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一株烂桃花

  眼前这个人似乎并不惊讶赫连酒楼能认出他来,依旧只是淡淡的应着。

西绝太子西炎烁,在西绝王病重的时候因为整治皇室中那些觊觎皇位并且有所行动的幌子以及国戚后被自己的亲哥哥西炎辉施下了蛊毒,后在命之将绝的时候遇到云游四海的高僧点化才知道赫连府上的赫连心经能压制这蛊毒。

“据我所知,赫连府上的赫连心经也仅仅是只能抑制那蛊毒,想要根除你怕是来错地方了。”赫连珏楼起身将铜镜前面的那一株虞美人抱到了窗口,然后立在窗口轻轻的粘着那红艳艳的花瓣,不再说话。

西炎烁听到赫连珏楼这样一说,目光不由沉了沉,顺着赫连珏楼看了过去。

只见赫连珏楼一袭白色烟罗纱长裙极地,身上披了一件淡蓝色的薄纱,显得清澈而透明,亦幻亦真,腰间一条白色锦带系住盈盈纤腰,清新素雅却又是遗世而独立,秀眉如起风柳,眼眸似星光潭,鼻子小巧精致,樱唇不点既红,肌肤洁白似雪,头上三尺青丝犹如泼墨斜簪一支木簪,有丝丝落下的秀发随着窗口的风扬起了自然的弧度。

一顾倾人城,二顾倾人国,也不过如此。

就在西炎烁望着赫连珏楼的身影近乎忘了组织心中的语言的时候,“啪”的一声,他手中的茶杯嘭的碎成了碎片,滚烫的茶水溅得他浑身上下都是。

赫连珏楼不转身,却已经知道屋中的光景了,只是淡淡的抿唇说道:“西太子以后目光若是不知收敛,怕是下次爆的就不是手中的杯子了。”

西炎烁的眼底掠过一丝不悦,但是没有说话,环顾了一圈屋中之后便回去了。

临走的时候他停了脚步说了一句:“赫连小姐,屋中的老鼠怕是不能养的太猖獗了。”

“有劳太子费心了,我会考虑管教管教的。”

赫连珏楼看着消失在院子大门处的西炎烁的身影,目光暗了暗,刚刚就感觉到了屋中有人,还未拆穿西炎烁便进来了,现在看来,那“梁上君子”怕是已经候着多时了。

“你要管教我?!”就在赫连珏楼陷入沉思的时候,一把温润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凉意在她身后响起,“你既然不需要我过问你的事情,又何必要管我。”

琴渡的话,似乎带着些委屈的意味。

“我说的只是管教老鼠,你承认你是老鼠?!”赫连珏楼回眸,看着立在屋中的白衣飘飘的人儿,就是这个温润如玉的公子,她摸不透看不清,“锦澜王爷不再赛场上看大赛,躲在女子的闺阁里听人聊天,若是传出去怕是有伤大雅吧。”

“无妨,就算传出去,也只会有人说赫连家二小姐爱慕锦澜王爷,两人情义相通......”

“你够了!”若不是自身修为够好,赫连珏楼跟这个每说一句话都要在心里原谅他八百回的琴渡说话早就一口老血喷死自己了,“一株烂桃花!”

“恩,一株烂桃花。”

第五十五章,一株烂桃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