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全心交付

  经我的描述,画师已将唐越的画像临摹了几十份,分发给冯堂的各位弟兄,让他们帮忙寻找,可是这么多天过去了,却还是一无所获。我不得不怀疑当初的眼神,可是,却仍执拗地不肯放弃。唐越,那天我看到的就是你,对不对?

雪已停,屋檐下挂着厚厚的冰棱,大人们用竹竿将其打下给孩子们玩乐,另一边孩子们忙着堆雪人,打雪仗,处处洋溢着节前的氛围,就要过年了,这给紧绷了多时的人们一个喘息的机会,不管大人小孩,奔走相告,脸上洋溢着笑容,采买大把大把的年货,似乎要把一年所用全都买尽,又似乎提早知道今后的血雨腥风,便在平和的年前预支幸福。

我还是立在原地,他们与我而言,只是一副生动的风景,而我对于他们而言,又何尝不是一幕迟暮的背景?我感觉自己已经很老很老,老到想不动、笑不动、体会不动,我只面无表情地在一边看着,权当自己是一名过客,即便是与自己有盟约的二王子,明明掌握着比他多得多的消息,明明知道他有些做法事倍功半,我还是没有提醒他。不仅仅是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更多的,是我不敢,我不敢再全心全意投入其中,我不敢再将自己的一切交付另一个人手中。不,或许真的有那么一个人,可以让我全心交付,所以我在这里等他,直到他出现。

太阳西斜,只在山边留下一个大大的亮点,寒风吹起我的鬓发,有几缕跑进了嘴角,我手收在袖内,冷得不想拿出来,便任其在脸上肆虐。大人招呼自家的小孩回家,家家户户飘出饭香,我想,再等等,他今天肯定会来;天色完全暗下,居民屋内透出的灯光在白雪的映射下却也将街路照得白亮,我告诉自己,再等等,万一他待会就经过了呢?路边面摊收铺,家家户户的灯光相继熄灭,只留下风府门口的两盏红灯笼瞪大着眼看着我,我却早已没了想法。

“回家吧。”身后传来有些耳熟的声音,我惊喜地转头,在看到二王子那在黑夜下还是散发着淡淡金光的眼时,笑容僵住,整个人再次沉寂下来。

二王子看我傻站在原地没动,便过来拉我的手,先是条件反射地缩回去,然后将我双手拥握在手心:“怎么这么冷?你那两个奴婢真该死,居然不给你准备暖炉。”

咬牙切齿的责备声中,似乎有着关切之意,我只任由他握着,僵冷的手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了暖和的知觉,我低下头,看着俩人紧握的手,淡然道:“不怪她们。她们劝过我好多次了,是我不让她们过来。”

“哦。”他言不由衷地应了声,一向口舌灿若金花的他却不再说话,一路无言,直到可以遥遥看见二王子府和在府门口焦急等待的磬心和紫霄,放开我已回暖得差不多的手。

“以后不要再去等了,好吗?”我低头往前走,身后却传来他的声音,诧异地回头,我一直以为只要我不离开他,他不会管我任何事,他看着我,嘴巴张了张,凑上一句,“你把那人的画像画出来,我让人帮你找。”

我低眼看着脚尖,拒绝的话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不用了。”

他窒了窒,一甩衣袖,满脸怒容地率先入府,连两个小丫头的请安也置之不理。

磬心大呼小叫地跑过来:“小姐,您又去哪儿了?天天都不让我们跟着!你---和二王子生气了?”最后一句话是试探性地问的,我笑笑,也有点懊恼刚才的无礼,毕竟他是好意。我就是这样的人,不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很容易迁怒他人。唐越,是不是就是因为这样的我,才让你明知道我在苦苦寻找,却躲了起来?想到这里,我的心就痛了起来,忆起在那片树林,我问他,选君上还是跟我走?掷地有声,却无视他的两难。

“小姐,别哭......”紫霄跟上前来,把磬心挤到一边,小大人般劝我,“二王子还是很关心你的,知道你这几天一直都在外面,又知道你不喜欢别人跟着,亲自找你好几天的呢。夫妻嘛,拌拌嘴是没关系的。”

我有点好笑地看着紫霄:“你这丫头,都好像嫁过人似的。”

这厢磬心高兴地拍着手:“小姐笑喽,小姐笑喽......”

我再次笑了起来,真想不出,我的一个笑容,居然也能让他人开怀。至于我与二王子的关系,由于解释着麻烦,我也没有与他人多说,她们认为是怎样便怎样吧,反正我住在二王子府,受到他的庇护,所有人都会想入非非吧?

全心交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