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君谦---原来

  我用尽全身力气将颤抖的手握成拳:“你们都下去。”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声音竟是晦涩梗咽。翠岩走过来想说什么,我连说话的力气都仿佛被抽尽,挥挥手让她退下。

转过身,看着趴在地上的奴才,他不说话,只是不停地发抖。长侍卫低声提醒:“你将看到的情景禀明君上。”他犹豫了下,似是下定决心:“君上,奴才也是无意间见到一个戴着黑面具的带着宛昭仪飞上屋顶的。”

“我说的不是这个,”我粗暴打断他的话,“你刚才说的是‘她跟一个刺客走了’?!”

他抖动的越发厉害,我咆哮道:“说!!!!”

他吓得瘫坐在地上,考虑了良久,双手深深扣进地毯,双目看着我,眼中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疯狂:“我说的是实话,宛昭仪在窗外和刺客相互搂抱着飞到屋顶上,俩人相视而笑,而且……而且当时刺客并没有捂住她的嘴,可宛昭仪却没有呼救!”

我低下头死死地逼视着他的眼,他也用目光迎视着我,最后,我哈哈大笑,笑的歇斯底里,笑得心阵阵抽动,长侍卫担忧地走过来,轻声唤我。我猛然抬头,眼里布满血丝咬牙切齿:“将今日在场的全秘密处死。”“可是君上,嫔妃那边……”长侍卫惶恐不安。“囚禁,杜绝与任何人接触,”我看向那位奴才,“还有他,赐死。”长侍卫什么都没说,将他拖了出去,而他面如死灰,没有任何挣扎与求饶。

太阳渐渐西沉,迎娶的吉时已过,拜天地祖宗的吉时已过,入洞房的吉时也过去了,她还没有回来。我定定地站在原地,身边空无一人,好似以前的我。只是那时的我虽总是一个人却并不孤单,现在的我却仿佛失去了什么。

清儿啊清儿,我们明明相爱着,为什么你又要走?既然要走,为什么不早告诉我,要等到我兴高采烈过来迎娶才不告而别?若你是被迫,却为何与他人言笑晏晏甚至肌肤相亲?

衣架上整整齐齐放置的礼服生生刺痛了我的眼睛,清儿,难道你连与我的吉服都不愿披一下么?让我情何以堪?

也许,你不在乎吧。对啊,哪怕只有一点点的在乎,又怎会忍心如此待我?可你若不在乎,为何又要安安分分在我身边这么久,久到我在乎你、恋上你?难道………我似乎想到了什么,又似乎什么也没想到,快步走向御书房,吩咐侍从传召唐越,现在,马上!!!

唐越急匆匆地赶过来,挂着一脸的疑惑,是啊,早就昭告天下的封阶典礼,临时却不了了之,怎会不让人疑惑万分?

可是,只要我在一日,谁敢说三道四?

唐越急匆匆地查阅各种机密文件,脸色越来越沉重,半响,放下卷宗;“君上,现已查明,我们少了三份卷宗,粮草安置地表图、军队布置图和……和…在王朝的人脉和细作名单。”

我沉默不语,早应该料到了啊,只是现在才愿意相信。唐越看着我的无动于衷,皱着眉头提醒:“君上,这可如何是好?粮草可以马上通知转移;军队可以重新布置,虽然具体人数被窃取,但这也不是最糟糕的;可是王朝那边可是我们多年才建立的人脉和培养的细作啊,这……”

----------------------------------------------------------------

美女帅哥们,君上其实是有苦衷的哇,大家捧下场嘛~~~~

君谦---原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