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回忆偶遇(五)

  男人走至夏教官的身边,和他耳语了什么。

温绵左看看右看看,就是不敢看向那道身影。

不是所有美男都可以用来饱眼福的,她正心虚着呢!

一旁的女同学看到温绵奇怪的动作,好奇地问:“温绵,你在看什么?东张西望的。”

“呃……”温绵紧张得舌头打结,胡诌道:“没什么,我钥匙好像掉了,想看看是不是不小心掉地上了。”

其实她是想找条地缝来着……

“那我帮你找吧。”那女同学说。

温绵心虚地说了声:“哦,好,谢谢啊。”

“不客气。”那女同学好心地帮忙找起来。最后自然是不可能找到了,以温绵弱弱的一句“估计落在寝室里了,我回去再仔细找找。”收场。

其实钥匙还真被她落在了寝室里。

“嘘……嘘……嘘……”

尖利刺耳的口哨声响起,同学们已经练就条件反射,在夏教官一道“列队!”的命令中,迅速站起身,找到了正确的位置站好了方阵。

二班和三班的学生们都还席地而坐着,用好奇的眼神看向他们一班,以为是有什么不寻常的事儿,八卦之心顿时以直线速度升温,尤其是本就爱幻想的女生们。

女生甲好奇地问:“那个男的是谁呀?在军训的时候都能看到大帅哥,我也是醉了……”

女生乙不确定地问:“不会是他们班晚来的学生吧?”

女生丙否定说:“不可能吧,你没感觉到那帅哥身上的气质不一般么,内敛、沉稳、绅士、优雅,明显是事业有成、有了一定社会地位的男人才会有的,哪像是咱们这种还没出过社会磨历的学生党。”

女生丁笑侃道:“就像他们班那个教官一直吼的,一群没长齐毛儿的小兔崽子!”

引来不少听到此言的女生们“嘻嘻”的笑和声。

女生丁接着说道:“我估计是他们班的辅导员吧。”

女生甲疑惑:“他们班辅导员不是一女的么,我入学报道的时候见过的,给他们班办理入学手续,还挺漂亮的呢。”

女生乙不确定道:“办理入学报道的不一定是辅导员吧?”

女生丙点头附和:“有这种可能性,所以还真好奇那男的到底是谁诶。”

其实吧,如果只是一个既没有长相又没有气质的普通男人,是根本引不起她们浓厚兴趣的;是帅哥,就要多知道一点儿,多了解一点儿了,好赶紧找个理由,找个机会什么的去勾搭勾搭了。

女生乙于是猜测道:“要是不是他们班的辅导员,也不像学生,说不定是哪个老师吧。”

女生丁这时引人注意地说道:“我猜啊……”

拖了长长的尾音,果然引来其他女生的好奇之心:“猜什么?快说快说。”

于是女生丁一副“我猜的准没错!”的得瑟表情揭晓了答案:“我猜说不定是他们班辅导员的男朋友,说实话,他们俩还真像那么一回事儿,哈哈哈。”

“……”听到如此劲爆言论的都无语了。

有女生内心吐槽「别真给说中了啊!」

而一班这儿,还管不着听不见二班和三班对他们班的各种议论纷纷。

各个眼睛炯炯有神地看向他们对面的夏教官和已经成为众人的焦点,目前对他们来说尚且陌生的帅气男人。

有的炯炯有神是因为肚子饿了,以为列好队可以去吃饭了,有的则是对帅气男人的无限好奇。

夏教官可不管不同人内心不同的YY,他背着手,跨步站立,眼神锐利地看向对面的众人,依旧声量不小的开口了:“旁边这位,是你们班的辅导员,相信你们已经对他好奇了好几天,今天终于见到了庐山真面目,大家鼓掌欢迎!”

闻言,在夏教官的带领下,掌声响起,伴随着的是一阵阵惊讶的悄悄议论声。

“哎,咱们班辅导员不是个女的么,还挺漂亮的那个。”

“是啊,我看到通知书资料上写着的,好像叫什么苏漾?难道临时又换了?”

“不清楚诶……要是换了也没关系,反正咱们班是阴盛阳衰嘛,嘿嘿……”

温绵也很惊讶很不解,这个男人怎么会成了他们班的辅导员呢?那那个叫苏漾的老师呢?

怎么看她都怎么觉得有一种凤凰住鸡窝的违和感,他是那只高贵的凤凰,一群来自全国五湖四海的学生组成的这个班则是鸡窝。

“大家好,我是陈新。”

一开口,不大不小的声音,清冽悦耳,如钢琴乐曲般富有磁性,瞬间秒杀众人停止了七嘴八舌,安静了下来。

他自信满溢,一手插着裤袋悠逸地站着,看着站在对面一个个脸庞尚显青春稚嫩的学生们,不禁想起了自己大学时的忙碌和充实时光,带着对某小丫头的情深思念,是多么令人怀念呵!陈新的嘴角是浅淡的温和笑容。

他眼神不着痕迹地掠过某处,不急不缓地继续道:“耳东「陈」,《世说新语》的「新」,教古文选读和古汉语……”

第九章 回忆偶遇(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