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醉酒

  红绸渐渐安静下来,虚脱般任由恭抱着她,头上散发着薄薄的热气,汗水沾湿了头发,突然,她双手捂着脸大哭起来,泪水顺着指缝淙淙低下。恭紧紧地抱着她,脸埋在红绸的肩膀,我看不见他的神情,可从他颤抖的肩膀和死死扣住的手指可以看出,他不比红绸好过。

最终我还是走了,是二王子从雪地里把我拉起来的。虽然很好奇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毕竟我还记得以前那个风府的萧瑟,刚从悬崖上来的我曾今满怀希望地投奔过,让原遍布整个大陆的组织龟缩到一个国家,想必已经伤筋动骨,而始作俑者,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想不想喝酒?”我们走在回王子府的路上,仍是一路的静默,我突然的出声让二王子吓了一跳,他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而后坚决地说,不想!

“可我想。”我拉着他就往酒肆疾走。

他反握住我的手腕,让我不能前行一步,眨了半天眼睛,然后很没有新意地冒出一句:“我没有带钱。”

我见招拆招,朝着他傻笑,露出引以为傲的满口白牙:“老娘我有!”说完,不顾他瞪大眼睛仿佛听错的神情,拍开他的手,头也不回地一头扎进酒肆。

招呼掌柜的拿了一坛酒,一坛好酒,一大坛好酒,倒了满满的一碗一仰而尽,砸吧砸吧嘴,第一次在这里喝酒,发觉这里的酒有点像以前的花雕,有股子中药的味道,不过度数似乎要低淡些。咕咚咕咚灌下一整坛,我打了个饱嗝,感觉肚子满满的都是水,酒的味道也不是那么好闻,便招呼着掌柜上鸡上鸭上猪蹄。酒肆里的顾客看到我一个姑娘家拉这个男人跑来喝酒,举止“豪爽”跑了大半,剩下的都饶有兴趣地看着我和--------一直站在我身后满脸黑线的二王子。第二坛酒下肚,我开始手脚发麻,舌头有点点不听使唤,众人的目光开始肆无忌惮,门口围着一圈瞻仰我英雄事迹的仰慕者。

“掌柜的,我说要一大坛酒,这么一小坛,以为你姐我没钱呢?”我侧坐在长凳上,左脚踩在凳子上抖啊抖地“减压”,左手一只油光发亮的猪蹄,右手拍着掌柜给我上的第三坛迷你型酒坛,吼完这句话后一个酒嗝差点把自己熏死过去。

“这...这....这....”掌柜用毛巾擦着飚出来的冷汗,频频看向我的身后-----对我“不离不弃”的二王子。

我站起身,一把拍开坛封,汩汩灌了一嘴巴,众人应景地齐齐发出“哇~~~”的赞美声,我自我感觉特美好,向他们抛个媚眼,而后重重将酒坛往桌上那么一摆:“掌柜的,再拿一大坛酒!”

也许觉得站在一个女人的身后很窝囊,二王子恢复流氓本色,一把夺去我手中的酒坛,对围观的人吼道:“滚!”众人惊了惊,因不知道二王子的身份,只有几个人离开,剩下的人相互交头接耳,眼神更加暧昧地看着我们。

我靠近,用手肘推了推他,与他的脸贴得到到的,用自认为低低的其实是蛮大的声音说:“你个死流氓,呃,信不,呃,信,姐姐把你是二,呃,王子的事情说出去,看你以后,呃,有什么脸面在这一带,呃,立足。”他皱了皱眉,似乎强忍着才没有将我推开。

一回头,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我却发现钦佩我的人都走光光了,我拎着酒坛左看右看,真真的没有人了,只有掌柜的站在柜台后抖啊抖啊抖,我看着一阵眼热,这么有喜感的抖法我怎么不会?

“人呢?”第三坛酒下肚,我感觉自己可以劈死一头牛,用手抓着酒坛,脚步踉跄地在酒肆中走着太空步,陈旧的桌子的腿在眼前变成6只,再变成8只,“你们不是很佩服的我吗?怎么都不见了?呃。”

“君儿,我们回去。”二王子扶着我,伸手就要将我手中空空的酒坛夺下来。

我一把将酒坛抱在怀里,歪着头,打出一大串酒嗝后,无比严肃地说:“我还可以喝,就是有点撑,人家在喝酒,不能收酒瓶子的,知道不,你个傻*逼。”

头顶传来他低低的笑声,马上又被生硬地压抑下去,想必是不知道傻*逼这两字的丰富内涵,不然非剥了我的皮不可:“你也知道撑了?你这又丑又笨的女人......”

后面的一大堆话我没有听进去,但那一个“又丑又笨”四个字我倒是听见了,我两眼一瞪,盯着比我高大半个头的他的淡金色眼睛,他也低着头看着我,眼睛亮晶晶的,却又像波光粼粼,我摇摇晃晃地推开他,甩了甩额前的刘海,气焰非常嚣张地指着他的鼻子:“老娘我哪里丑了,哪里笨了?老娘的漂亮你没见过,老娘的智慧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念天地之悠悠.....呃,悠悠我心......我的心太乱,不敢再贪更多爱,想哭的我却怎么哭也哭不出来......我不会哭,我说过,我不会哭,因为我再也不必去等待,等不到的爱......”我又说又唱,找不找麦克风,就拿起酒坛充当,感觉自己的歌声忒动听忒感人。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醉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