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三皇子送礼

  闻人不如见面,这句话说得可是真真的好。”来者倒是不拘束,立刻飞身下来坐到了院中的石凳上,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那副茶具,“真是好玉,只是没有配上好茶,可惜可惜。”

“你是谁?!”赫连珏楼收了长鞭,立在一旁盯着这个清俊的男子,目光却落在了他腰间的的龙腾镶金的玉佩上面,那龙腾的雕刻,真真是栩栩如生到了极致,再做金丝勾勒,银丝坐垫,有了这样的巧夺天工的玉佩,还来夸那套简陋至极的茶具是好玉,真真是个怪人。

“夜焕笙。”三个字从他口中吐出,风云闻之变色,但赫连珏楼却是轻蔑一笑。

原来是三皇子夜焕笙,赫连珏楼扫了一眼候在一旁的院中的粗使丫头,这些丫头虽然是下的腿都在打颤了,目光却还是止不住的望着叶焕笙。

“那不知三皇子殿下光临寒舍有何贵干?”

赫连珏楼示意含儿再添一壶茶来,却见夜焕笙已经起身,从腰间取下了那块让见惯无数珍宝都的赫连珏楼都称奇的腾龙玉佩,带着轻笑的递到赫连珏楼面前。

“小小心意,希望二小姐不要嫌弃。”

“无功不受禄,三皇子有话直说。”不知怎么,前世的记忆加上赫连珏楼一贯敏锐的看人的直觉都让她不是很讨厌眼前这个三皇子,“如果我没有猜错,腾龙玉佩分五色,至今你们五个皇子身上各配一枚,这个可以皇族的象征,不知三皇子今日将此交付于我是有何用意?”

“二小姐果真是奇才,不过二小姐今日可猜错了,送玉佩只是希望跟二小姐交个朋友,别无它意。”夜焕笙见着赫连珏楼那面纱上面的一双古井般幽深的眼眸,突然温婉一笑,放下玉佩之后一个跃身飞上了院子里面的高树上面,“希望在几日之后的驯兽大赛能再见到二小姐,后会有期!”

夜焕笙一个纵身飞出了院子,却在脚刚落地的时候胸中涌起一阵血腥味,然后便是“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那杯子,果真是万年的毒玉做成的

赫连珏楼看着飞出去的夜焕笙,目光微转的看着石桌上的那块玉佩,晶莹通透得没有一丝杂质,一看就是上等的和田美玉,又转眼看着那套质地非黑又非白的茶具,还没有想出个所以然的时候,却被含儿的惊呼声打断了。

“小姐小姐,老夫人听闻小姐死而复生,说是要请小姐过去呢!”含儿的声音脆生生的,里面不难听出来有几分着急,“这可怎么办,小姐,你快想想办法呀。”

老夫人召见,赫连珏楼冷笑,这个老夫人在记忆里可不是什么善角儿,这次名义上的召见,实地里打的算盘赫连珏楼能不清楚。

不过赫连珏楼崇尚的是人道主义,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定斩草除根。

“还愣着干什么?老夫人召见,你是想我迟到了去领板子吗?”赫连珏楼将玉佩收入怀中,起身向着门外快步走去。

第十章,三皇子送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