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罗盘

  期间我借解手看了十七娘临死前给我的纸条,上面潦草地写了一句话:君太后、王唐影、二王子三国鼎立,王唐影寻求一统天下之法,我已将此消息透露。我看着纸条发呆,这必定是十七娘在很紧急的情况下匆忙写的吧,她知道王唐影寻到了我的居地,原想赶在他之前通知我,却不想......

目的地出人意料,居然是君国那个风府的后山。风府的大门早已被撞得七零八落,我再次踏入这片熟悉又陌生的府邸,一路走过曾今满是欢声笑语的道路和院落,从未如此深刻地体会到物是人非的凄凉。最后我们停在后山树林的那座小型金字塔前,前一秒我还想着里面是不是埋葬着哪位大侠,接着为自己即将成为盗墓者并壮烈牺牲而默哀,后一秒王唐影率先踏了进去。身后的侍卫推了我一把,我只好缩头缩脑地跟了进去,一路上只有前后两个火把发出明亮不一的光,我暗视力不行,不是头被撞了就是肩被蹭了,最后我身后的侍卫忍无可忍,塞给我一个火把才停止了我无休止的霉运。

最后我停在了一个巨大的石室中间,眼前是一个巨大的罗盘,边缘排列着整整齐齐的弧形按键,用不知名的像是不锈钢又像是塑料做成,按键上刻着不按顺序排列的A-Z共26个字母,没有重复,没有缺少。我仿佛知道了什么,果然我东找找西找找,终于在罗盘正中央看到了一个英语单词:alphabet(字母表)。我扶额问天问地问神灵,what’sthematter?what’sthematter!!!!

“能解开吗?”王唐影不知什么时候漂移到了我面前,濒临崩溃的我差点被吓得直接去见上帝。我想了想,觉得不能随意就去解密,万一要是一不小心打开了潘多拉盒子就不好了,我让大家到处找找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线索。结果,很快有了消息,有人在东面的墙上发现了一串“咒语”,我走过去一看,仍是英语,可能因为刻上的时间较长字迹有些模糊不清,但英语不是像汉语那么精简,一个单词中间缺少一个字母可以根据前后和长短判断出那个词是什么意思。

我连蒙带拐弄清楚它的大部分意思,大致是说那个刻字的人来自21世纪,由于地球资源日渐匮乏,一个什么联盟就寻求到另一个空间寻求生存的资源和空间。此项工程已进行了三四十年,先后传了三个技术人员过来,终于建成了这个空间运输通道,最后只要启动就可以形成相对稳定的空间通道。而留言的也就是第三个工程师,在最后时刻他犹豫了,不知该不该启动这最后的程序----按照字母表的顺序依次按下按钮。最后,他毁了物质传送台面,看着无数人几十年智慧的结晶,他狠不下心毁了这所有的装置。不知道地球那边之后会通过什么其他的手段传送人过来,他留下这段话,只是希望若那边还有人过来,千万要三思而行。因为只要建成空间通道,这边的人便将遭受灭顶之灾,因为两边的机体免疫能力不同,地球带过来的普通感冒病毒也可能足以致他们于死地。最后他说,他建立了风府,意在希望能永世守护这里,只是他知道永世是不可能的,那么,有多久就多久吧。

一长串的英语后面是一个大大的笑脸,仿佛是终于舒口气的释然。我看着却哭了出来,那一群举着火把为我照明的大男人一个个手足无措,只有王唐影稍显镇定地问我怎么了,我用更大声的哀嚎回应他。

为什么我要找什么狗屁线索?为什么我要看懂这段话?我第一次怨恨自己的求知欲和博学多才。现在我知道了我应该怎么办?能回家固然是好,可现在的我已非以前的我,而我回去的年代还是2012年?如风府那位先人所预计的那样怎么办?地球带来无数的细菌病毒,这里的人都可免疫?而这里的细菌病毒地球人能免疫吗?

我觉得自己的思想境界提高到了无与伦比的高度,似乎站在上帝的角度考虑众生的命运。我哀嚎了一声又一声,隐隐约约间似乎还有遥远的狼嚎声与我遥相呼应。众男一脸黑线地看着我,最后我摸了摸已成大花猫的脸,淡定无比滴说:“我会!”

***************************

三日后,我站在后山的悬崖边,树还是原先的树,笔直优雅,而人却早已不是原先的人。我面对着悬崖,看着从底下冒出的缕缕白雾,估摸着自己从这里跳下去后能摸到树藤,而树藤不断裂,自己顺着树藤再找个洞爬出来的概率有多大,往乐观估算,99死1生,往现实估算,100死0生。

我忧愁地咬着手指,终于发现现实不是自己所能掌控的。自己唯一能掌控的是死得丑点还是不那么丑点。

三日里,有无数多的人马闻风聚集在这里,有看热闹的,也有想分一杯羹的。其中最大的势力便是王唐影、君太后和二王子----现在的王上,王唐影挟持着恭和罄心,君太后挟持着翠岩,我一直以为翠岩已被君上处决了,可再次见到她我却没有高兴起来,谁知道这是不是另一场分别呢?

犹记得二王子风尘仆仆赶到时的第一句话,他说,君儿,到我这儿来,我会保护你,引起了所有势力的不满和戒备。可我没有过去,我不想在最后关头还要拖累关心我的人,更何况,我们也不可能回得到过去了。

时辰差不多了,我看了看天色,果然不消一刻钟,小金字塔那边先是发出耀眼的光,紧接着硝烟冲天而起,同时巨大的爆炸声充斥人的耳朵,很多人短时间内都失聪,耳边唯有嗡嗡的叫嚣。我点点头,虽然炸药的质量不好,不过胜在量多。

王唐影的神情先是震惊疑惑,待反应过来后是满脸的怒不可遏。三天前,我告诉他们,天下一统之前需要庆典,放一种特别的烟花后才能引出人王之冕,然后列出一大堆名单,并详细记下了配置方法:硫磺,三氧化硫,硫酸,硝石,硝酸,棉布围裙,火棉等。我告诉王唐影,烟花齐放之时一定要人王及其最精锐的士兵在金字塔附近,不然起不到加冕的作用。王唐影狐疑地看了看我,最终选择相信。

可是,待三天后我亲自布置好一切,看着亦步亦趋跟在我身后的王唐影,即使明知道他只是为了监督我,可我还是不可避免地想起了唐越,无论发生什么事都永远站在我身后的唐越。最后,我跟他说,一次加冕不一定成功,可一个人只能试加冕一次,何不派一个心腹待你加冕?毕竟这是第一次,很可能不会成功。

他思索了很久,大底觉得挺有道理,然后他问:“你知道我为什么这次听你的吗?”我确实不知,然后很诚实地摇了摇头。他故作神秘地咬着我耳朵:“因为我发现你刚才在想我那个废物哥哥了。”

“他不是废物。”我带着哭腔反驳,不知是因为被戳穿还是他叫唐越废物哥哥或者他猜对后孩子气般神秘而得意的笑。

罗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