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虎相争

  “就她了。”十七娘看着未来的主子,心想着又是一轮沉沦的开始,却没想到最终主子让自己创建了“天与地”,更没想到私底下主子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是:“活下去,待事成,我会为你报仇。”

虽然是不阴不阳的变调声音,却被十七娘奉为神祇。他如何知晓自己的遭遇?他如何知晓自己的坚持?他如何知晓自己的愿望……十七娘对主子的承诺深信不疑,因为他没骗自己的必要,因为他是自己唯一的一道光,因为直觉,因为他----一眼看穿自己,所以,跟随她,至死不悔!

“在想什么?”冰冰冷的话语打断十七娘的思绪,十七娘垂下头,心突了突,连忙回答:“他们说他们会保住天与地。”

“哦?有趣,”主子毫无感情的声音再次响起,“告诉他们,天与地愿意成为二位王子的囊中之物,请他们预先支付100两当做运作资金,签订协议后,每年都将分别有100两分红,当然,协议的事不会让他人知晓。”

“是。”

“为何不问原因?”

“主子作的决定,奴婢遵从便是,而且,空口无凭,如立下字据,虽然每年损失200两,那两张字据却是‘天与地’的护身符。如果‘天与地’真的不保,一旦字据流落他人之手,对二位王子的权威也是一个挑战。”十七娘分析得头头是道。

“聪明,”斗篷下的人似乎笑了一笑,“来使调教得怎么样?”

“就快了,届时传递信息将无阻。”

“记得,得来的所有信息,尤其是王子们要的,经你归纳后认为有必要的,都要告知我。还有,你认为大王子和四王子是不是一条心?”

“奴婢不敢妄下定论,不过,四王子似乎不堪屈居大王子之下,虽然是与大王子一起来找的奴婢,暗地里却再次让奴婢将消息给他留一份。”

“好,知道了。”

“……”

“还有什么事?”

“主人,我们是不是真的要针对坞郡茶楼?”

“你以为你们现在不是针锋相对?”

十七娘哑然。

“既然是那二位的意思,针对就针对吧。不过,十七娘,你要记住,违法乱纪的事不要做,毕竟,自保才是最重要的。”

“奴婢明白。”十七娘看着主人消失在回廊里,良久才离开。

********************************************************

看着信纸在瓦盆中燃烧成为灰烬,我站起身,站在窗口凝视着西边山头上已成咸蛋黄的太阳,思绪却早已飘到远方。

门“吱呀”一声打开,想也不用想,定是那肆无忌惮的二王子。转过头,冷冷看着他,足足有一刻钟,我们谁也没有说话,只是凝视着对方,用目光在时间流逝中较量。

今日他穿了一身暗纹黑底修腰瘦袖的锦袍,头上的四方髻束得一丝不苟,带着简洁的玉冠,玉却是好玉,内仿若有无数莹丝随意流动,此时的他少了以往的慵懒不羁,平添了雍容干练。

“王子?”门外传来低低谨慎的催促声。

“落日还有余晖,灯似乎点得太早了。”他却不急,悠闲地踱步至我刚才蹲坐的地方,看了看瓦罐中留下的灰烬,貌似随意地说。

我扯了扯嘴角,却笑不出。

“我知你与我有芥蒂,可是,我们还是要相依为命的,不是吗?”他自顾自地说下去,没有给我开口的机会,“父王让我参与秀女的初期选拔,你有没有要特别关照的?”

我心动了动,可很快便被压了下去:“没有。”

“我早该知道你并不相信我。”他苦笑一声,神情莫名,“不过还是谢谢你给出的计策。”

“是你自己布置得很成功,至少你父王已经开始重视你了。”心仿佛被蛰了一下,是的,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包括各种细节,还有无辜涉案人员的血泪,我本不想知道这些,可我还是知道了。

“闹那么大,是预计之外的。”他一反常态的婆婆妈妈。

“你以后要小心,茶馆传来的消息你应该看过了,其他三位王子已经开始防备你了。”

“吴君,我……”

“‘天与地’妓馆估计和大王子、四王子有关,目前只能查到这些。”

“我……”

“茶馆的事项以后王府内的人不要出面,不然获得消息就不会那么容易,虽然客人不知道茶馆内有监听密道,可非你帮派的官员,还是会倍加谨慎的。”

门外再次传来催促声,声音的来源似乎只隔着门板,我询问地看着他,二王子一笑,淡金色的眼眸仿佛多了点道不明的东西:“可信任之人,不然,没那么蠢。”

听后,我一脸了然之色,他的眼好笑地看着我,好像、似乎刚才自己确实挺傻的。

我摸了摸鼻子,自觉落入下风。

----------------------------

红尘前段时间很忙很忙,断更了好久,可是红尘会继续好好写下去,直到完结为止。虽然追文的朋友不多,不过我旨在圆小时候的“作家梦”,体会着小说中人物的忧喜悲乐,最快乐的写作莫过于此。

三虎相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