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心软的代价(中)

  “关于本季度XX产品我部门负责的市场调研结果显示……”

偌大的会议室正进行着常规会议,陈新坐在主位听着各部门负责人的工作报告。

神情在那些下属们看来是温和浅笑中却是显而易见的高深莫测,真是不负别人给他起的“笑面狐”这个绰号。

实则他已经是昏昏欲睡一心两用着呢,一半儿的思绪已经飘向了某小丫头身上。

不知道她现在在干嘛?

这几天学校运动会,他公司有忙得抽不开身去学校,两人自然几天都没见上面了,不知道她有没有想他?

这小丫头也真够没良心的,都不记着主动给他发微信、打电话什么的。

裤袋里的手机突然振颤起来,打破了陈新的神游。

他掏出手机一看,是一条短信,看过之后,脸色顿然大变,甩下一句“本次会议结束,下次再继续。”,便率先走了出去,脚步匆匆。

看着自家老板那沉郁的脸色,没了往日的还算亲和,众人同时面面相觑,又都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妈呀,陈先生刚才的脸色好难看,真不知道是谁那么大能耐居然连这么好脾气的陈先生也能给惹毛了。

校医室,简单的装修,白色和蓝色相映衬。

干净的白色病床上,正静静地睡着一个人,身子被被子严实地盖着,只露出一张有些苍白的小脸蛋儿,往日里粉嫩诱人的小嘴唇早已没了血色。

陈新坐在凳子上,眼睛一点也不愿挪开地看着她,想让她一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人就是他。

都说人在生病时是最脆弱,最需要关爱呵护的,作为她最亲密的男朋友,岂能放过这光明正大关心她,顺便献献殷勤增进感情的好机会?

当然不会。

“只是经期做剧烈运动痛经昏过去了而已,没什么大碍。”

这是他冲进校医室问清情况后,校医给的回答。

“那她没有别的什么问题了吗?”他还是不放心地问道。

校医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回道:“没有,小姑娘贫血,平日里多补补就好。”

虽说在确定她没什么大碍之后放心了不少,可在人还没醒过来之前,他根本没法彻底放下心。

就算醒了,他也还是操心,就怕一不小心,那丫头又把自己身体给搞垮了。

室内很安静,校医在另一个房间。

阵阵轻风从微开的窗户吹进,吹散了些许刺鼻的消毒水味。

“滴答,滴答”

仿佛听到时钟指针一秒一秒跑动的声音,敲在了陈新的心上,度秒如年。

仿若在极寒之地和赤道走了一遭,他的后背已经汗湿。

混乱,还是混乱,光怪陆离的混乱!

形形色色的人影,不同场景,不同事件,快速掠过,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最后,画面终于定格。

一棵古老的樱花树,纷纷扬扬的粉色樱花瓣,美轮美奂至极,出尘如仙童的小少年静静地站立在树下。

他仰着头,嘴里喃喃着什么,看不清他的脸,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画面的周围散发着奇异的金光,那么圣洁,那么美丽。

心,翻滚如潮,莫名的酸涩席卷而来。

如此奇幻的梦境,如此熟悉而又陌生的小少年,

正当温绵想将梦境继续做下去一探究竟时,她却醒了。

眼睛还没有睁开,她有些茫然,不知是还在梦里还是已经回到了现实,脑袋昏昏胀胀的。

见小丫头睫毛开始微微颤动,陈新知道她快要醒了,连忙倾身,凑近她的脸,屏住呼吸仔细地瞧着,像在虔诚地期待着什么。

第二十三章 心软的代价(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