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一章,琴渡搞基否

  这声音,幽幽如焦尾鸣筝,声音音尾略拖长,带着轻笑,不满,以及一丁点小孩般的玩闹。

这声音,分明就是一个男子的声音。

----天雷阵阵。

“......难怪......”赫连珏楼现在才明白琴渡这么多年身边蜂狂蝶浪的涌起着各色的美女而他都不为所动,原来,原来......

“不是你想的那般。”琴渡的脸微微暗了下去,他怎会知道这青狸还未现身便要先行这样一句话,若是先前知道,定会将他那不把门的嘴上上下下缝上数百针才好,只是现在看着赫连珏楼那一脸鄙夷的表情,他却只能仰天长叹为时晚矣。

---------------劳资是琴小渡搞基不搞基分界线----------------------

室内的气氛有些暧昧.

好闻的龙涎香萦绕在三人身边,只闻得有水滴滴落的声音。

赫连珏楼看着眼前这个男子,妖媚的男子,碧眸幽深,清波流转间却是勾魂夺命的妖邪,明眸蒙雾,无边温柔中却是无心无情的残冷,那衣袍随意展开来,似水瀑倾泻,生为男子便是这般妖孽模样,若是生为女子便绝对是妲己在世,魅惑天下也。

琴渡的面貌已是绝世之人,而这男人,却是妖,两人的美,不能比较。

那叫青狸的男子似是注意到了赫连珏楼冷冽的眼神,却是翘着兰花指掩面笑了。

“琴郎,你今日带来这女子好生有趣,不知道看我看多了会双眼爆炸,暴毙而亡吗?”青狸说话间却也是水袖一甩,将那立在门口的屏风招了过来,横亘在他与赫连珏楼中间。

“他不习惯别人的打量。”琴渡看了一眼赫连珏楼,慢慢的说到。

“呵,你倒是知道的清楚,不愧人家叫你一声情郎~”赫连珏楼嗤笑,看着琴渡眼中闪过一丝不悦,心下大为痛快。

“是琴音的琴,不是情义的情。”

“......”

“你们两能不能先不要吵了,说说今日来找我是何事吧,我可是不是谁都卜算的。”那屏风后的青狸抬高了音调,却似在戏谑的说着,“琴郎,这丫头是以为你我是龙阳之好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赫连珏楼听着这笑声,腹诽到男人长到这个模样了,让人不怀疑也难。

而且琴渡跟他,赫连珏楼想到了这里很有意味的在琴渡身上打量了一番,心下下了定论,很明显的攻受分别嘛。

“楼丫头,你要是再乱想我就把你丢进他的龙虎潭。”琴渡用密语传来的声音打断了赫连珏楼心中的热血画面,淡淡的依旧如春暖花开,“那龙虎潭不伤及人性命,只是出来的时候估计-----”

“你敢!”赫连珏楼毫不客气的回敬了他一句,顺带着扔出了一直汉白玉的杯子。

“可否一试?”

“我的杯子是很值钱的,把丫头你的皮剥下来也换不回我杯子的·一个碎片的,咳咳。”

赫连珏楼瞪了琴渡一眼,刚要开口说自己来这里的意图的时候,却被一只从外面飞进来的黑乌鸦给打断了。

“夜煞已经进京!”

第六十一章,琴渡搞基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