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风府的热闹

  选秀如火如荼地进行,我实在想不通男人们的世界,明明已经有足够多的女人,甚至绝大多数的女人都没有碰过,却为何还要一波波地往自己后宫塞?王上好歹高龄四十又七,按理,没有那么多的精力才是。只是,这却给了各方势力一个绝佳的机会。

各色环肥燕瘦莺吟燕舞,之中包含的又都是些什么?我到现在为止还是不明白为何二王子一心想把我送进王宫,自遇见他起,我便都是灰扑扑的男子装扮,就算现在,我也利用化妆故意将自己的脸色化得晦暗,眉毛粗且直,鼻梁略塌,嘴唇无色,我实在想不通,他为何处心积虑地想把如此无貌、与他又不同心的我送进王宫作为他的内应,唯一的好处,就是我再次坚信自己的价值和万事不可信任他人的准则。

我想不通的事情太多,自从我莫名其妙来到这里,所有的谜团就都围绕着我,当我掀开它的面具,以为终于接近真相时,却发现面具之下是另外一张更迷惑人的面具。

君上到万佛山朝拜,政事暂交君太后一力打理,归期不定;冯府了无音讯;三个月前,一直盘踞君国、王朝的风府在王朝突然壮大,由原先的幕后操控经济变作光明正大的“白道”,当然,由黑洗白的代价是每月交由国库一笔不菲的银两,目前正是各大王子争相拉拢的对象……

三个月后,选秀接近尾声,几家欢乐几家愁,我看着熙熙攘攘大街上人们的喜怒哀乐,只感觉自己是方外人。

风府门外热闹非凡,却不知有什么喜事,送礼的、贺喜的人在门口排成长龙,拿着、抬着各色礼箱,附带着四周三里都洋溢着喜庆的气氛。

我只看了一眼便回到茶馆,泡杯最普通不过的普洱茶,一边暖手一边看坞郡茶馆独有的小品,自从悬崖底九死一生,我的身体就落下了隐患,胃凉,双膝关节畏寒,台上表演者明明卖力地表演,台下观众明明开怀地大笑,为何我还是觉得这么孤独、绝望?智者说,时间能沉淀智慧,为什么我沉淀的只是痛苦?

“头儿,这小品是师傅们排了很久才排出来的,您怎么一点儿都不笑嘛?您不笑,人家还以为您对自己家的产业都不满意呢。”磬心的手绕着我胳膊撒娇般嗲着,红扑扑的小脸左右摇晃,头上扎着的红色茸茸小球亦微微晃动,可爱非常。这么多人中,也只有她,不怕我了。

磬心身后站着的钱多多和紫霄有着不同反应,钱多多只是暖暖地笑着,紫霄却被吓得不清,知道我喜欢独处,忙出声说:“磬心,不得无礼。”磬心回头瞄了一眼,微微翘着小嘴,娇气地“哼”了一声,还是赖在我身边不离开。

我轻拍了拍她绕着我胳膊的手,露出一天中唯一的笑容:“晚餐想吃什么?”

“晚餐啊?可多啦。红烧醋鱼、红烧蹄髈、清蒸豆腐、小鸡蘑菇……”磬心欢天喜地地,连报了好几个菜名,都是比较和我口味的,那段吃着树藤心如死灰的日子,让我此后再也吃不得绿色蔬菜。看着舔着嘴唇想象品尝晚餐的她,单纯并快乐着,她经历的其实也不少,清倌人当过,被妓院的老鸨打过,或许还有很多她不愿启齿的悲惨境遇,可她还能保持着单纯的快乐,而我却处于邪恶的边缘,我不知道是命运的特意摆弄还是我自己不能忘记。

“头,给。“钱多多左右看看无人注意,递上银票。我看也不看,直接揣兜里。每月,我都会来领取盈利,账目上的数目一月比一月多,钱多多也越发地自信和从容,曾经困苦留在他身上的自我怀疑和萎靡已经一去不返,我不是救世主,我也没有那个闲情逸致,可是当看到自己无心之为能给他人带来些好的转变,我内心还是高兴的。

风府的热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