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约定俗成

  我看着同样了然的他:“你其实早就发现不妥了,如果肯定三王子的身份,那么就应马上昭告天下。而现在是这样的情况,那么,一定是有人想让大家都认为他已经死了,除了三王子,可能还有王上,不然,一切就都说不通了。”

“已经在查……”二王子若有所思。

“去查查随行的是谁,有没有他在意的家人或看重的将士,一切便将清楚了。”我不想过多废话,想直接打发他走。

“幸你得我所用。”二王子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然后缓慢起身,颔首,转身离开,打开门的手指修长莹润骨节分明,怎么看都不像是沾染血腥的手。我终于从他身上看到了上位者的霸气和优雅。

我是不是应该为我与他绑在一起而庆幸?我自嘲地摇摇头,不是我聪明,而是我的信息来得快而准确,包括二王子他秘密安插人监视茶楼。将剩下的包子下肚,却咸得难以下咽。

随着三王子的死讯私下传播,王朝的形势一下子严峻起来,二王子重新被众人所认可,可是百官基本上早已选择了自己愿意扶持的对象,除去“已死”的三王子,二王子的前景最不被人看好,而大王子与四王子站在同一阵营,齐齐将矛头直指,他陷入了举步维艰的泥淖。

在外,二王子时刻维持着自己淡然处世的“新作风”,不结交大臣,不挑衅惹事;在内,条条细细地分析所得的情报,寻求破解困局之法。大王子与四王子的打压没有让他有任何的心浮气躁,因为他知道,他的对手是被王上保护起来的三王子,而如今的他越惨,那么他的机会就越多。

***********************

墙角梅花绽放,朵朵殷虹衬着满园白雪凝结着冰凌映射出阳光七彩的光芒,我手捂暖手炉,围着白貂围脖站在廊庭,听着雪落的声音,看着眼前的洁白一片。

我一直不明白我到底来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世界,这里有着与现代一样的文字、一样的语言,却12个月是暖年,下12个月是冷年的时代,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计算方式,这里的日历与我们那个年代完全不同,我不熟悉,也不想了解。

我来到这里已经一年有余,从去年的炎至到今年的冬至,经历了酷暑,体会到了严寒,懂得了何为生死契阔,何为曲终人散。

即便是老百姓也体会到了局势的紧张,那是战前一片令人窒息的寂静,家家闭门不出,人人行色匆匆。我空有全面的信息,却无用武之地,除了日复一日的猜测、惶恐,在这场智与力的较量中,谁才会是最后的赢家?

我与二王子仿佛是最有默契的陌生人,除了偶尔在茶楼信息上的交换意见,并无多大交集。自从那次由我主导的二十多年前二王子生母难产事件重新被翻起、审理,二王子从原先绝对的边缘化,到现在真正以一个王子的身份站在天下面前。据说,二王子是大难不死的幸运星;据说曾经自暴自弃沉迷情色的二王子有了很大的改观;据说,在仅存的三名王子中,王上最最中意的还是这位被长时间投闲置散的二王子;据说,大王子和四王子齐齐将矛头对准刚得圣心的二王子......

自古帝王多无情,原先我以为只有对爱情如此,原来我认定虎毒不食子是天理,可是却忘了,世上本就没有与生俱来的情爱,只有约定俗成的理所当然。

约定俗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