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有没有怨过我

  我仿佛睡了好久的觉,不知多少日后睁开眼睛,看着四周与当初冯府我的房间布置无二的场景,我愣了愣,怀疑自己究竟是再死了一次重新穿越回来了还是时间倒流亦或是在做梦?

待恭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才恍然时间永远是进行时的。恭老了,这是我最深的感受,他的脸还是黑黑的,眼睛却浑浊了,鬓角的白发延续着眼角微微的皱纹,蓄起的胡须已有寸长,我一直想问他喝汤时菜会不会沾在胡须上,但我告诉自己不能问,不能问,却还是不小心问了出来,他听后一愣,笑了,你终于回来了,他说。我一直都是我,我如是回答,眼角酸涩。

最后我打算离开,二王子还是放了我,将一直昏迷的我送到了风府,连带着罄心。我无心去猜他的心历路程,只想着要是他能早点想开就好了,至少钱多多不用死,对他是怨是恨亦或是无奈,我不再去深究,因我觉得这样挺好,我一直都是自私的,只是多多死得冤枉。

看到罄心与风府管家的儿子情投意合,便将她留在了风府,恭说他也会好好照顾她,我不止一次地想见见唐越,可恭说他外出了,恭还说唐越现在过得挺好,就是失忆了,忘了所有前景往事。我奥了一声,这样也好。

我离开的那天,太阳亮得正好,天气虽仍是寒冷,却已能忍受了。我化妆的手艺突飞猛进,已能将自己整得比较像个人了,一个男人的模样。我预计他们将我送到风府门口,结果他们送过了城门,送过了十里乡,送到了梅花林,恭一直笑着,罄心哭得不能自已,而我苦笑不得。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我们一人摘了一只梅花留作纪念。最后恭问我,娜儿,明知道你三日之约未来定是出了事,我却不闻不问,你心里有没有怨过我?我很想说,我不怨我未怨呢,可是,在那段时间期盼着有人来救我又担心他们来救我的矛盾心情却是有的,即便知道恭骗了我,可是他在我心底还是那个救我的盖世英雄,在我和唐越最无助的时候。最后我拍着他的肩膀,笑着说,哥俩好说这个干什么,你有这一大家子当然不能胡来,我们可都长大了呢。恭也笑了,眼角含泪。

我想我终于放开了,紫霄捎来的信跟我说,她从没有想过要背叛我;她说她一直看着二王子待我的万般好,而我却每次都带着伤回来,我不说,但她能知道那段时间我是很难受的;在她发现我要走的时候她犹豫过的,考虑再三后觉得世界上没有人能比二王子待我更好了,她才去通风报信,希望二王子能用真情打动我,而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她都没有预料到;她说,她爱上二王子好久了,第一眼见他,他头发随意披散在肩头,一袭素白的衣服倚在院中的石桌边颦着眉思索着什么,好看的眼似乎有些些迷茫,嘴巴微微开合似乎在自言自语,紫霄说,她一眼就看上了二王子,那个有着孩子气的二王子;最后紫霄说,她不知道一个人为了爱能卑微到什么地步,但她跟在他身边,即便唯一存在的价值是模仿我的一言一行,她还是愿意的,因为爱,不是买卖取舍。

看到这封信,我确实有些些震撼的。震撼之一,左看右看二王子也不是孩子气的可人儿啊,这不如说老虎改吃素了;震撼之二,那该死的二王子居然让紫霄模仿我?心疼的同时我感觉颇不自在;最后,紫霄的一句话,因为爱,不是买卖取舍,我想如果二王子像君上那般骗她、不信任她、囚禁她,或许她还是甘之如饴吧?真正的爱,难道真可以卑微到如斯地步?或许我没有想象中那么爱君上吧?

终于我还得要走,罄心用竹笛吹起了《送别》,我无聊的时候教过她的,也许终究还是留情,又或许是笛声太过缠绵悲伤,转过身的刹那一行清泪终于落下,我一步步朝前走,将恭、罄心还有一直远远驻足在后面遥遥相送的二王子丢在身后,渐行渐远。

悠扬的笛声飘得老远都听得到,笛声携着梅花在空中飞舞,最后我笑着跟着一起轻哼: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有没有怨过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