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二皇子,夜神澈,呵呵!

  “一炷香时间到。”突然,从湖边幽幽传来一老头儿的呼喊声,虽是飘渺,但这声音也是中气十足,只听那声音接着道,“王爷跟赫连小姐可分出胜负了?”

赫连珏楼扭头,便看见湖边还站着几个人。

她在心里冷笑了一声,想着冤家真是无处不相逢,那夜焕然恐怕这辈子都会对那日的事情留下阴影吧。

“你可以不去,我便说你是输给我之后无脸见人,便逃了。”琴渡似乎是抓住了赫连珏楼的心思,双手静静的在古琴上面放平,悠扬的琴声便就飘飘然止住了。

赫连珏楼没有说话,拿起桌上的神鞭,只觉得神鞭似乎是更加寒气逼人,似乎是威力又加了一重。

“输了就是输了。”赫连珏楼收了鞭子,冷冷对上琴渡的双眸,“你想要什么?我这个二小姐是比较穷,你府上一块地板就抵上了我所有财产。”

“没想好要什么。”琴渡起身,与赫连珏楼并肩而立,目光幽幽的望着湖岸上的那几人,浅笑道,“你只需要记着就行。”

他的笑,就像清泉,温润人心,琴渡视线回收,看着立在自己身旁的赫连珏楼。

她今日穿着石青色缂金瓜蝶纹褙子,衣服上面没有过多的饰物,到因此显得利落干净,衬着她本是白净的脸颊显得更加的洁白如玉,这个样子,就与记忆里的那个面冷心善的小女孩如出一辙。

想到这里,琴渡笑了,他面本色如璞玉,更因为这样一笑使得四周景物大大失色。

赫连珏楼看着琴渡这一笑,暗道着这男人果真是腹黑到了一定级别,明知道她是想与他断绝关系,各不相欠,他却借机将她绑在了身边,真真是心心肝肚肺都黑透了!!

“好,我记着了。”赫连珏楼长鞭一阵,便使湖水溅起了千层激浪,气氛在这一刻变得有些紧绷。

琴渡不再说话,只是与赫连珏楼一起飞出了亭子,快速的落在了湖边那几人身旁。

赫连珏楼眯了眯眼睛,看着那几位穿着华贵的皇子,琴渡一生白衣锦袍站在中间似乎显得顺眼许多。

“赫连小姐真真是好功夫。”刚刚那个报时间的老儿快步走到赫连珏楼身边,很是和蔼与恭敬的笑了笑,“至今除了我家王爷,还没有人能踏进湖心亭一步呢,赫连小姐真真是高人。”

老头的话不多,但字字恳切。

“老伯过奖了,我只不过是找你家王爷有事,现在事情处理完毕了,我也不便多留。”赫连珏楼看了琴渡一眼,转身就要走,却被一声冷笑给止住了。

“二小姐是怕见到二皇子吗?”说话的是夜焕然,他今日穿的是墨色的缎子长袍,袍内露出银色镂空木槿花的镶边,赫连珏楼回头,只见他那面上满是嘲讽,却在对上自己的眼神的那一刻微微变了变颜色。

“赫连小姐,我们又见面了。”见到赫连珏楼并不打算理会夜焕然,一直立在夜焕然身边不说话的夜焕笙轻声笑了笑,赫连珏楼扭头看了他一眼,不说话便算是默认了他的话。

赫连珏楼的目光,倒是顺着夜焕然再到夜焕笙,再落在了一旁不说话的二皇子夜神澈身上。

二皇子,夜神澈,呵呵!

第二十九章,二皇子,夜神澈,呵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