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再见唐越

  不知不觉,我竟然独身一人来到了街上,不是去茶馆和妓馆的路,也不是通向冯堂的小巷,我有点疑惑地环顾四周,因着天气寒冷,路上行人寥寥,街铺的大门孤零零地开着,街边面摊冒着腾腾热气,在严冬中格外诱人,却止不住行人匆匆赶回家的步伐。正前方是金灿灿的“风府”二字,与恭所在的冯府和我懒得取名而随意命名的“冯堂”居然音似,我多看了几眼,门口威武的石狮子,台阶上不怒而威的守卫,喜事三月内不得摘下的西绸和红灯笼,亲眼目睹过风府办喜事的盛况,可再盛极一时的曾今,也还是在大雪的覆盖下寂静无声。

我敛下眼,转身准备离开,不知为何,风府居然自愿由黑洗白,在王朝现今的多事之秋,王室争相拉拢,因为它是很重要的筹码,可等一切尘埃落定,我想无论是哪个帝王,都将会第一个拿风府开刀,没有哪个帝王会愿意培养如此庞大的风府。不知风府掌权人到底是怎么考虑的,可惜的是任凭怎么打探,都得不到有用的消息,只知道风府防卫严密,风府当家人于二月前迎娶妻子,女主人整日以纱巾覆面,但能看得出面容已毁,而当家人对她却极是珍爱。

我曾今想过能不能从这风府的女主人那探听到些许消息,却发现此路不通,阿大苦着脸告诉我,风府的那群侍卫巴不得检查每只进出的苍蝇是公是母,而且也不知是怎么调教的下人,一个个嘴巴都严得紧,别说是机密消息了,就连男主人的面都只是惊鸿一瞥。我也没有过多的施加压力,毕竟能在君、王两国的夹缝中壮大的风府,不可能没有一些些本事。

边想着心事边低头往回走,擦肩而过一团阴影,下意识地回头看,略显消瘦的背,挺直的脊梁,步伐稳健,整个身上透露出淡淡温润的气质,这个背影我在梦中见过无数次,他陪着我,无论喜悦还是困苦;他救了我,付出千疮百孔和一条左腿的代价。我脚定在原地,一下红了眼眶,久违的呼唤卡在喉咙吞吐不出,直到他消失在我朦胧的视线中,我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连忙追寻着雪地里他的脚步,从未如此感激上苍,让我再次得见唐越,并下雪让我能追寻他的步伐。

唐越,这次换我追随你,可好?

雪地里本清晰的脚印戛然而止,疑惑地抬头,却发现天空陡然暗了下来,原来是一只大麻袋兜头罩下,我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装入麻袋头朝下地被背着走了,害得姐差点扭断脖子得脑溢血,我声嘶力竭地叫着:“唐越,是我,唐越,我是宛清,咳咳,我是于娜啊!唐越......”

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只有驮着我的那头牛时不时地颠一下,让我知道自己的处境。终于,在我即将断气的当口,被扔到了地上,那一下着着实实,我只来得及哼一声,就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再见唐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