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泪落谁家

  我说,儺族幸存的人需要生计;我说,天神已经放弃你们,十万大山不允许你们回去,可你们不能放弃自己;我说,没有一技在手,就如没有利爪的老虎;我说,我可以帮助你们,可你们也得帮助我……

然后,冯堂便成立了。我小心翼翼维持着这三者的关系,无论何时何地都惟妙惟肖扮演着其中一方的头领,居然得心应手,我想我是不是天生就适合演戏,或者我已有了人格分裂。

我养了只狗,白色的毛,黑亮亮的眼睛,老爱趴在我脚边睡觉,我一不在,便躲在角落里,谁都不理。这直接导致它招了无数的嘲笑和白眼,可大家不知道的是,夜幕降临之后,他与他的兄弟相互交换的“骨头”里有多么重要的情报。

三方情报汇总我处,不仅可以全方位地了解事情的始末,要是有那边不忠的话,还可以第一时间便察觉出来,不过所幸的是,大家都尽力了。

头疼地按按太阳穴,各种明争暗斗、互相提防,剪不清理还乱的错综复杂,我却不敢明目张胆地记下,只好在脑中慢慢梳理,估计自己的脑袋开发得可与爱因斯坦媲美了。可以说,王朝信息大部分都在我手,可是君国那边还是知之甚少,只知道半年多了,君上还未有归期,君国朝堂上的老臣已按耐不住,渐渐向君太后施压。还有很奇怪的一点,君、王两国本是互相制衡,不知为何,半年前两国居然同步将防线向后退了二十里,并且再未动干戈,私下,来使来往更是频繁。

君上在搞什么?君太后又是怎样与王朝谈妥和平共处事宜,而王朝居然还会答应的?照理,君上不理朝,君太后根基不稳,正是发难的好时机。我到底还有什么地方疏忽了?

隆冬已快来临,即便穿得严密厚实,指尖仍有凉意,双手互搓,无意间君太后送的手镯露出衣袖外,无数次无意或有意的碰撞没有损伤它分毫,原先只有小段的红髓如今已占了镯身的大半,红得妖艳。事出无因必有妖,可我不在乎,我要的只是最后见面时的成败和泪落谁家。

日子一天一天过,严寒终于来到,已不知道是第几次自然醒了,我还是赖在暖和和的被窝里不愿起床。

“小姐,外面下雪了呢。”磬心兴奋的声音跳跃进我的耳朵。

“哦。”我翻个身,扭扭有点点酸软的腰,没搭话。

帷幔被掀开,我以为是磬心,懒懒地睁开眼,却看见紫霄垂手站在床边:“小姐,茶馆有消息传来,三王子在告病回行宫疗养途中,被刺杀。”

“恩。”昨天“冯堂”的消息已经传来,到底还是专科好呀,冯堂当然不止在茶楼和妓馆收取信息,老二的手下几乎遍布了王朝的各行各业。

“小姐,您怎么,一点都不意外?”紫霄试探性地问。

我的脑细胞一下就被调动起来,贪睡误事丫,这也是挑了个精明能干小跟帮的恶果。眼睛继续眯着,声音疲软地响起:“恩。”

泪落谁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