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太子之邀(三)

  夜焕然在车外神色变了变,对着身后的五十个死士挥了挥手,冷言道:“赫连珏楼,你本是该死之人,你若问我为何要杀你,我便告诉你,前几日我的谋士夜观天象,说玄北的东隅之处升起一颗天煞孤星,此人来自地狱,却又阳气冲天,今后是我登基为皇的路上的一颗极大的绊脚石,而你,不就正是在那一日死而复活?所以,赫连珏楼,你,留不得?”

“为什么是绊脚石?”赫连珏楼嘴角掩笑,“我不喜欢这个形容!太子殿下可知道猪是怎么死的吗?”

“你想说什么?!”夜焕然觉出了赫连珏楼话中凌冽,对身后的死士做了个手势,要是赫连珏楼敢做出什么动作,他立刻将她射成刺猬。

“猪是笨死的。”赫连珏楼已经解下缠绕在腰上的铁鞭,分辨着空气中传来的外面的内力的分布情况,外面大概五十人,皆是少有的绝世高手,赫连珏楼隐了隐眼神,低低的说着,“你煞费苦心的用玄铁神镖刺破老夫人的佛珠,借机引我出来,如今只派五十个死士来杀我,怕也是太小瞧我了。”

“你……”夜焕然的面上有了一丝忌惮,这五十个死士是半路跟上来的,赫连珏楼在轿中,是怎么知道的,而且,玄铁神镖来去无影,她怎么会知道.

果然,这个女人,留不得!

“太子殿下真真是糊涂,难道不知道玄北最禁忌的就是皇子们私自培养谋士,你将这样天大的秘密交予给我,真真是折煞了珏楼。”因为玄北的皇帝不愿意看到自己过世之后皇子们因为争夺皇位而相互厮杀,所以一直对各个皇子的势力很是重视,所以,养谋士,绝对也只有太子做得出来,哦,不,还有那个现在还未回京的六皇子,他自然也不是什么善茬儿。

“哈哈哈,真真是狂妄,我将这个秘密说给你听,因为你是一个将死之人,不知道死人的嘴巴是最严实的吗?”夜焕然面上虽是不惧,心里却已经激起了千层浪,他对着身后一声冷呵,便见有千万只染上剧毒的倒勾剑飞向那辆黑色的马车。

只是,夜焕然在所有箭都飞奔出去的那一刻惊呆了眼睛,那道马车之外,竟亮起了幽幽的蓝光,就像一层保护伞一般的的将赫连珏楼笼罩着。

所有箭羽顷刻间碎为粉末。

“哈哈哈,太子殿下,这样欺负一个弱女子着实不好玩。”一把清澈如春泉,凌厉如白月光的声音响起在天空之上,听似那般漫不经心却又字字动魄,“皇上还等着你回宫与他下棋,你可耽搁不得。”

夜焕然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已经全身瘫软了,琴渡,锦澜王爷琴渡怎么会知道他要杀掉赫连珏楼,而且他使用的是千里传音之术,虽是千里,他也能片刻不要的便出现。

而就在他惊异的瞬间,那道蓝光笼罩的马车突然炸裂,一道白光向着夜焕然袭来。

“夜焕然,我可真真不喜欢今日的游戏,你太无趣,我赢得很不开心。”几乎是一瞬间,风起云涌,黑暗立刻笼罩上了这片山头,赫连珏楼的鞭子已经将那五十个武功盖世的死士撕成了碎片,这一刻,她依旧是一身飘逸白衣的立在夜焕然面前,手中的鞭子,无一点血污,反而在闪烁着寒光。

【作者有话说】

难道是纳兰写的不好吗?为什么各位亲不收藏~~~

%&gt_< %

第十七章,太子之邀(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