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一见琴渡误终身(二)

  这个男人,真真是妖孽。

若是说世界上有一种惊为天人的容貌是不能用任何语言形容的话,那琴渡的容貌,见惯美男的赫连珏楼是没法形容的。

肌白胜雪,眉飞似剑,眸若星潭,唇似朱砂,一张俊脸集结着世界上最无可挑剔的五官,邪魅妖娆而又不失阳刚之气,一身修长的苏锦白袍,上面绣着金丝曼陀罗,这是一种绝望而又致命的花,形容这个男人再合适不过了。

赫连珏楼一向心智清明,就算面对如此美男也只是稍微停了一下眼神,后眯了眯眼对着他说:“你为何要救我,两次?”

“高兴。”琴渡看了赫连珏楼一眼之后便走到髭由的身旁,从怀中掏出一粒丹药喂进了它的嘴里,之后才凉凉的说,“你下手太狠。”

“它有事?!”赫连珏楼不可置信的看着那窝在琴渡怀里的神兽,俊男的形象再一次的亮了,“你没事吧?”

“血玉佛珠即便是被毁,里面还是有着上万人的怨气,你用别人的怨气攻击人,你说会不会有事?”琴渡坐在了桌子旁边,修长的手指轻轻把弄着那套颜色更加灰暗的茶具,目光依旧不变。

“那流进我身体里面的是什么?”赫连珏楼将自己的双手摊开,见到手上的纹络不再像以前那般凌乱了,甚至,能够看到游走在掌心的气体,“不要告诉我是别人的怨气。”

穿越过来之后她就莫名的背负了要给前一世的赫连珏楼报仇的责任,要是再接受别人的怨气,那还了得。

“是别人的真气,血玉要开光,必须是千名高僧圆寂之时的最后一口真血泡制百年,因为血玉的邪,必定要这样才能正压住。”琴渡说完向着赫连珏楼伸出了手,那双手,修长,白皙,完美的近乎在闪耀光芒。

赫连珏楼警惕的盯着他,琴渡依旧面色无惊。

“给我你的手腕。”

“为什么?”

“你想三刻之内七窍流血而死的话大可以不给。”琴渡的目光终于放在了赫连珏楼身上,只是那淡淡的一瞥让赫连珏楼着实不消受,“我倒是很乐意看着你七窍流血,我的髭由估计也是很乐意的。”

“黑心。”赫连珏楼剜了琴渡一眼,左手搭上了右手的经脉之上,上一世她拿过医学界的最高学位,自己给自己看病还是小事一桩的。

只是琴渡在一旁淡淡的看着赫连珏楼的动作,不打断,也不言语,只是看着,便足以让赫连珏楼没有底气进行下去了,只好将心一横,将手伸了过去。

“你要是救不了我我今天就将你剥皮了虐死你。”

“不知二小姐要剥哪层皮,琴渡今日可是穿了很多件衣服的。”琴渡依旧是淡然,只是那搭在赫连珏楼手腕静脉上的手指用了几分暗力,赫连珏楼便见一条金色的小龙顺着他的手指流进了她的血管之中。

“这是什么?”赫连珏楼不解为何会有这么多奇怪的东西喜欢往自己身体里去,但是看着琴渡已经闭眼,眉头有些紧皱,一张妖冶俊美的脸庞上面多了几分凝重。

“这是潇湘麒麟,可以镇住你体内的血玉怨气,一年之后我再为你注入另一条。”

【美妞有话说】

“啊啊啊,琴小渡肿么可以辣么萌~~~~”

“高兴!”

第二十章,一见琴渡误终身(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