大会顺利的在四日之后落下了帷幕。

赫连珏楼日日在院中看着那厚厚的几本小人书,对于这次驯兽大会的也只是知道最后东胜的太子以音攻战败了剑术第一的韩平王之子韩谚后夺得头筹,成为了玄北驯兽大会历史上第一个夺冠的“异乡人”。

而赫连珏楼更感兴趣的是这次也是以音攻夺得第二的阮丞相之女阮芷瞳,据说她在驯兽大会最后的时候向赫连珏楼下了帖子,请她出席她家祖母九十岁的寿辰。

赫连珏楼问了问琴渡,得知那阮家祖母九十岁寿辰还在岁末,还有大半年的光景就下了帖子,只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这个阮丞相的女儿阮芷瞳,在上一世是被皇上指给太子的太子侧妃,而太子还未娶到正妃便被赫连珏楼施以毒计给害进了天牢,没几日便死在了牢里。

就是因为太子的死,夜明还用了苦肉计将朝中所有偏向太子的势力都拉拢了过来,从而使得二皇子被孤立,最后惨死在夜明还手中。

上一世夜神澈最致命的缺点就是过于自负,这一世看来倒是收敛了不少。

“小姐小姐,不好了!!!”

就在赫连珏楼坐在窗前沉思的时候,含儿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

“老夫人,老夫人她,老夫人她快不行了,现在一直在念叨着你的名字呢,老爷让你赶紧过去瞧瞧。”含儿不愧是跟了赫连珏楼这么久,已经能很迅速的收敛自己的情绪了,前一刻还是惊慌失措,后一刻便能很平静的跟赫连珏楼汇报了。

老夫人不行了?!几天不见这个西炎烁又是想搞什么乌龙!!

“去看看。”

----------------劳资是绝世猛哒哒的大镁铝赫连珏楼的分界线----------------

三皇子府,后花园中。

“禀告三皇子,小的已经查出那十名女子的身份。”一名青衣侍卫“嗵”的跪在夜焕笙面前,“这些女子皆是月贯楼中的卖艺女子,一直养在一名唤作青娘的花魁手下,只是不知是不是皇子哪里得罪了那青娘,才惹得......”

“惹得什么?!”夜焕笙瞪着面前这个侍卫,想着自己的亲娘不相信自己也就算了,连这个从小跟着自己的侍卫也怀疑自己,他夜焕笙这么多年了,心里除了赫连珏楼何曾有过别的女子,又怎么会去青·楼那种地方惹不痛快!

想到赫连珏楼,他的心莫名的就暖了起来。

记忆里那个清秀的小女孩总是冷着一张脸,就跟现在一样,倔强而又傲娇但是她却在自己最落魄的时候替自己背下黑锅,要不是她,自己恐怕已经被逐出皇族,哪里还有现在的安逸生活。

想到这里,夜焕笙也气不起来了,对着侍卫挥了挥手便转身进了书房。

被禁足一个月,他可是要想办法先跟赫连珏楼联系上才好,但是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背后之人说的话却将他生生擒住了。

“主子,小的今日听闻赫连家的老夫人似乎是不行了,连一直为皇后娘娘诊脉的老御医都束手无策呢!”

第六十八章,老夫人病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