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钱多多之死

  这场觉我睡得极不踏实,似乎梦到了很多,却又模糊了开来,后遗症是等我醒时脑袋浆糊糊住一般发涨,不过还是醒来了,在两天以后。罄心的眼已哭得肿得不能再肿,打趣来了她几句,居然就破涕为笑了。我深深满意于自己哄孩子的本事,自恋了好一会儿。

午饭的时候紫霄过来送饭,眼睛也红红的,不知又在哪里受气了,菜照样很合我变态的口胃。罄心一看到她就气不打一处来,双手叉腰学着大婶骂街的架势:“啊哟,王子妃娘娘,既然削尖了脑袋卖主求荣爬到了王子妃的位置,又怎假惺惺地天天端水送菜的呢?罪女可消受不起呢。”这句话说得实在是有些重了,紫霄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眼中包着泪,却没有辩解。我却很受用,抱臂在一旁冷冷看着。

布好菜,我们毫不客气拿起筷子就吃,紫霄在一旁候着,我们没理会她。吃完,紫霄巴巴地过来收拾碗筷,憋了半天,四看无人,轻轻地说:“小姐,二王子没有动冯堂的人。”听后我放了大半的心,二王子没有动冯堂,也是怕在这节骨眼上惹了不该惹的人吧,确实算是个好消息,只是没想着紫霄居然想做无间道。我仍酷酷地没有转头,罄心也只拿着鼻子仰视她。

“小姐,二王子他其实一直都挺喜欢你的......”紫霄又兼职做起了说客,我不耐多听这种话,直接打发了事。

“哼,天天二王子二王子的,我怎么早先没有看出她有这居心呢?”磬心歪着脑袋前前后后想着,却实在想不出这缘起何处。我笑着扳正她的小脑袋,顺了顺她头顶上红彤彤毛茸茸的小球和厚齐的刘海:“不要想了,紫霄是个聪明的姑娘,她想瞒着的事,谁也发现不了。或许,我平日里确实没有关注过她。”说到后来,我微微有些黯然。

磬心懂事地握着我的手:“小姐,别不开心了,都是她不对,她……她不知好歹,她精虫上脑,她财迷心窍……”我笑看着抓耳挠腮一口蹦一个贬义词的磬心,捏捏她的小鼻子:“以后就不要这样说她了。”“那怎么可以?”磬心大呼小叫恨铁不成钢,“小姐,您就是太心软,她背叛了您,给您个小甜枣您就可以乐呵半天,您,您……”

“不然怎么办呢?”我仍是笑看着磬心,她想了想,觉得我们的前途确实挺惨淡,再也忍不住,嘴一撇,哇哇哭开了。

就这样,我们一个哭,一个笑,直到二王子提着一个黑布袋进来,我第一时间鼻尖地捕捉到了血腥味,磬心条件反射地躲到我的身后,但马上缓过神来挺着小腰板拦在我身前,我没有动,只看着布袋,不晓得我的目光是否泄露了自己的愤怒和惶恐。

“你们日子过得挺不错啊?”他呵呵笑着,斜眉入鬓,眼周是疲惫的青黑色,抛出布袋,布袋内似乎是个圆圆的东西,骨碌骨碌滚到了我脚下,带出一路的斑斑血迹,“还新鲜的呢,打开看看。”

我僵着身子,手指在扶手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身前是抖得不能再厉害的磬心。是谁?这次是谁?我闭上眼,隔绝自己的视线。

二王子带过一阵风站在我身边,推开磬心掐住我的下巴,狠狠地。“睁开眼,看看我精心为你准备的惊喜,不然……不然我杀了那小丫头,”温热的气息扑在我耳边,吹冷了我全身的血液,“小丫头,打开它。”

我听见刀出鞘和磬心的啜泣,然后是窸窸窣窣布料摩擦声,最后,是磬心的一声尖叫。不需要他指上传来疼痛的提醒我也会睁开眼,我要看看我失去的又是谁。磬心满脸泪水惊慌地躲在帷幔后,手紧紧抓着紫灰色的烫金帷幔似乎要将它扯下来为止,视线移至脚下,黑色布袋中是一张沾着血惨白的脸,满脸的伤疤表明他死得并不干脆,钟汉良式的眼,钟汉良式的鼻,钟汉良式的嘴已毫无生机,我猛地拎起实木圆凳砸向二王子的头,我要看着他比多多凄惨千百倍地死在我面前,人无全尸脑浆涂地,若不是早被收了凡有锋利的物件,我早扎了他几个窟窿。他料到般扭开我的手,板凳重重砸落地上,嘴角是万年不变的笑:“你终于开始恨我了吗?哈哈,多美妙的感觉!”

钱多多之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