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太子之邀(二)

  “如若老祖宗心疼那串佛珠,本太子府上正好有一副上次圣渊国进贡来的血玉佛珠,据说在圣渊,一颗血玉可抵一座城池,本太子虽信奉我佛慈悲,但是要着那物件确实无用,不如借花献佛,还望老祖宗莫要嫌弃。”夜焕然说这一句话的时候,嘴角恰好勾起一抹弧度,不看场中任何人,却又似在看着任何人。

老夫人一听血玉一词,两眼立刻放出奇异的光彩,却又不好开口要,又忍不下心不要,就在她甚是矛盾的时候,赫连珏楼轻声笑了。

她只是轻轻一笑,然后拾起那颗碎掉的佛珠仔细看了看,破口不是平滑,却凹凸有致,赫连珏楼心里转了一下,似做惋惜的看着老夫人。

二夫人见状,上前拉住老夫人的手,面露喜色的说到:“母亲,太子殿下要送您礼物呢,血玉据说是出自圣山顶端的雪莲花蕊中间的露水经过天寒地冻以及烈日曝晒数千年才形成的,您就收下吧。”

“是呀,老太太,您就收下吧。”三夫人见机,也在一旁怂恿了一句。

“老祖宗不说话本太子就当老祖宗答应了,既然这样,可否让本太子带二小姐进宫去取那佛珠?”太子面露淡笑,所有的举止都恰到好处,只是袖口那一抹淡淡的褐红了然入了赫连珏楼的眼。

“为何是我?”赫连珏楼直视夜焕然的双眼,眉目似是含笑,又似蓄着千万利箭。

夜焕然明显是被赫连珏楼的那一双绝世美眸怔住了,片刻后才大笑着道:“本太子只是觉得二小姐脸上的伤要好好调养,正巧父锦澜王爷今日进宫看望父皇,不如请锦澜王爷替小姐看看伤口,不过看来二小姐对本太子很是忌惮,那我便派……”

“我有说我不去吗?”赫连珏楼在众人的诧异凝望中起身,“我怎么会辜负太子一番好心。”

说罢,赫连珏楼的目光不急不慢的落在了二夫人身上,久久的没有移开。

“那还请老祖宗照顾好我的三弟。”夜焕然话语落尽,便迫不及待的带着赫连珏楼出了将军府。

夜焕然给赫连珏楼准备的是一顶素色马车,而他则是骑着自己的坐骑“雪虎”走在马车前面。

玄北是一个驭兽大国,这里只要有灵力会武功之人皆有坐骑,也就是属于自己的神兽,神兽不喜凡人,没有驯化过的神兽更是闻不得凡人的气息,那样会使他们暴躁异常,直至将人撕成碎片之后才会平静,从前的赫连珏楼没有半丝灵力,所有神兽见到她皆是恨不得将她撕成八大块。

这一世……赫连珏楼坐在马车里面想到了过几日的驯兽大会,又想起了夜焕笙送给自己的腾龙玉佩,心中竟然有着几丝盼望。

这时,马车经过一段颠簸的道路后停了下来。

气息里,回荡着几分隐隐的杀气。

赫连珏楼的目光隐了一下,丝巾下的脸却绽放出了妖娆的神色,夜焕然,这可是你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

“太子殿下,在你动手面前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就在马车外弓弩尽长的时候,赫连珏楼那如云外飘来的声音从马车里传出来。

【作者有话说】

珏楼马上就要威武了,哼哼,欺负我家楼儿,是找死哦~~~

求收藏呀~~~

第十六章,太子之邀(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