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太子之邀(一)

  “哟,梦里的和尚说的,怕是你梦中跟和尚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自己现在拿出来胡诌的吧!我怎么没见着你肠穿肚烂------”

“放肆!!!”三夫人的话还没说完,老夫人就已经从太岁椅上跳了起来,手中的佛珠瞬间被捏破一只,众人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都看向已经被唬得愣在了那里的三夫人。

“沉香木乃千年古木,此物打磨出来的开光佛珠竟然碎了,此乃大凶之兆呀。”坐在三皇子身边的白衣男子轻声打了个佛偈,低头露出惋惜之态。

赫连珏楼不笑,只是低低的看着三夫人煞白的脸,心下已经将这个女人判下了死刑,谁叫她这样蠢,不知道将老之人都生性信佛,偏还在这里出口诋毁佛道中人,真真是自寻死路。

“母亲息怒,想必三妹妹也是一时心急口快才说错了话,自古有佛道普度众生之说,想必楼儿话中梦中所见却是属实,既然如此,那这件事情我必会彻查……”

白温婉还想说些什么,却见赫连珏楼那双古井般神澈的眸子中央透露着的是似笑非笑的神情,竟一下子噎得说不出只言片语。

“老奶奶,二姨娘说的是,您就不要动气了,虽说那高僧说所说的洛神散这般毒辣,不过他已经教我化解的方法了,楼儿知道老奶奶心疼楼儿,不过楼儿面上的伤不出三日定会好全的,老奶奶就不必动气。”赫连珏楼坐到了老夫人身边,见着她手边的那颗破为两半的沉香木佛珠,眼中闪过一丝情绪,却也不说什么。

“老夫人,我,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觉得,觉得……”三夫人慌措之间对上了赫连珏楼的眼神,赫连珏楼嘴角嚼着笑,在纱巾下面若隐若现,让三夫人斗生恐惧,却也只能跪下请罪,那一刻,她第一个认识到,这个赫连凌月是恶魔,是从地狱里爬出来像世人复仇的恶魔。

“老祖宗,这本是你家的家事,本太子自然是不宜多家过问,不过还请老祖宗容我在这里说几句可好?”就在三夫人哭天抢地的认罪而老夫人还是无动于衷的时候,那个刚刚打了个佛偈的白衣男子突然站了起来,赫连珏楼这才看清楚了他的容貌。

她心下一笑,原来是太子夜焕然,玄北国的太子是皇上与爱妃程氏所生,一生下来便被封为太子,赫连珏楼以前的记忆里并没有过多的片段是关于这个太子的,所以赫连珏楼才会认不出他来。

这个男子,身高与三皇子相符,外形倒是比三皇子夜焕笙更加多了几分邪魅,容貌虽是相似,只是眉角处有着一道伤疤,不大不小,丝毫不影响这个人的美艳程度。

赫连珏楼眯了眯眼,二十年的特工生活给了她超乎常人的敏锐观察力,只要一眼,她就能像计算机读程序一般的将人心底的那成心思读出来,比如眼前这个夜焕然,除了皇位是他最在意的,其他所有事情便都是可有可无的,如今却要站出来说几句,怕是有趣的事情就要发生了吧。

赫连珏楼眉眼微眯,前世他是在跟夜明还争夺皇位的时候被夜明还的坐骑吃干抹净的,不知这一世,他能活多久。

【作者有话说】

珏楼要威武了哦~~~求收藏求评论呀

第十五章,太子之邀(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